桑克 ⊙ 树杈笔直而且向天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拉金:两幅性的肖像

◎桑克



    
1 油漆

日。树。开始。丛林中的上帝。王冠。
从未放弃的恒星。血。
生活的谷仓之手。未来的扳机。
医生跳舞时摇动的魔草。
很多雨水和很多河水,成为了一条河。
口令。安装。舌头根儿。

小种子被领进去的工作地,
海洋生物学家没有参观过的海湾,
男人和女人全部的选择
那女人像一朵水花轻轻一碰就开了,
以一种新速度说着新词儿的新声音
都来自仿佛打了油的爆发的未来,

没有人能够越过你的边界迁移。
没有人没有一个为你养成的习惯却能够存在。
没有人能够从他自己那里扯断你的线。
没有人能够捆住你或者让你自由。
除了你的种族,那儿只有死亡,
即使你抓紧它们并且开始利用它们。

          1950.3.14.

2 焦点

无穷的,奖励时间的刺激物,
一个气泡在你的头顶不安地形成。
炸裂得和我们一样快捷——
它将重新成长,直到我们开始死亡。

静静的它膨胀着,直到我们被围
被迫开始斗争着向外冲:
残忍,专注,真实。
雨水迸发出火花,光明吹得墙体倾颓,

但从那以后我们不能改变什么悲伤的替物:
什么灰白的群山!什么腌制的皱缩的湖!
那水环看起来是多么的沉闷,
伯明翰魔法全都受到了质疑,

多么远,赤裸的阳光漂洗的房屋,
多么远,被挂锁固定的铺路石的灯
我们不能下定义也不能证明,
你在的地方,我们梦见,未能获得入场的权利。

          1950.3.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3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