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克 ⊙ 树杈笔直而且向天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走钢丝艺人

◎桑克



“木犹如此,人何以堪。”
    ——庾信《枯树赋》

在旅途中,我曾得到过
他们热心的帮助,模仿或学习
关于把握平衡的手艺
金鸡独立,更多的是走钢丝

夏日炎炎,他们吃着
刚从冰箱里取出的冰激凌
而我则用汗珠证明我
不怕热和出名的勇气

地毯上的花纹,我常把它
想象成小琴姑娘柔软的怀抱
跌下去只不过是一次享受
这就是我在高空中面带笑容的秘密

关于我的议论随风入耳
我关心技术部分,而道德
信仰,或者很难懂的人文主义
他们并不比我知道得更多

我的眼里只有变幻的白云
它始终像情节曲折而连贯的
电视剧,我不忍调整频道
其实是它培养了我活下去的耐心

我研究左臂的重量,金属横杆
移动的尺寸,我一直清醒地明白
等待我的命运之神的嘴脸
比窦尔敦花脸的彩纹还乱

任何一击都是致命的
保险绳是个虚构的慰安妇
她根本不能让我忘记硝烟弥漫
反而时刻提醒我什么是刀刃上的旅行

终场的锣声多么美妙
像柳荫下的一碗酸梅汤
我不仅松了一口气,甚至
还有了一点点成就感

他们给我薪水,给我掌声
和阴险的蛊惑:“勇士这两个
贴切的字,你当之无愧”
其实我命该如此,他们纯属过分担心

        1999/6/13/12:4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3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