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 ⊙ 途中的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日常生活的宽慰<东荡子>

◎浪子



日常生活的宽慰
 
东荡子
 
 
 
    这个题目是从浪子的诗歌中找到的,浪子的诗和浪子的人与这个题目所展示的内涵恰好是互为需要的。浪子与他的诗太需要生活的宽慰,而日常生活的宽慰也需要来到浪子的生活和他的诗歌之中。在这样一个意义的题目之下来传达我对浪子及他的诗歌的一些认识是有必要的。
    浪子的诗和浪子一起来到我的生活中已有十多年,我从来没有改变过对于浪子人与诗是那样融入的感觉。一直以来,读浪子的诗和读浪子的人是一致的,所获得的内容也是一致的。浪子在他的诗歌之中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的诗歌所显示的情怀和思想以及气质与他自身所显示的信息从来没有两样,他的诗就是他自己。
    浪子的诗歌充满了各种复杂的情绪。这些情绪透露了他对美好事物的无限渴求,而又落差于现实的无奈之中;他的情绪常常来自对日常生活的需要而又无法进入到日常生活之中,他似乎永远被日常生活的安慰挡在门外。浪子因此而徘徊,而忧虑,而憧憬,最终只得发出狼一般的歌号。但他的忧虑不只是体现在他的个人意识上,他也会因对整个社会以及人类的关心与热爱而致使他产生这些激烈的情绪。所有这个时候,浪子都会忘情地投入进去,使得他的情怀在诗歌的抒唱之中融入得十分彻底,这正是浪子的诗歌获得有力效果的原因。
    在《深圳之夜》这首短小的诗中,浪子看到了夏天深圳这个大城市的一幕日常的景象。这一景象并不具体,描述是抽象的,但这种抽象本身就显得再具体不过了,一个完全情绪化的诗人只能这样做。

躯体摆在这里
老板们可随意宰割

一个激烈的本质抒情的诗人在这里开始了他现实主义的批判:

商业的都市哦都市
堆满异乡人的血泪,谁在今夜
把我忆起?——谁在痛哭,谁
在风里逍遥:退出生产线上所有的梦

原本是一个有梦的诗人,与所有的人一样心怀浪漫和理想的生活,生活却并非如此。当生产线上的工人把梦和肉体摆在老板的刀子下,任其宰割,诗人的心受到了伤害,这是一颗富有巨大同情的心——在流血。
    浪子的忧虑在他的诗中时常体现出来,正说明了浪子对事物和普通人包括他自身生命的热爱。然而他是游离的,无依的,孤独的,他会在风中寻走追问,他多年的流浪生活使得他渴望家园和家的温暖,他的精神一直向那里靠近,却似乎是越走越远。
用一盏灯和一个梦
让我在一个人的城市年华虚度
面对自然的南风,恍惚的
飞鸟,长空一样无依

如此痛的孤独与无奈,而时间也在宰割着他。“自然的南风”正反差了浪子的不自然,难道这是宿命——是这样的自然吗。浪子因飞翔而无法获得日常生活这棵树的抚慰,也是必然的。
    浪子某些短诗的写作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他似乎热衷这种更短小的诗歌,他在《九月十八日,茂名》一诗的写作再一次体现了他较为成功的才华——

比想像更沉重
是熟知的但恐惧

那不能埋葬的
我必须随身带上

这是一首十分干练、漂亮的小诗,但容量很大。仔细一读,大气和深刻磅礴而出,令人为之一震。我想这是我至今读到的浪子最好的诗歌。这首短诗在中国新诗运动以来也是毫不逊色的好作品。浪子生长在茂名,这首诗自然与他自身的生活存在着巨大的关系。他早年就开始流浪,从苦难的乡村,到大都市到特区,他的生活处境、他的理想和信念,是用他怀着与常人不可同而语的各种复杂的冲突。他的更为复杂的感情与心怀促使他不得不朝更宽阔和美好的方向努力。早年的浪子十分独立而有力,是可爱的属于读者的浪子。
    对于死亡,流浪的人不可能没有经常思考。这个永恒的问题,浪子的思考不同众人,我们从这里获知的浪子是明亮的,极进的,他对死亡的热爱就是对生命的热爱,挚着的浪子给我们带来了生的喜悦。

我们每天在等死 生命
不过是通向坟茔的一盏灯

有了这盏灯,浪子大概是不会迷路的,就像今天浪子进入商业世界,我们对他的理解也许可以从这里获得一些理解。
    浪子喜欢喝酒,有酒名在朋友之中,但更多的时候是醉酒。我猜想浪子爱上了醉酒,他要忘记忧烦,他要在朋友中快乐地生活,与他选择写作诗歌为快乐一样。在浪子的眼中,诗歌、朋友、酒是一体的,它们成了浪子唯一的快乐和宽慰。

没有你,旧事显得多么虚无
多么幽暗……
 
浪子在《酒杯里的秋天》直接写出了他对酒精的依赖,然而他又希望在酒精中看见或回到他的家园,并渴望请求得到原谅:

秋天,原谅我
望着你所展示的家园

他等不得委婉和隐秘地表达他的情感,他在诗歌之中和酒精以及友情之间都会表现出直抒其情的诗人气质,这种气质始终没有改变,他的诗总有一种醉时的情怀,激烈而直接。
    浪子是一个似乎必须远离家乡的浪子,所以他的怀乡之情在他众多的诗篇中体现得十分饱满而热烈,同样充满忧伤。在浪子的诗中不难摸到浪子抒唱的主要脉络和相关的基调,下面几个词基本能说明这些:家园、酒、梦、夜、秋天、灯、呼喊……等,还可以列出相关的另外更多的词。在浪子怀乡的诗歌中《还乡》是一首最有代表性的作品,这是一首完美的诗篇,他在诗中渴望流浪该要结束了——

有一条路快要走到尽头
天明前,我要梦见树林和雪
像接过父亲手中的锄头

但浪子所要梦见的树林上挂满了雪的地方却并不是他的家乡,他的家乡是从来就不下雪的茂名,由此看来浪子的家乡并非一个实在的地方,而是从来就没有可能达到的家园,完全是他精神上的虚拟。正是这样,才令他时时不忘朝那并不存在的理想之境奔跑,这也注定了浪子永远“在路上,在夜深处” ,他只能这样抒唱:“我从远方来,还将奔向远方”
    不知道是不是宿命,浪子——这个名字为什么与他的生活和诗歌以及渴望的一切是这样的不可分割。浪子是一匹孤独的狼“在夜深处”呼喊,但他却总是那样地远离他要呼喊的一切。当我翻读浪子的诗稿,“日常生活的宽慰”几个字,忽然闪出忧伤而温暖的光,我觉得这正是浪子所需要的。


                                         2001-04-13  2002-12-05
                                           2004-02-08圣地改定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