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 ⊙ 途中的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解读浪子

◎浪子



    





解读浪子



    流浪者的生活是临时的,以车站和道路组成。万物的暂时性从时间中取消了事物的尊严和伟大,日常生活不再具有神秘性,而是充满了琐屑的悲剧之感。而事物的短暂性实则源于生命的短暂性,生命不长久,艺术也不长久。永恒是一座没有人烟的村庄。浪子多写短诗,喜用短句,似乎也对应了这种对短暂性的体认。这种对暂时性、临时性的认知,决定了浪子的诗歌写作方式,他的作品中绝少那种深思熟虑、结构缜密的类型,多是显示出即兴、日常的特色。而能在日常氛围中透露出高贵的漫游气息,实在是浪子超出一般诗人的地方。

    浪子的诗歌先天就避开了不及物写作的诸多缺陷,而始终坚持把极为天然的抒情气质和现实忧患意识加以融会贯通。

    浪子诗歌的抒情品质在当下亚叙述流行的汉语诗歌中,显示出独立的气质,虽然在诗歌的观念和手法上他似乎不是个“进化论者”。他倾向于维系与持守某种深度探究,在他身上兼有浪漫主义情怀和现代主义精神。他的情感类型是古典的,而他对事物的认识又是现代的。这两种不同的传统在他身上的融合尚显得不那么完整与圆融,这也可能是他诗歌中常有“撕裂”感出现的原因之一,但我认为,这也许恰恰就是生机所在。

【黑龙江】马永波 《在家园与异乡之间》


    浪子的诗歌充满了各种复杂的情绪。这些情绪透露了他对美好事物的无限渴求,而又落差于现实的无奈之中;他的情绪常常来自对日常生活的需要而又无法进入到日常生活之中,他似乎永远被日常生活的安慰挡在门外。浪子因此而徘徊,而忧虑,而憧憬,最终只得发出狼一般的歌号。但他的忧虑不只是体现在他的个人意识上,他也会因对整个社会以及人类的关心与热爱而致使他产生这些激烈的情绪。所有这个时候,浪子都会忘情地投入进去,使得他的情怀在诗歌的抒唱之中融入得十分彻底,这正是浪子的诗歌获得有力效果的原因。

   【湖南】东荡子 《日常生活的宽慰》

    浪子作为一个抒情歌手的面目出现在我们面前。读着他的作品,总会不由自主地去推想他在人生道路和情感生活上的一次次跌倒和爬起。这样的回合一定在频繁地发生,才使他似乎是信手泼墨般地写下接二连三的短章,其中每每有痛入腠理的精品。

【广东】粥  样《空茫处原来有诗》


    浪子在途中不停地挖根,作为自身激情的见证者,他又不能不成为自身激情的承担者。
    浪子非常鄙夷那种把“生活在别处”当作流浪理由的人。放弃当下,放弃眼前,放弃此在而去漂泊,是一种无根的流浪。走投无路,被迫流浪,也与浪子在生活中漂泊,在漂泊中生活,完全是两回事。“我坐下来就是一个码头”,浪子把漂泊视作一种根源性的存在,他的漂泊是从自身开始的,而不像某些人把漂泊当成了自我迷醉的乌托邦。

【山东】格  式《见证激情》


    这首诗(《故事里的一帧插图》)与浪子其他诗作不同,一反空泛的自我抒情,而是代之以虚构框架和冷叙述,“他”既是故事中的人,也是叙述者。超乎其外又深陷其中,欲显飘逸又难忘红尘,漫不经心的语气里透出刻骨之痕,“这只是故事里的一帧插图/对谁都毫无意义 除非涉及内心的秘密”,两者形成互动互否的张势,于相互纠缠中廓开诗的空间,达到一种内在深度和韧度。这首诗对于浪子是重要的。至少在我看来,它蕴藏着一种写作的向度和可能。但我怀疑浪子是否真正意识到这一点。 

【安徽】苍  耳《谁活在坚实的词根里》


    我印象中的浪子,还是一位少年诗人,因为我们的交往始自少年。说是交往,其实也只是通信,就像许多八十年代的诗人们所热衷的那样,在一封又一封书信中交流、抵牾对于诗歌、对于世界的看法。直到今天,我仍与浪子素未谋面。尽管不断从其他朋友的口中听说浪子行踪的变化,但我印象中的,还是那个茂名的少年。

【上海】韩  博《我只是一个守夜人》


    他(浪子)给人的感觉永远是风尘仆仆,似乎刚刚走出火车站嘈杂纷乱的人流,急于想在喧闹不已的酒馆内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座位。但是,及至他拿起菜谱开始点菜时,你又会发现他不仅是这家酒馆的常客,而且还是这座庞大城市的主人。……以文学过客的身份游离于主流话语权力附近,以看似鄙夷的面孔表达愤怒,以无比真诚的热情表达崇敬。这符合当下许多诗人的生活与写作景况,永远在“路上”走着,仿佛方向明确,其实是在暗自偏离先前预设的那个目的地。无论浪子是否愿意承认我的判断,但他的诗歌一再变成了他心灵的泄密者。

【湖北】张执浩《他有一个“看不见的祖国”》


    归途成为浪子诗人一生中永远无法释怀的情结。
这就是在路上的浪子宿命的悲凉,而诗意就在这种悲凉中诞生——《途中的根》便是一部充满这种悲凉,在悖谬中挣扎的诗集。所以,我看到的是那种在浪子情怀中内心的根的缠绕。

【北京】瘦  谷《内心的根》


    在浪子这里,诗歌真正地成为了"忧郁的载体",他用诗歌来分担自己的孤独和痛……他对诗歌的态度执著而认真。就我读过的作品而言,似乎每一首都写的干净,节制,沉稳,节奏感和空间感都很强,时有颇堪回味的佳句,让人有抓住一道闪电的感觉。

【澳门】姚  风《这粮食喂不饱的饥饿》


    知道浪子快十年了吧,当我站在二十九岁的人生分水岭上,重读浪子的诗歌时,无限感慨,也无限怀念那些已逝的岁月:这十年来的青春年少与风雨兼程。十年前我没有留下像《旅程》一样值得纪念的诗章,十年后,仍然没有留下一首可以铭记我这十年历程的作品。

【贵州】梦亦非《青春有悔,旧梦重温》


    浪子的诗适合在黑暗中点上烛火细细品尝。……我想说的是浪子诗作语言上并未完全放弃古典,几乎很少血淋淋的现代化的肉搏,撕裂的疼痛。实现的主要是温婉的感伤,这在一定范围内阻碍他向现代性的迈进,和更深入的裂变。

【福建】康  城《浪子:大地图书馆正在消失的一部善本》


     就诗而言,我看重的是浪子的理想主义精神,以及真性情,还有创造力的基础,无论诗歌的表现如何,这是诗歌的一个基本品质。……创造力是诗歌的生命力。浪子的核心思想是精神的探寻、独行的愉快、心路的痛苦和归宿的崇高,由此自然演绎出很多思想与智慧的言说,同时作者着意于诗歌品质、境界以及语言的创造,使人感到其诗中较为扎实的创造力基础。

【广东】于万东《浪子的传统吟唱和现代求索》




    浪子的诗中有一种追逐,这种追逐不尽然是那么美好,但亦是自身的终极询问,这一追踪追到了虚、无、空,虽不如是明了,但却透出了悟性和自性,这样他可以从“途中”悬浮、无定——去掉了“根”——从而上升到云游,超越散漫、孤独。浪子就真的浪出头了。

【贵州】哑  默《散漫孤独》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参与者,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旁观者,前者中的部分人成为骄子或弄臣,后者在“自由”与“清高”之中也难免夜深人静时的惆怅满怀。浪子夹杂其间,他不是旁观者,因为他心怀壮志,但也不是骄子,因为他壮志未酬。
像浪子这样的人,要不成为诗人是不可能的。像浪子这样的诗人,要写不出好诗也是不可能的,他有太多苦与甜、太多爱与痛值得表达了。

【广西】刘  春《途中的浪子》


    浪子是矛盾的,他的诗里充满了冲突。这本是一个爽快的人,口不离酒,为朋友两肋插刀,为女人赴汤蹈火,但他的诗却那般愁肠百结,婉转动情;这本是一个粗犷的人,言必行,行如风,但他却嗓音细腻,生活惟美;这个人叫浪子,自己给自己命名,自己决定自己的宿命,不断更换名片、地址、生活方式,"更换姿态、立场、角色",流浪的人是最怕牵挂的,而浪子就最多牵挂,每走一步,都是要途中生根的;这个人写诗已经写到了生活的背面,但他还要到生活中去找钱,梦想成为生活银行里的艾略特。

【天津】朵  渔《久违了,麻木》


    是诗歌把牧鹅少年赶出去流浪,从此他历尽了沧桑。如今他不承认他历尽了沧桑也不行了。他的十年诗选《途中的根》从《遍地阳关》开始,到《无话》结束。不知这是作者有意的安排,还是温远辉兄说的“宿命”的伎俩。我不是把《途中的根》当作一本诗集来读的,而是当作一首诗来读的。


【广东】北 窗《狗日的诗歌》
                            



   注视、解读和说出浪子,就等于注视、解读和说出宿命。
   浪子的诗歌感觉属纯粹一类,简洁、漂亮,这种感觉是闪电一样的,骇目、短暂、惊骇。浪子的诗歌语感也颇漂亮,抑扬相宜,收放从容,他善用短音节,造成打击乐一样的效果,在阅读的瞬间,达到感觉颤栗的效果。


【广东】温远辉《在路上:一个诗人宿命的爱与痛》


    他(浪子)以一个抒情诗人的本质关注现实,由自身的生存境遇出发深入时代及众人,再以真实的生活影像为起点实现诗歌的抒情。……我愿意称之为原创抒情性。这种性质只有在浪子的诗歌中才体现得那么强烈,没有泛学院式的歌唱抒情,也没有泛生活式的平面反诘,精神的美、痛感、内在力量的共同提升始终是惟一的内涵指向。

   “旅途”显然是浪子诗歌的一个重要命题,包括出发、寻找、方向、归宿等所有漂泊的因素,而归程的无限性是一直困扰他的最大问题。正因为认识到归程的无限性,承认自己的根就在途中,所以他异常关注在异乡的生活。从他的角度看,异乡的生活永远是当下发生的,真正的人生就建立在当下的生活中,因而必须首先处理好当下的生活。


【广西】安石榴《诗歌的种子沿途撒开》


    浪子的诗的价值在于他的原创性很强,这和他独立的人格有关。他使诗歌的本质启示和人本精神得以发扬。诗中对“生命”、“生存”、“爱情”、“救生意识”这些基本主题的关注,使他的诗获得了再生的可能性。而浪子对客观事物神秘性的揭示,更使他的诗歌显出大气、沉稳。……他的劳作已经获得了大地的承认和尊重。

【江苏】瓦  兰《燕子忧伤地飞过天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