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 ⊙ 途中的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浪子的诗【1988-2003】

◎浪子




不是黄昏

我弯弯曲曲地站在墙上

夹在石缝里李商隐
骑着毛驴蹄达蹄达地走
一路清脆

长在书页上的眼睛
守护空荡荡的教室
一室谧静

我弯弯曲曲地站在墙上
不是黄昏

1988


句  子

1
我晃动于你的水中
目光涨满你  梦中的都市
我和你和水升向夜空
我触摸到一种真实
宁静而寂寞  而幽远
我抬起头  以你为桌
默默写下最初的句子

2
夜的对面  有鱼唱歌
有句子原始的步伐  践踏  
无字茺碑  你静倚而坐
如同梦灯醒着经年的光芒

3
你会在夜里  向夜跪下
我会一边渴酒  一边
举一只倒空的杯子
敲击夜和冻伤的句子
你会觉得很愉快

4
自远古汩汩而游  句子
入无帆之海  你的水
在西  阳关在西  
无所谓故人
只有句子  不知所措

5
遗忘开始  旧画面跌荡
我把句子移到画外
关闭所有器官
独坐扁舟  在野渡间
等待  错过一场陈旧的劫

6
正午  句子小心地伤害我
太阳很好  我坐在阳光下
直视自己的影子
向远处浮退  无休无止
我无意盘问  秋色渐近

7
你的双眼筛落  句子
折射的光芒  惊醒
不寒而粟的今天
无从逃避  深心许诺  
层层递减的温柔  或者深渊

8
句子顺着开不败的阳光款款走来
罗织今天的谎言和蛛网
晚钟  为明日的寓言作证

而我走了过去  沼泽之后
我不知道还有什么
比落叶更令我感动

有关落叶
其实我一无所知
如同面对未来
我一无所知


9
你为谁活着
句子又为谁  活着
无边无沿的死寂
以怜悯的姿态
予世界定义  摆出星子
款待苍凉和悲壮
灌溉浪子的双足

10
你坐在我漏雨的房间
在没钱请女娲的情况下
我决定回到房间  并计算所用的时间
成为房间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面对你
于悲哀之后  想像一种真实
别人的房间也漏雨  也缺钱
我跨开腿  以圈子为桌
低喊着写上最后的句子

1989

墙上的斑点

一块小小的忧郁
目不斜视
看着我一动不动

一块小小的忧郁
目不斜视
我看着一动不动

日子就这样逝去
从黑到白
谁为我而歌而泣

日子就这样逝去
从黑到白
我为谁而歌而泣

墙上的斑点
一动不动
一块小小的忧郁

墙上的斑点
一动不动
小小的一块忧郁

目不斜视
我从黑到白
日子就这样逝去

目不斜视
我从黑到白
就这样逝去日子

而歌百泣
谁为我
我为谁

而歌而泣
谁为我
谁为我

1990


深圳之夜


这是一个像夏天的都市 深圳
这是夏天的都市

躯体摆在这里
老板们可随意宰割
商业的都市哦都市
堆满异乡人的血泪 谁在寒冷的夜
把你我记起?——谁在痛哭 谁
在风里逍遥:退出生产线上所有的梦

1991


南风

我坐在南风的岸上 听任南风
吹过低垂的眼
听任一把尘土把我打开
用一盏灯和一个梦
在南风中把我打开
让我在一个人的城市年华虚度
面对自然的南风 恍惚的
飞鸟 长空一样无依
拍打着沉重的翅膀 穿过梦中之梦
回返思念的鸟巢 而我该回返哪里
阳光已归于记忆
城市已毁于一旦

1992


途中的根

途中的根生长在旅途上
旧香难续 手中的美酒
老去了箫声 吹开了脸庞
当生命之树在提问:“谁
是最后和惟一的答案?”
我对每一片绿叶的呢喃 途中的根
每一次的吮吸 每一次的俯首
将有意料之外的应答
当我进入清澈的音乐
侧卧在死亡的红晕里
我望见了迢迢远路的风景
噢 风景 我无力承受的伤痛
打开了先知的眼眸
我的眼眸 你不能不动心
途中的根 我途中的居所
我不能不竭力想像
温润派生的完美 宁静虚拟的纯粹
无声的灵魂之哭
使失重的肉躯又再失重 使生存的虚无
再度虚无:一支喑哑的歌谣
不断流逝的归宿 是不断流逝的
我 是那途中的根

1992


伤逝
  ——给顾城


十月 伤口在窃笑
裂开鲜艳的肉色

你突然看见
那双黑色的眼睛

天空 放弃一切
拒绝所有邀请

在一首旧诗中回忆
死亡 比生存更完整

十月 我握住一双手
一只手冰凉 另一只手更冰凉


1993


酒杯里的秋天

不可名状的秋天
毁于高空 旧梦斟尽
漫漫长夜的寂寞
为秋天的愤怒所伤

没有你 旧事显得多么虚无
多么幽暗 整夜的灯光
透过孤独的酒杯
打开我的心脏 倾听

秋天 原谅我
望着你所展示的家园
仍然无法成眠 仍然坐进酒杯里
面对愤怒 为愤怒所伤

1993

仅以我们的力量

风声猎猎 仅以我们的力量
抵达不了 高空
比美梦更远 比洪水更猛
午夜的纯真结束在昨天

仅以我们的力量 容许记忆
随风而至 随风而逝
在今天 无知正在说话
信任已被击破

你 为何不说爱
总要爱 高空的花园
精粹被盗窃
仅以我们的力量 将一事无成

1994


常常我不能自已

常常我不能自已 我知道
但我在继续
浪费生命的雨水 越过身体
射向更远的前路

灯红酒绿令我迷醉 常常我不能自已
我不舍昼夜地枯萎
我活着 我有一双年轻的手
却不能改变自已

1994


一个人的城市

是黑暗把故乡安置
在黎明的遗忘里
是我露水中出没
写下虚妄笨拙的札记

拒绝一盏灯的莅临
风带来了沉默的黄金
却带走了归途的食粮
在漫长中是我仰望星辰

只有我的劳作颗粒无收
只有我泪如泉涌
大地最后一座城市 一个人的
秋天已拍马而过

1995


还乡

有一条路快要走到尽头
天明前 我要梦见树枝和雪
像接过父亲手中的锄头

在路上 在夜深处
和所有披星戴月的旅人一样
我从远方来 还将奔向远方

有一条路走不到尽头
我走在还乡的路上
像父亲梦中丢失的锄头

1995


春梦

在秋天留下
在荣誉的阶梯下成为现实
短暂的梦游者
无从给自已命名

更多的嘴脸
改变了 夹层的裸体美人
养大的孩子来到刀的边缘
唱着歌 不知道父亲是谁

就让十月的马车
占领我一生的睡眠吧
让暗哑和聆听
否定五谷丰登的收割

谁也无从分辨 
在荣誉的阶梯下 那现实
短暂的梦游者 那床上的裸体美人
没有了 消息

1996


九月十八日,茂名

比想像的更沉重
是熟知的但恐惧

那不能埋葬的
我必须随身带上

1997

黑暗到处都是

黑暗到处都是
寒气渗透四壁
陪我聆听
节令经过  风

掠过另外的岁月
记忆只残留收获 苍白
消逝的
将绝不回来

日光驱不散的
我每天面对
它阴暗的一面 
我阴暗的一面

1997
我们每天都在去死

我们每天都在去死 生命
不过是通向坟茔的一盏灯

1997


1974,牧鹅少年

那一年少年在夏天的村庄
自得其乐 看鹅群吃草
听流水唱歌 不知名的虫儿
塞满他梦中的孤寂

那一年清若寒泉的稀粥
喂不饱少年的饥饿
那时的年景 惟有母亲
带来安宁的睡眠

那一年端午 终于有一顿
美味的鸡汁饭 一块细微的骨头
照顾了少年脆弱的喉
改变了一生的声调

1997


总有一次漫无目的的开始

总要开始
总要在远行前留下些怀念的印记
有什么理由不安呢
谁都必须找回自身的价值
当自由被击败 骚乱
结束了 总有一次
漫无目的的开始

1998


流水带走了天涯

流水带走了天涯
我所带走的
仅仅是流水

1998


它的旅途我不想中止

它的旅途我不想中止
我通过诗章将沉默带给你
因为我懂得 沉默
我想你会懂 我流传的诗章
在你的面前 早失去隐喻的权利

1998


我和你:把日出深埋在谷仓

我注定是不断逃亡的雨
你仿佛与生俱来 在雨中成为虹
在人海中 沉默于对岸的一声低语
把日出深埋在谷仓

1998


故事里的一帧插图

每个故事也许都有另外的结局 
所有的结局或者都有被篡改的可能
必得承受一切
一点都不能少 桃花所带走的
劫难所带来的
既然已经倒下 何必再惧怕
对那些嘲笑的甚至也不用回敬
他的内心已构筑足够宁静
为什么要想呢 故事已经讲完
它依稀是没有生命的
而这只是故事里的一帧插图
对谁都毫无意义 除非涉及内心的秘密
他日以继夜怀念的  顾此失彼

1998


最后消褪为静寂

就这样坐着 看着 这个下午
窗口把阳光带走
在影像沦陷的山谷
纵容祈求 一个反复的手势
在大海无尽的浪花中沉浮
最后消褪为静寂 这个下午
一些人有去无回 一些人两手空空
拥抱 抛弃 自由

1998


虚妄的城市

泪水从未获得赞美
在仿若拼图散乱的城市 到处是梦呓
饥渴和速食面的爱情 泪水
凭什么获得赞美 
通向欲望之境的漫长旅途 凭什么
在匿名的时光中呈现
生存的真理水落石出 沽名钓誉的
风尘香客
找不到安逸 看不到万物茁壮
当虚妄
征服了他 当他喘息间念念有词
将远方许配给群星
将虚妄转嫁给城市 真实的城市
正在消失 看守着一滴泪水

1998

曲终人散

回家的马上回家
嬉戏的继续嬉戏

1998


深渊

我陷于尘世的深渊 还没有走到
尽头 被阻挡在时间
一座深渊的城市

陌生的 万劫不复的
我被推到事件中心
仿如坐上一列慢车 慢慢经过

像伤口那样火灼的
深渊 从深处深入到这里
一次和一百次没有什么两样
人家过节 我过日子

何必左顾右盼 把幻想当真
一切都是过眼烟云 我也是
消逝本身 尘世的
深渊 我总得走到尽头

1998


广州

一个人就是一座城市
你从未进入 现在
你就要在南风中相遇
一个灵魂 一个从未见过的女孩
在梦境的黎明相遇 南风
带来的种种情欲 像大雾
已散尽 而你的忧伤更深
对孤单的广州和更孤单的虹
你仅仅想像着它 安居其中
沉溺者 天机的泄露者
第五季的玫瑰 几乎不是玫瑰
你犹犹豫豫 不知道该送给谁
城市秘密入住 秋天的阴影徘徊不去

1999


经历

是如此久远 一生中的散步
从沉睡的岁月开始 那笨拙的姿势
在后来的追逐里被重复了无数次
到处拥挤不堪 你经过的地方

空无一人 村前的河 小镇的街道 深圳
星罗棋布的工厂和摩天大楼 广州欲说还休的
人情记事薄­———人们茫无所视 像幽灵
来来去去 你终于接受内心的警告

在人世的深处 在乡村
失去名字的地方 你独自醒来
写下炊烟 水牛 大碌竹和牧鹅少年
眺望的距离与空想 纵情挥霍

过去和正在过去的美好 卑微的事物
自以为是的卑微 被隐藏的劳动真相
日渐显露 一生中的散步
从此辽阔 随你无边地流浪

1999


归途

当短促的交谈需要推迟到来世
当人生露出莫测高深的真面目 你
什么也没有看见 清晨的天色比瞑色更暗
安慰另一个灵魂的权力已交还给黄土

把流血的权力交给爱情吧
把流浪的旅途交给你 毋须寻找
北极星在仰望中早分清方向
泪水早已擦亮 一如既往的

抵达是乌有的梦境
它本身可以证实
爱情的立场更为坚定
永恒 它不需谁来证明

那些乍然闪现的画面 狂欢的空地
为什么要看见 万物的短暂性
赞颂与抵达 无关朝暮
你赋予忘却以忘却的深度 重返他乡

1999


25MINUTES

心灵中的池塘在飘摇 旋律在消散
25MINUTES 在荷叶间像水般平静
在虚拟的草地漫步 在绝望中
祝福出嫁的爱人

另有所爱的爱人 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深渊
但也绝非什么天堂
25MINUTES 已经足够屋顶沉下
在聆听中回到远方的家

幸福属于另外的脸孔
你看到了一切 却无从言说
教堂的钟声响起 破碎了狂奔的心
而故事在传闻中逐渐衰老

25MINUTES的眩晕注入了血
在与世隔绝的年月盘旋不去 温暖
就是午夜萦绕的25MINUTES 它改变不了什么
至多改变两个人的余生

1999

客村

我屈从于黑夜的诱惑
我与客村的关联已从醉眼朦胧开始
酒是红尘永远的媒人 你必须相信
它徘徊在黑夜 
似乎要把一切都摧毁

相对时候的缺憾和怀疑 
令神经质的爱情摇动 不著痕迹
一张床上的两个梦
在混乱中我走进你的卧室 不知不觉地
成为主人 又在寻觅对白中退出

一场春梦与另一场春梦的距离
开始是一个玩笑 结束是另一个玩笑
你完全可以证实 
我与现实的关系仍然紧张
生活也仍然一塌糊涂

1999

墓志铭
长年累月的跋涉歇在这里 
是作茧自缚的生活
没有过去 也没有未来
在麻木中他日渐平静 偶尔会想起
九月的葬礼 埋葬了它虚有的繁华

曾引以为荣的早已蜕变
不可追忆的果实  早已腐烂
隐藏在背后的真相
马上显露 
等同命运虚位以待的劫数

若不丢失一些 他就不会明了一些
这土地的平衡法则 呼喊
毫无意义  谛听 
期待 由于它不存在
还歌唱什么 从此不必再提起

1999
离家的人

露水打湿早起的札记
离家的人 莫名其妙地离开
在名不副实的旅途 想像隐蔽在后面
那是梦 缓缓打开的事实

再也没有回头 离家的人
抱紧切身的寂寞 无人倾诉的悲凉
不独他一人 被灯火遗漏
至少表面上如此

“给他,给他足够的阴影。” 九月的流水
在无尽的蔓延间停止了流动
在懂得珍惜之前 离家的人
弃尽了苦心孤诣的黄金

“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到温暖的家?”
脸颊上久违的泪水 拭不去的苍桑
飘不落干渴都市 离家的人
耗费一生时光也回不到的家

1999


图书馆

且让图书馆成为城市的见证人
已经失去大钟的城市 不能再失去它
这是需要 其实就是要得到满足
总需要有人倾听
尘世的梦游者 当他们在匿名的梦境
看见我在各式各样的字里行间穿行 那时
我是大地图书馆正在消失的一部善本
诉说让我忘掉瞌睡 微风也能把我打开
并带来馥郁的香气 光明的开端
而我终必重返中间 在消失之后
我是一个身份不明的人 在人头攒动的地方
没有我 我习惯与冷清在一起
在沉静的书籍中找回自身的沉静

1999
呼喊

时光就要走到世纪尽头 我就要公开
最后的歌唱 我就要向预谋
讨还天生的自由 在波浪之巅
滑行 而我目前还在深渊的谷底
积蓄着随时爆发的能量 起早贪黑
昼伏夜行 在阅读里找寻流产的黄金
在回忆里忍耐冷暖
在镜中达到顶峰 人和人的世界
变得越来越无厘头 荣耀已归于荣耀自身
嬉戏的众生仍乐而忘返 愈堕落愈快乐?
我就要现身 在新世纪的门槛上把日子共渡
我就要在我深爱的女人身上找到日常生活的宽慰 
我张开口 但终于缄默

1999


空地

一个人可以在人群中旁若无人
把人头挤涌的平安夜教堂
视若空地 你可以不理解 事实上是这样
当你伫立于教堂一隅  以祷告的心聆听
诗班的唱诵  哦仿佛黄河之水天上来
濯洗你的一切  哦总有一些什么在丧失

总有一些什么应该获得
在赞美诗中承接季节的更替 敬畏和宽恕
带着感恩的心  就这样穿过城市的空地
回归生活的核心
那一瞥静寂

2000

我仍然生活在欠帐之中

为了一只半熟的水果 我逃避
我还要逃避多久
痛继续它的习惯
我有错  我从不隐瞒
而且付出岁月
却换取不到一份保证
风在吹  狗在叫  春天就要走到尽头
我仍然生活在欠帐之中
我跃起  但忘记了怎样飞翔
谁也不会在意  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重逢的时刻 在想像中也让我感到疲惫
我不由自己 再次
逃避  为了一只半熟的水果
我无法说明的  请给我说明

2000


呼吸

就在夜晚的岗顶
就在会意的杯盏碰撞之间
水倾泻  它的声音霎那模糊
在忍耐中坚持的音乐
在一座城市幸存的良心

从简单的叙说中突围而出
几乎看不见  像风吹不醒的黎明
像寂寞呼吸的泥土 像泥土喂养的百合
这生活  这短暂的夜晚
被内心的火光注视

我们呼吸  我们喂养这座城市
素昧平生的人  我们认识的人
或者是一生无缘一见的人
就在夜晚的岗顶
就在短暂中相倚相靠  忘记对方是谁

2000


欲望之翼

我不请求原谅
热血和梦想  在生活的短暂之夜
我相信激情的力量
它蕴藏在心底  并汇聚不可企及的方向

我不请求原谅
谎言和宿命  令人惊悸的打击
使我远离了营地
是它颤动的翅膀 让我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我不请求原谅
我愿意承担  不管多长和多远
在路上沉没的肯定不是旅人
它了解万事的起源  它记录过丢失的灵魂

我不请求原谅
我只是一个守夜人  守护着时代的良心
我不寻找答案  它总是支撑着我
在飞翔的悲怆里写下永恒的安祥

2000


记忆

它从未失去 过去的只是时间
在阴影下抚琴而坐的人
才能感受到它的爱 
孤立和无知  源自生命本能

想起来也遥远
声音 欢乐之泉
证实着我们的存在与虚无
它各有各的路向 然后共享

不确切的影像 玫瑰的喧哗
带来短促的静寂
完成了一首旧歌的演奏

此后的绵延
它保守的秘密仍然保守
像春雨掠过大地 并获得大地的赞美

2000

夜色从失眠开始

夜色从失眠开始
我想睡却无从进入
梦境  仍然是往事
带来了风声  它们依稀
是一幅画的草图与完稿
一部电影的上集和下集  它们不相遇
它们本来就不可割裂
就像夜色与未眠的人
就像我追随失眠沉没于夜色之中
我在夜色里行走
唱记忆遗失的歌

玩成年后疏忽的游戏
它曾离开我  此际又回到我身边
空气里飘忽的声音充满暖昧的味道
如同花园酒店天桥下走走停停的女子
目光游游移移  张着口
等待着你情我愿的猎物
回到熟悉或陌生的床  做爱做的事
谎言  什么时候已变成真理?
版本迥异  目的相同
指向夜色沉静的城市和街道

一个人  两个人
三个人  疲惫的人群
各自散去  背负着夜色
残酒和亢奋  远离视野
而我依然失眠  被夜色推开
内心  那是隐秘的大海
我受命带领未眠的人群  纵身
夜色里隐秘的大海

2001


沉寂

夜晚就要离弃深埋的情景
秋天就要降落大地
梦幻就要沉寂  
在城市的边缘
那些漂移的人群  
仿佛行到天边
才能找到自己  
并说出事实
或像蜗牛似的汽车来回爬走
相伴求生
在生活的最表层
或倏息掠过  黑暗的栖息地
激起内心沉重的忧思  我目睹
微弱的呼吸和哭泣声
突然向北方消失
在搬迁自己的年岁趋近悲欣的尽头
与镜中睡眠的床交换
未知的词
而你宛若往常  承受  
这样的夜晚
归于沉寂  你和你的梦幻

2001


但我仍将独自生长

我在行走里的生长
不为人所见
滋养与怜悯  枯萎和再生
通过沉默告知  
却从未看我一眼
但我仍将独自生长  当直觉
可以信赖  
高楼大厦边上的呼吸
星辰秘密的唱辞  让我听见
我就无从用睡眠
来消磨漫长的夏天
世事如梦如幻  
良辰美景
转瞬间便露出虚设的面目
而异乡的路  愈行愈难
而茫然的忧伤  
那躲藏在深渊的眩晕
怎可用时间计量?
我在波浪上行走  
我在行走里生长
夜色为我导航
我的思想是我
未曾拥有过的全部
我视线迷离  内心清明

2001


窥探

突然间连街道也迷惘
徘徊在霓虹的光中
漫无边际  那些正在飘落
或者曾经飘落的欢欣
在熟睡里回到另外的怀抱

把记忆和梦想轻抚  是渴望
抑或无奈  可依傍的花儿已不再
环绕  仿佛被遗弃的街树
站在一旁  沉醉于纷乱
听任夜色无所禁忌的窥探

2002


咫尺

谁失去栖息的家园  谁就获取
行走的大路  和盲目  
它的苍茫与沉沦
犹如远海之舟  狂欢后的酣醒
我们应该保持的骨架

透过呼吸  滋生梦想的卑微
谁凑近这面具的佳偶  谁就可以
消受土地的赠礼
谛听到静谧  闪烁的光
躅躅独行的脚步声  与你近在咫尺

2002


庭院

当大提琴在黑暗中发出召唤  爱人
我们早已爱得只剩下爱
时辰破晓  鸟儿归巢
而我们的爱还在增长  嘴唇
依然滚烫

这大地的传奇须臾未离
缓缓而来的夜色  它遮蔽
玻璃窗的东郊
我们一度枯干的心
必将被雨水擦亮  在不复存在的庭院

2002

虚构

镜子选择沉默
仍然神秘  让我们
内心感觉疼痛  继续
那短暂的进入  夜色显现
城市原来的宽阔  不再

是莫测的智慧
从虚幻处剥离  酒吧张开
怀抱  迎接各式各样的漫游者
来历不明  我们脸上的露水
识破时间和它的虚构

2002

构成

明月在上升  我分明看见
另一轮明月在沉没
并迅疾覆盖我的内心  而不是覆盖
我所走过的乡村和城市。
那儿白茫茫一片  仿佛潮退后的海
它由我的泪水和我身上的石头构成

2003


跌倒

漂泊者命定漂泊  并无必要
获得  饶恕和怜悯
码头  异乡人驻留的地方
“种植者颗粒无收。” 当我正要说出的
己被说出  当我在收割后的田野躺下
对我来说  从此无所谓什么跌倒

2003


山边

群鸦倏息掠过黑暗的圣地
一个人沉浸于其中的寂静  那是
怎么样枯褐的栖息?  肉体未离开的
灵魂己经离开  灵魂未离开的
肉体早己不存  犹如子夜的钟声
行走在子夜的白云山边

2003


一旁
倘若我可以  回到童年牧鹅的草地
漫游  倘若我可以
想起溪水边的凝视和倾听
倘若我可以唱起梦中的歌谣
抚触到那易碎的红晕  在疏忽的故乡
我为何把当年的叮咛置于一旁?

2003
自己

我在波浪上自由行走。
呵自由  多么的自由
天空被打开  大海被穿越。
而岸越来越远  而心越来越虚空
最初的村庄,最后的城市……风去了又来
乌云让我不能相信自已

2003


幻觉

还有什么比欢欣更短暂
还有什么比平安夜教堂
离上帝和他的兄弟姐妹更近
有一颗感恩的心多么重要  回荡的福音
让陌生的人聚集  相互拥抱
让饥肠辘辘者生起更多幻觉

2003


残酒
我对白日的山还有话说  每天
我透过一堵墙和一幢楼面对它
在夜晚  我总是沉默不语
一盏灯  意料之中的音乐
我可以说出什么?又没有少女
熄灭那盏灯  为我喝完杯中的残酒。

2003

柴薪
行色匆匆  汽车
道路  无所事事的异乡人
梦境扛在肩头  在记忆的隆冬
满怀悲伤  恐惧的日子己然来临
遍地枯枝  是的
就是没有我生火的柴薪

2003


无功

什么是城市所有的居所,忍受着所有的告别?
那传言中已经遗失的,并未消失。
而相聚,犹如春天的一张床
空置的一半。时间流尽
生命中的黄金,让所有的爱
徒劳无功。

2003


飞翔

梦境就是日常生活  我们未曾拥有过的全部
它安抚卑微的心灵  它慰劳疲惫的躯体
它像一种征兆  在一无是处的包围中
让每一个人都能找到那些遗失了的良善
跟随它的气息  学习自身的分离
完成从纸到白纸的飞翔

200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