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生 ⊙ 摸亮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生活上的“万国公墓”

◎石生



    一首诗一旦完成,就是说它已经死亡;但同时,仿佛退去外壳的蝉蛹,她又获得了光彩照人的新生。当我打开诗生活网站的诗人专栏栏目,可以说我获得的即是这样的双重知觉:一方面我感受到森森的墓气,另一方面我又感受到语言文字本身的醇香。

    在诗人专栏里面,汇集着自“朦胧诗”以来,各个时期、各个流派、各个性别等诸方面迥异不同的诗人专栏作品,有的已经是声名显赫,有的则是最近才从网络上面出头的小辈。但不管如何,可以算是基本展示了中国当代新诗创作的整体现状及成就。对于个别缺失当代新诗教育的国民来说,不可以不说是一个良好的接受再教育的场所。从这一点讲,诗生活功莫大焉。

    诗人不再热衷于发表、出书,转头走进了网络空间。诗歌跟随着它的主人在不断“与时俱进”。当诗人们发现网络空间的提供者能够为其作品无偿提供载体的时候,一个个欣喜若狂、按耐不住,纷纷为自己的作品申请埋葬墓地:诗人们在忙着为自己办理后事。在诗生活上面,你可以看到大大小小、外观各异的诗歌墓地近400个。墓志铭倒是省去了,不过墓碑的名字却是“一个都不能少”。你可以看到很熟悉的诗人的名字,也可以看到不太熟悉的诗人的名字。随便走到哪一座坟墓前面,你都可以看到久违了的、由中国文字书写而成的诗歌。你也可以看到,在每座坟墓的坟头,都留有参观者的简短评述:有赞扬的,有骂娘的,有示爱的,也有表示憎恨的——坟墓的周围摆满了不同的悼念花朵。当然,你也可以表达你自己的怀念。不管怎样,你得表达出你自己的主意。不能因为是诗人的诗歌,就一概加以肯定;更不能因为情趣的差异,就统统打入地狱。你要有你自己的判断力:哪些是好的,哪些是坏的,哪些是值得肯定的,哪些是应该抵制的。记住,这里是诗人们的“万国公墓”,这里更是诗歌的集体葬礼,死去的诗歌将因阅读者的关注而得以新生。

    不过,“万国公墓”的一则入住条文倒是引起了我的注意:诗生活诗人专栏的申请者必须有五首或以上的作品在《诗生活月刊》里发表。特邀的诗人专栏及已开通的专栏不受此限。虽然我知道,诗生活在具体操作的时候,并没有拘泥于这一规则:不大上网的成名诗人,有自己的坟墓;从没在《诗生活月刊》发表过作品的诗人,也能有自己的坟墓。但是,作为一种外在的姿态,这一条规则多少还是反映出诗生活网站的狭隘(这也正是所有网络诗歌网站、论坛的狭隘所在)。尽管你在最终评审时,可以有自己规则、要求;但作为“万国公墓”,它的大门却是应该向所有的写作者敞开,不分地域、年龄、性别、是否在《诗生活月刊》发表过作品(这一点说都不要说)。因此,在这里我建议诗生活网站应该立即修改这一条文,表现出真正的大胸怀来。

    旧柳残红,现在正是秋风扫落叶的季节。诗生活的“万国公墓”上面,也应该是落物盖地,一片萧煞之气,更显诗人与诗歌作品的远意。你真应该去看看,为墓碑,更为那墓碑上面的铭文。

27/10/200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