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 ⊙ 途中的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无知之书:她乡

◎浪子




如果梦是征兆


如果梦是征兆,在梦中
我无数次走向她
又无数次摆脱十字路口的困扰
却仍握不到她的手——

她的脸宠模糊一片,沉淀
在饥饿的村庄。溺水的月亮
突然莅临,盛满我确实的虚无
在视线之外,她也应该看见

大地与树根的汇合,默默开放
在心灵低洼地的野花。
当黑暗之谷的灯盏发出微明的亮光
谁在赶往果实飘香、水声处处的家?


2004/09/05-06,圣地·一雨轩



爱是永不止息


当空空如也的列车
又一次驶过收割后的田野
我再也不愿错过:秋天
透过草垛传递的薄薄阳光

空气和水。经历了那么多
我依然相信生命和灵魂
从容不迫深藏在爱里。流浪的石头
不会无端沉没,青葱的草地

也不会默默枯干。我离开久居的岸
回到流淌的河中。就这样
我在那里濯洗尘垢,重起炉灶
唱完那首旧歌,早己面目全非。

2004/09/24-26,圣地·一雨轩



再没有别的道路


更多的故乡是表面的。
更多的被砍掉的
一株株梦境的斑竹。
更多的被涂改掉的水底的星星。

更多的心灵是表面的。
更多的经不起梦境
轻轻一碰的歌声。
更多的、一次性的、被丢弃的……

我的爱她是知道的。除了爱
再没有别的道路
是通往故乡的。
我们的姻缘不能由时间作主。


2004/10/15改旧稿,圣地·一雨轩

510510  广州市广州大道北圣地南路圣地苑D5幢608室  吴明良〔浪 子〕
langzi-gd@sohu.com  langzigd@hotmail.com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