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 ⊙ 途中的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无知之书:另一天

◎浪子




01  另一天

正在掩埋。这一天的灰烬
裹挟着另外的气流、天空
在喘息:这石头、这枯草沉眠的芬芳
这样绵延不绝,在它的岸边
与迷失的映山红同伍。我困顿
我这样漂泊
原是它慷慨的馈赠。



02  脸

远去了。藯藉灵魂的神秘乐章
从相反的方向奔告、追逐
一面镜子和它的反光
躲避不及,像养殖场的猪
逃不掉屠夫的刀。我所见过的
树林己面目全非。别指望
那些铁轨底下眺望的眼眸。



03  你不在那

又是我的错?躯体
昏昏欲睡,而呼吸仍在扩张着
空间:这么多人长驱直入并被纵容
忘却恐惧的契阔。在生硬的歌声里
我可以穿越熙熙攘攘的人群
甚至干枯的河岸。但我不能保证
自始至终保持缄默。



04  从今以后

什么也不会发生。如果
让午夜的灯盏长明
蓝色的废墟也不会驻在这里
听到二月和墨水轻轻的叹息。我做过
黑夜的兄弟,纸上宫廷的主人
穷尽一生忠贞的守望
我想我不会轻易离开。



05  我的爱

听凭值得信赖的直觉:从汽车
火车到飞机,从不可能到可能
从一个人到另一个人,消失时
比光更快。所谓沼泽地的陷落
谁都看得见,比小说更真实的
谁都看不见,置身其中的担当
仿佛命定的角色,我在劫难逃。



06  无论如何

倘若黯然的日子无从终结
用什么对抗孤独的窥探?
倘若楼下市场的鱼腥味无从唤醒
在梦里也垂头丧气的沉睡
是否出动当年战斗的刀剑?
倘若日积月累的防护墙幡然醒来
我该怎样缝缀如斯碎片的行旅?



07  玩我的游戏

迷醉。物质生活的毒药
时光的鸦片,群山与林木的分离者
安居之处。瞑色入高楼
嬉戏的孩童,常常自足于当时
随落叶飘落的万家灯火
而遗忘亲近大地的种种方式。
祖父踱步的手杖,滞留于此。



08  所以我明白

说出的,来不及承载的
貌似真实的疑惑。幽深莫测
不是幻像,不是山间流水的涟漪
花开花落,仿如一个圈套
循回在枝头上。重现的时光
淘尽心灵的颜色和它漫步的倾听
绝非在场者所能设想。



09  不可宽恕

在书中原谅自己,又在音乐里
到处买醉。通往白云山憩息的
泉眼、被杂乱的草丛和枯枝遗弃
是刻意疏忽的依稀的声音。更多的人
在停止,而我依然在继续
在繁花似锦的年岁,亲手挖掉
就要瓜熟蒂落的种子。


10  我可能离开

请勿赞颂。在果实的辞典里
这是背叛、失信与迁徙
这是盲目和轻谈浅唱的
不夜天。毋须怀念:黑夜
比白天亮丽,而且怡然自得
无知的仰望和俯首。或者有一扇
门扉,在期待之中。



11  故事

存在是存在者本身。它的背后
是隐如不发的悲伤。玖瑰
和紫罗兰并不能说明
无为在歧路。它的漫长由飞鸟丈量
它的行迹由移动电话记存。何必勾搭
当一切临近结束,夜色的尽头
正泛着微弱的曙光。


12  我的头在哪

进入最后的沉寂。灰烬
撩乱的春睡己平复如常
喋喋不休的交谈湮灭于井底。
露水中的圣地,露水般的姻缘
清晰可见,另一个我高声在唱:
“我要把心儿变成石头,
我要重新学会生存——”


2004/09/01-04,完稿于圣地·一雨轩。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