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 ⊙ 途中的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无知之书:他乡

◎浪子



你也是丧魂落魄的异乡人


已是秋天,那些流动的云
在一枚枚硬币的浮雕上
停止了亘常的流动。我不想这样
生活,沉寂的生活
就这样淹没在市场的屋檐下
像早年的木船泊靠在深山
看波涛汹涌澎湃,骇浪
转瞬间在暗中又包容我剩余的虚妄
自然而不为人所见。那些
零乱的地图也失去惟一的维系
那些迫不及待的怜悯
比孤烟消失得更快,毋须
再看一眼。当所有的爱
在所到之处泥足深陷,谁计算过
它的惶恐,它漫长的忧伤?
我知道自己的贫乏。在记忆中住着
桑椹树、水牛和煤油灯
我的童年之乡。从不曾遗忘的
在念想中,在归去来处
虚弱不堪。是我
不属于这座城市,又不属于
任何别的地方;是我
错失了手绘的插图,又抛弃了
自主的独立影像。……尘世的秋天
用石头书写的沉默
迎接我迟到的脸庞。我看见
一度倾斜的城市重新归位
在这没有神灵居住的城市,我爱过的人
集体复活。在镜子的皇宫里
我想告诉你,亲爱的
春天正在生长,木船
正在通往大海的途上
这生命、这地方并非为你所有
你也是丧魂落魄的异乡人



2003/09/12,初稿题为《流动的云》;2004/08/18,二稿并改现题于圣地。




写下这一首你无从读懂的诗


我不知道你在梦中
注视我的脸,内心
是欣喜抑或悲伤?
我不知道,在相对
无言的沉默里
那些迅疾飘过的
依稀回荡的
到底是什么?我知道
你知道——“永恒的乡愁,
你是多么短暂。”短暂得就像
少小离家的人,刚刚
还站在你跟前
剎那没了影踪。哦
它不全是一个人的孤独
在这泪水和落叶交叉的地方
它是一座城市,被村庄养育
而你不能提供任何一份证词
而你只是继续操劳:在你的领地
在我童年游戏的地方
经营残存的荒凉。我知道
你不知道你才是我所有的城市,也是
城市里惟一草木常青的村庄。道路
了无痕迹,远方也不能肯定
它是通向远方?或别的什么地方
你坐在旧居的门前,微笑不语
灰白的头发保留着桑椹和石榴的秘密
你深深藏匿的秘密:它一分为三
一条通向东莞,大儿子在那里谋生
一条通向深圳,小儿子在那里赚钱
一条通向我……我在广州
张开的翅膀突然停在半空。我不想
让你知道,我和伤风的早晨在一起
写下“我们能说的东西是多么少”
写下“微笑、阴影、虚无”
写下这一首你无从读懂的诗



2003/07/31,一稿为《因父之名》;2003/10/15,重写并改为《我不知道你在梦中》;2004/08/18-19,再改定为现题于圣地




时间在某处替我们断句
——生日之诗,并给许许


人群中陌生的两个人,相遇
在天秤座下,试图在秋日的午后
在陌生的城市开荒辟土
种植熟识的作物。或者
是我们依然顽劣,像贪玩的少年
游戏于水井般潜心于建筑
纸上的空中花园:那里
有浓密的枝叶、丁香的芬芳
狂风也不能修改的草地的表情;那里
有雀鸟的呢喃、流水轻柔的环绕
蓝色的天际隐约传来管风琴的轰鸣
滋生着我们,在沉沦和消逝之前
在失去栖息之地与盲目之前
在熟睡的种子中还能保存、记录和传播
一些可供复写的秘密,飞翔的秘密
并非像风一样不可企及
无人问津的动人景像,就在旁边
何妨就是一杯白开水?它比美酒更美
何不眺望:一个人举着一只空酒杯
在歌唱中曾误入歧途;另一个人
已安然渡过汪洋,抵达
甘露聚居的河岸。“未来的一个深夜”
当我们再也爱不下去
时间在某处替我们断句




2003/10/15,初稿时为现题;2004/08/20,重写并改定于圣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