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生 ⊙ 摸亮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与诗歌报网站:“网络诗歌”的实践和困境

◎石生




    “网络诗歌”这一词语,到今天仍是有很多人对它抱有成见和偏见。在很多署名文章中,不时可以看到这样的观点:如果非要把在网络上的诗歌称作“网络诗歌”,那么以前的诗歌是不是就得称作是“竹简诗歌”,或是“纸张诗歌”?特别是在一些年龄大的,有过名声的,不大上网甚至不会上网的诗人那里,似乎觉得“网络诗歌”就是新时期一群年轻人在做着的一件既新鲜又好玩的事情,就如同“香水”、“服装”、“流行歌曲”一样,是一件很时尚的物品。而在另外的一些已经上网的八十年代诗人那里,这个词语同样得不到多少认同。很多人一说到“网络诗歌”,潜意思里其实是在说:这不是诗歌,是网络;一说到“网络诗人”,潜意思里其实是在说:这个人写作水平不高,大家不要见怪。反正我是一直觉得很疑惑:为什么一些人非要纠缠着这些词语不放,非要给它找出一个对立面,非要捉摸着它合不合“规矩”呢?习惯了诗歌的机关组织性,和习惯了诗歌的概念运动性的这么一些人,已经把他们的根深蒂固的自私和狭隘带到了我们的二十一世纪。前面的一些人,因为他们占据着某种优势,就自觉不自觉地要维护诗歌的所谓法统地位;而后面的一些人,自从“学院”与“民间”以来,已经对概念炒作产生出可怕的条件反射。一旦有了新的名词、新的称谓的出现,两拨人马上就陷入到他们各自“是非标准”的二元对立思索模式之中。一部分人心里在捉摸着:这到底是不是诗歌?另一部分人则在捉摸着:这又是属于哪一派的?可以说这是一种心结,严重一点,这是他们的一种心理病态。其实大家都应该明白,“网络诗歌”、“网络诗人”这两个名词,并不能承载也不应该承载太多国民性的东西。与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文体、思想”之争不同,与“朦胧诗”之后的“概念、方法”之争不同,这里面不存在打倒谁建立谁的问题,也不存在允许谁提倡谁的问题。甚至根本就不应该成为一种争论。诗歌的写作、发表、流传,转移到了网络上面,是随着时代潮流,得益于自然而然就产生发展的一种纯粹科学技术的推动。“网络诗歌”不是另外的一种诗歌,不是一个流派,更不是一种写作理念,“网络诗人”也绝不是“糟蹋诗歌”的幼稚青年。很多事实大家是看得见的:“网络诗歌”越来越受到社会的关注,“网络诗人”伴随着网络写作在迅速成熟。网络为诗人和诗歌提供了优秀的载体,“网络诗歌”和“网络诗人”仅仅只是出现在世纪之初的两个新的称呼,两者并没有更多其他的不可告人的企图或是目的。如果大家都能达成以上的共识,我想就不会再有人在那里指指点点,就不会再有人听到这两个称呼感到不舒服。进一步讲,我想大家从现在开始反而要保持两个警惕:一是要警惕个别人借争论之虚行打压无名青年诗人之实,二是要警惕个别人借争论之机将称呼变成真正的“概念炒作”。可以说,现在形式这么好,受冷落的诗人在慢慢苏醒,这些真正爱好诗歌、实践诗歌的年轻人,想要的仅仅只是那么一块表达声音的园地、一个相互交流的场所。前辈们不去为这些“想要”做些实事,不去多鼓励支持,不去提供便利,反而在那里阻挠嘲讽,在那里等着看笑话,这真是中国文学的悲哀。特别是那些八十年代诗歌运动中过来的现在成为诗坛中坚力量的一批人,上了网之后,还在那里继续搞事,说是要碰撞出先锋火花,其实是围在祭坛旁边等着分猪肉,把文人的那些劣根性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当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到诗歌写作的行列中来,当他们不够成熟,不够挺拔的时候,当他们还在努力实践的时候,看看都是谁在继续糟蹋诗歌,都是谁在继续糟蹋诗人在当今社会中的形象?

    时代潮流是挡不住的。“网络诗歌”经过三四年的发展,“网络诗人”经过三四年的成长,可以说是各个方面都有很大改善。诗歌网站论坛的空间架构已经基本定型,诗人们的写作也在朝着良性的方向前进。现在很多人已经没有了出现之初的畏首畏尾,羞羞答答,已经不再怀着尝试的态度来做事情。相反,他们是主动出击,以理性的思考来规划网站论坛,以更多的热情来张贴诗歌作品,勇敢而又坚毅地建设着自己的诗歌阵地。至少是, 这种全新的面貌,已经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诗歌在网络上的存在,知道了在网络上还有那么一群人在写作诗歌;传统的媒体刊物也意识到了这种趋势,渐渐加入到网络上来。这里我并不想讲太多有目共睹的东西,这些都是大家已经知道的。本文中我将以诗歌报网站为例,着重讲述网络诗歌实践发展过程中遇到的实际问题,以及网络诗歌的困境所在。在我的网络经历中,我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诗歌报论坛度过的,参与了诗歌报论坛的初期建设,诗歌报季刊的编选,后来的金秋诗会的策划执行。对于别的网站论坛,因为没有别人的那些客串溜达经历,知道的不多,没有发言权。我只能以诗歌报网站为例,谈谈我的一些对网络诗歌的看法与反思。可能并不全面,不具有代表性,但应该算得上是第一手资料。相比走马观花者,我的这篇文章绝对具有详尽、透彻的优势。

    诗歌报网站是2000年5月份建立的,一开始的名字叫“中华诗歌报”,只是站长小鱼儿的一个个人网站。像很多初建诗歌网站一样,点击率并不高,没有多少人访问,贴子寥寥无几,几天没什么变化,版主回应也不积极,差不多只是小鱼儿认识的几个朋友偶尔来捧捧场。(记得那时候,天乐注册的名字叫“不哭的鱼儿”,后来才发贴子声明改叫“天乐”,之后自己在北京弄了论坛;沈鱼发的贴子有自己的个人简介,一看就知道在投稿;梦亦飞大约刚从北京回家,担任版主但并不怎么回贴。记得似乎有很多“中国诗人”论坛的人到刚成立的中华诗歌报论坛道贺。)
    当然,以上情况我是后来才知道的。我在诗歌报论坛注册的时间有案可查,是2000年的8月份。在这以前,我才刚刚上网没多长时间,根本不知道网络上还有专门的诗歌论坛的存在。我是从初中开始偷偷写东西的,一直坚持了好几年。在上海毕业以后,像很多人一样在上海找了份工作过着打工的生活。在第一家公司的时候,抽空可以上上网。我就把自己以前写的东西一首一首打出来,然后贴到网易北京社区的“诗人的灵感”版块。(就是这个地方,还是以前在别的地方认识的一个网友告诉我的。也就是在网易,认识了后来一同建设诗歌报的晓钟和花语。)那个时候真是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自己的贴子有人评论,被加精华,被滚动推荐,大大激发了自己的写作热情。一个偶然的机会,突然想起高中时候买过的诗歌报,那份美好的记忆令我心情澎湃。于是就用狗狗搜索“诗歌报”三个字。本来没存什么希望,可是结果令人意外,还真有一个叫中华诗歌报的网站存在。仔细读读网站介绍,似乎正是来自于安徽。想想在读大学的时候,大约1999年前后,我还打电话回家特别嘱咐读高中的妹妹到县城书摊帮我买诗歌报的刊物,但下一次打电话的时候却告诉我买不到。所以一看到这个网站,当时的心情可想而知。虽然后来知道这并不是以前的诗歌报,不过那个时候在心里确实把它当作是老诗歌报的网站。于是就马上注册了自己的名字:石生,并且到挑战者版块贴了几首诗歌。但这个时候,我还并不认识小鱼儿。真正作为诗歌报的版主,还是一两个月之后的事情。
    因为我是河南的,在诗歌报注册过之后,我又用搜索的办法试着寻找河南人自己的诗歌论坛。记得之前曾找到过莽原杂志社的网站,在那上面看到一个叫简单的河南诗人发的贴子,介绍自己刚刚办的诗歌论坛。就这样进入到外省的页面,贴了几首诗歌。可是连续几天我去看的时候,发现没有一个人给我回贴。怀着失落的心情,我就在外省的论坛发了一个很有意见的贴子。我想很多刚刚登陆诗歌论坛,希望和别人交流的写作者,都会有我当时的那种体验:就是有种很强的渴望别人回贴的心情,不然就会觉得这个论坛很不礼貌。简单很快给我回了贴子,解释说自己有自己的工作,而且刚刚有了孩子,实在是忙,要我以后多到论坛,大家先熟悉熟悉,说我写的东西还不够成熟,并且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我就在一个下午给简单打了一个电话,他是一位耐心的兄长,对我这个河南的小兄弟说了很多鼓励的话。在这之后的几天,我天天都会到外省的论坛转一转。
    其实在这个时候,我还认识了一个山东的诗人夏昶。他是从网易的论坛发消息给我,可能我们有相同的乡村背景,他说是我写的东西他读着很亲切,说他自己也在办诗在中国的论坛,邀我一块帮忙打理。那几天,我除了到外省,还会到诗在中国的论坛回回贴子(我是在这个论坛认识爆炸论坛的张杰的,他也是河南的)。有一天,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很多事情就是这么偶然。在外省论坛上面,简单发的一个赠送外省刊物的贴子中,我看到一个叫小鱼儿的诗人的回贴,向简单索要刊物,贴子里留有自己的地址和电话。我一看,原来也是在上海的。我就记下了这个号码,并且给他打了电话。我这才知道,中华诗歌报就是小鱼儿办的,他正在上海的一个电脑城里开门店。问了一下,离我住的地方不远,坐一部车就可以到。他让我有空的时候到他那里去坐坐,大家当面聊聊。当时并没有其他的印象,只记得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之后的某一个星期六,趁休息的时候,我下午去了小鱼儿的店里。因为是门店,人很多很杂,不时有人过来和他谈生意。我们随便聊了聊,他讲了网站的一些情况,还和我讲了上海的其他一些网络诗人的情况,讲了他参加的金华诗会,以及他对于中间代这一概念的批评。因为是第一次和网络上的诗友见面,对网络上的情况知道得也不多,我只是听,讲不出什么话。我年龄并不大,显得有些拘谨,估计也没给小鱼儿留下什么深或好的印象。我也看得出,那个时候,小鱼儿并不为很多人知道。在那次谈话中,小鱼儿没有提到让我到中华诗歌报论坛做版主,只是说以后多到论坛发贴子,大家多交流,显然只是一些客套话。大约过了一个多钟头,我就起身告辞了。
    几天以后,我又给小鱼儿打了一个电话,说是有空的时候再到他那里坐坐。顺便给他提意见,说论坛实在是太冷清,得想想办法。这个时候他就提出让我到诗歌报的诗歌大厅当版主,帮忙打理打理,回回贴子,活跃活跃气氛。放下电话没过多久,我再到中华诗歌论坛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名字已经加入到版主行列中去。说实在,一开始我是有顾虑的。在电话中我就竭力说自己不适合当版主。因为那个时候在我看来,诗歌写作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版主需要有一定水平的人才能担当。而我对自己的信心很不足,很害怕自己能力不行影响到诗歌报的声誉。但我哪里知道这种顾虑根本就是多余的,在网络上,大家其实都差不多,注重的是交流,而不是树立什么权威。反正就是在这样的顾虑下,我正式开始了自己的网络诗歌历程。现在再回过头来看,那时候真是傻得可爱:就算是一开始确实不行,但随着交流的深入,也是可以从不行慢慢成长到行的。不过也正是有了这种顾虑,反而对我自己是一种推动,使我始终都是以认真端正的态度来对待网络诗歌,时常反省自己,努力提高自己来消除自己的顾虑。这样一来,我原本经常去的地方,比如外省,比如网易“诗人的灵感”,比如诗在中国,之后基本上就不大去了。我是全神贯注、一心一意驻扎到了中华诗歌报的论坛上面。这种执著的心态一直保持至今,虽然我也经常到其他论坛浏览,偶尔在其他论坛发发贴子,但它们就是始终不能达到像中华诗歌报一样在我内心中的认同感。可以说,我是把自己当作是这个论坛的一分子,把这个论坛当作是自己的家。在以后的经历中,我见惯了各路人马的来来往往,见惯了很多诗人像流窜犯一样游走于各个诗歌论坛,见惯了太多的纷争、争斗、倒戈、反目,但这些风气却对我没有丝毫的影响。不能说对或是不对,至少是人的秉性使然吧。那么我接下去要写的,才算是这篇文章的正题部分。
    没过多久,小鱼儿在论坛上发出声明,说是征求了乔延凤等人的同意,作为对他们北京之行失败及对老诗歌报的呼应,正式将中华诗歌报更名为“诗歌报”(关于这部分详情,大家可以到现在诗歌报首页的一篇叫“诗歌报网站的由来”的文章中看到)。但此时诗歌报的论坛依然冷冷清清,基本上没多少人访问。不过这个时候,论坛又加入了几位版主,算是得到了一些扩充。其中,余地在站务区发贴子申请当版主,没过多久他就到了挑战者版块;吸收了一部分学生力量,记得当时夜雪飞冰当版主时还在读高三;见闻到了挑战者版块(可惜这个版块以后调整的时候给取消了);我推荐潇潇雨当散文诗版块的版主(现在改名叫“心情文字”,格调大降),这个人当时也是在读高三,是我邻县的老乡;原本还在考虑要不要古体诗版块,后来昆阳子、清风翼加入,让他们“自负盈亏”,体制保留至今。那个时候,我基本上每天有8个小时都待在论坛上,上班下班都要时不时看一看,大家也都是积极回贴,努力提升人气。这时候论坛的人气有了很大好转,虽然同时在线的人数并不多,但总算是各个时段都有人来访问。我还记得那个时候很多人的名字:郁枫,雁南飞,高井,芦花,潇潇枫子,可风,梁积林,吴铭越,血啸,2号车厢,黄疯,老僧,嘻嘻哈哈。。。。。。记不全,肯定有缺失贻误,原谅。

    这里没有提到一个人的名字,因为太重要,必须要单独提出。很多事情都是偶然间发生的,不得不承认。在某一天的晚上,论坛上来了一个人,注册的名字叫石破天。其实之前来了一个叫海梦的,两个人是一起的,他们是一个学校毕业的老朋友。我那时很认真地给石破天的贴子回了一段话,可能是说得有些不正确。第二天,我发现他竟然在论坛发出了一篇名为“献给当代诗歌大师石生”的贴子,感到好不尴尬,觉得版主真是难当。就这么一来一往,彼此就熟悉起来。石破天基本上每天晚上都会来论坛,一连好几天,劲头很高。其实一开始我并不喜欢他的过度激昂,倒是很喜欢海梦的默然。我于是就发消息邀请海梦当诗歌大厅的版主。海梦推说自己很忙,并让我去找石破天。我于是就给石破天发贴子,问他愿不愿当版主。他倒是有些犹豫,说要给他一些时间考虑考虑,明天再答复。不过没过几分钟,他就在一个贴子后面表示同意。我那时仅仅是一个版主,没有权限加会员为版主。到第二天中午,我给小鱼儿打电话,告诉他请石破天来做版主,让他设置一下。小鱼儿什么话没说,当即表示随后就办。整个过程就是这样。在这里,我觉得一个诗歌网站论坛,要取得长足发展,必须要得有一个核心集体,这个集体还得要团结,相互信任,彼此保持一致。这样才能留得住人,才能慢慢聚拢起人气。不然, 做起事情来一个往东一个向西,则必然导致内讧与倒戈,人心涣散,多的是过客,少的是关注。大家都看得见的,很多网站论坛就是这样热闹那么一会,随后就人迹罕至。包括现在的诗歌报论坛,大家都得好好反省。
    石破天的加入,标志着初期诗歌报网站核心集体的最终确立。事实上,在以后的事件中,诗歌报的繁荣印证了石破天加入诗歌报的意义。他不但热情,负责,而且富有正义感,能够从人本的角度来处理论坛事务,让每个到诗歌报的网络诗人都能感觉到诗歌报的姿态,感受到网络诗歌富有魅力的一面。大家不要以为办个诗歌网站论坛,就是要大家来贴些诗歌,你评我一下,我回你一下那么简单。也不要以为网络上人的虚拟自由性,就一定能够激发诗人们的热情,就可以胡作非为,就可以两面三刀。事实上,很多具体的工作都是要版主、管理人员来做的。这不是精力或是热情就能办到的。在论坛熙熙攘攘、变幻莫测、景象纷杂的背后,归根结底,实质上凸显出正是诗歌的精神魅力,甚至是诗人的人格魅力。这虽然和诗歌的物理写作没什么太大关系,但如果你想让诗歌能够很好地依附在网络这个载体上,想让诗歌在网络上获得良性发展,这些基本事实你就必须得尊重。那个时候,我和石破天及其它栏目的版主为了让诗歌报论坛更加繁荣,可以说是大费心血。起码的一点,作为版主,你是在用心和人交流,这种交流也得是真诚的。回贴决不能泛泛而谈,既要有批评,又得有欣赏,让贴子的主人觉得出你是读懂了他的东西。有时候说错了,要有认错的诚心。这个时候,就算是你的批评再激烈,就算是你误读了他,他也是高兴的。而我们在很多地方,却常常看见一群人在骂娘。其实大家都知道,很多时候早已经超出了交流的界限,还在那里互不相让,非要显出自己是比别人高明,自己写的是最好的,别人的都是垃圾。网络让很多诗人丧失了本心。这也让很多真正爱好诗歌人感到寒心,感到失望,最后慢慢流走归隐。

    在诗歌报慢慢繁荣起来的时候,我们又碰到了另外其它的一些问题。比如说有人说我们不够激烈,整个网站没有自己的主张,没有自己的提倡纲领。关于这个问题,我专门和石破天打电话交流过看法。我们觉得网络上正在慢慢形成山头主义,概念炒作的运动也开始慢慢流行。一会这个主义,一会那个诗歌,很多论坛更多的彰显的是一种唯一的理念,符合我的,大加赞赏,不符合我的,骂得一钱不值。但诗歌报不想这样,我们要办的是一个包容的、多元的、综合性的的论坛,决不能让这里成为个别人唱主调的单一论坛。在这个主导思想下,我们一直坚持着自己的论坛风格。不过,还是出现过一些偏差。这种偏差主要是来自于一些个性比较突出的版主。有的版主在评贴的时候表现出唯我独尊的倾向,他喜欢的,易于接受的,就多说好话;而他不喜欢的,不能接受的,就恶语相向,加以抵制。其实写东西的人都知道这个道理,每个人因为所受的教育不同,所经历的环境不同,童年经验,阅读范围,心胸眼界,每一个不同都导致了各自写作方式内容的不同,完全没必要也不可能让别人都和你达成一致。这个时候就需要多一些理解,多一些深入的解读,换个角度,换种心态,决不能简单打倒或是否定。很多诗歌网站论坛不缺版主,但缺的正是那种思想成熟,有大胸怀,大眼界,有很深文化底蕴,能够高瞻远瞩的版主。这不是乡愿,或是好好先生,而是一种真正具有透彻理性思考的诗人。不过人是他自己的,他要怎么做,实在不是别人所左右得了的。遇到这种情况,我们除了重申诗歌报的宗旨,提醒他注意自己的姿态,实在也没有什么其它更好的办法。不过我们虽然提倡包容性,但多少还是有一些禁忌。经过我们了解,诗歌报的论坛上有很多年纪小的学生,很多是一些相对单纯的女孩子。她们对社会了解不多,对诗歌实质的复杂性认识不够,因此我们基本上不欢迎诗人们张贴彰显口语快感的赤裸裸的下半身诗歌。这个禁忌保留到了现在。虽然现在网络上什么都有,有很多其它的方式能够接触比这更赤裸的文字、电影或是图片,我们左右不了,但起码还是可以左右属于自己的论坛空间。我们认为我们应该并且也能够对自己的兄弟姐妹担当起一些责任,我们就要去担当。虽然可能有的人会认为这非常幼稚可笑。其实即使他不在这里张贴,也会到别的地方张贴,甚至还有专门的下半身论坛,但我们还是想要保持住自己的这一个唯一的主张。直到现在还是这样。不过对于另外一个禁忌,因为它有时候很隐蔽,很难以合适的理由来支撑,就实行得不够彻底,自己内部也没达成共识。这就是怎么对待所谓政治性诗歌的问题。我现在觉得我们是有些畏首畏尾了,挫伤了很多人参与的积极性,也招致了一些骂名。不过现在想想,这也不是我们诗歌报论坛的错误。这早就是整个中国文学面临的尴尬境地。中国文学拥有过政治的春天,很多文人产生过相当强烈的政治热情。但随后,一切都变了。从政治恐惧,到政治敏感,再到政治麻木,甚至到谈政治色变的程度,中国文学承受的已经够多。而作为诗歌报的论坛,我们也实在承受不起这个中国文学的硬伤所在。不能两全其美,就必定会有所遗失。所以到后来,我是感觉到诗歌报的论坛越来越多洋溢的是一种暖气,而缺少的正是杀气。越来越软绵绵,而不够硬朗。人人都在搞情感纠葛,却没有多少人触及到社会现实,触及到真正的社会现实。这一点,是诗歌报论坛最大的失败。
    随着诗歌报论坛的繁荣,我们遇到了更多更为实在的问题。有一段时间,访问量大大上升,人一多事情就杂乱,时不时会产生出一些风波,一些争斗,还有一些宗教人士经常来搞宣传。而怎么处理这些问题,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就成为当务之急。问题是我们首先缺少的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场所。于是我就在诗歌报的编辑区发贴子,提议设立版主事务区。虽然编辑区也是隐含的,但这个区不适合用来讨论问题,不适合所有管理人员都进入。这个问题很快得到解决,其实也就只是设置一下的问题。那个时候,我还没见过哪个网站的论坛设有这个专区。等我们弄好开始运行,并且领略到它好处的时候,才开始看见别的诗歌网站的论坛陆陆续续开办这样的专区。并且之后才建立起来的一些诗歌网站,也都有这样的一个专区。那个时候因为注册会员增多,我们不得不增加了版主的数量。但还是远远不够,回贴的速度总是跟不上。于是又想到另外邀请一些人作为评手来参与论坛建设。当然这都是在自愿的原则下进行的,只要我们的宗旨是好的,只要我们是真正在为网络诗歌做事情,就会有那么多的人主动要求加入到我们的队伍中来。这是事实,没有半点虚假。不过后来这项制度有了一些偏差,原本评手和版主其实应该是处于同等地位的,没有谁比谁水平差,或是劲头不高的问题。但后来却逐渐把评手当作是版主的预备班,当一阵评手之后才能升任版主,似乎突出了一种潜意识的等级。这绝不是本意,也绝不是我们的故意。不过,因为网络具有先天的平等性,这个遗漏并没有太引起大家的注意。都是在想着回贴评贴,想着热情交流,并没有成为一个突出问题。这个问题直到现在还存在那里,总有一天是得有个解决的时候。不过那时候,我就提议采取了一种折衷的办法,就是把评手的称谓改成是“特邀评手”,尽量避免给大家带来不必要的不愉快。不过,我们很快发现事实上版主评手一多,并没有取得多少预想中的效果。版主评手的数量并不能和回贴的数量成正比。石破天对这一现象有更多的观察。他发现, 除了版主评手们有的不大上线,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有的人实在是头上挂的头衔太多。既是这个论坛的版主,又是那个网站的管理员,甚至还有的是站长。这样一来,必定精力分散,不能很好地尽到版主评手的责任。石破天把他的想法和我商量,并且开始采取措施来加以解决。首先对于长期不来的,不打招呼的,就把名字拿下来;对于一些实在是家里忙的,就让他休眠,以后想来随时可以再来;而对于一些挂职多的,就让他做出选择,以后新加入的,首先声明不能多于两个以上挂职。并且以后谁要因为有事情不能上来,要求他先到版主会议室请个假打个招呼。这样以来,论坛的运作就更朝着良性的方向发展,这也就为以后小鱼儿操办的一些网下活动提供了强有力的后援。我们是各适其职,分工明确,各自发挥各自的长处。可以说,诗歌报的中期繁荣,不是没有道理的,也绝不是仅仅因为我们的活动吸引了大家的眼球,这其中,是和我们所做的看不见的工作,花费的大量的管理心血密不可分的。但这里有一个本质的东西存在。就是我们是在真真正正踏踏实实想为网络诗歌做些事情,这是实在的具体的工作,不是虚假的口号或是纲领。逐渐地,我们产生出一种现代企业所提倡的服务意识。我们是在为网络诗人们服务,而不是仅仅只为自己。也许有的人会对我上面的讲述感到有趣,你们还真像那么回事儿呀。事实上,就是这样。在我们的服务的意识的影响下,就有那么多的网络诗人自愿加入到我们的队伍中来,他们觉得自己是在做有意义的事情,是值得做的,既然已经到了网络上面,既然大家都是诗歌写作的爱好者,既然有这个能力有这个机会做些事情,他们就愿意去做。我觉得这一点,应该配合诗歌报论坛的开办宗旨,在包容、全面的前提下,从而成为诗歌报的一个传统。包括现在,仍旧在诗歌报论坛上担任版主评手的网络诗人,都要时时意识到这一点,大家一起继续维持这个传统,“网络诗歌”还是有很大前进空间的。
现在“网络诗歌”在有的人眼里还是小儿科,不被尊重和重视,有一个原因是他们觉得“网络诗歌”的集体参与,不分年龄阶段,会造成诗歌水平的下滑,泥沙俱下,标准降低。很多人一谈到这一点,不是表现出对“网络诗人”的不屑,就是表现出莫名的愤然。其实诗歌报论坛也一直在被这个问题困扰,被人认为是一群中学生在那里玩耍。我就觉得奇怪,这个问题是问题吗?平心而论,现在的“网络诗人”中确实是有很多很年轻的力量存在, 他们写作的时间不长,读的书也不够多,写作的内容、思想、技巧不够深入。但谁一开始不是这个样子?谁能说自己从小就是伟大而正确的?有这样一群人在热爱诗歌,写作诗歌,他们空闲的时间不是去玩,不是去娱乐,不是在打网络游戏,不是去网络上听歌看电影,不是干脆睡觉,他们利用自己能够上网的机会,加入到诗歌写作的队伍中来。这样的年轻人,不去鼓励、支持、帮助,而是担心他们会败坏诗歌,去加以讽刺和嘲笑,这是一个具有成熟思想的所谓诗人应该有的吗?我就认为,这不但不会败坏诗歌,反而是促进了当今诗歌的繁荣,反而是促进了当今诗歌新的写作方式和趋势的进步。诗歌自会沿着它应有的规则和深度向前发展,它自会在探索和幼稚病的循环里得到成长。初期的写作者随着他们写作实践的前移,会自然而然意识到诗歌的真正内涵和魅力,会感觉到诗歌写作的实质方向和精髓。前面是已经成熟的诗人在写作,后面是还不太成熟但每天都在成熟的年轻诗人在跟进。根本不用担心诗歌会遭到败坏。可以这么说,那些游戏的诗歌写作者,会因为觉得游戏不下去而转头干别的;而那些真正的诗歌写作者,会因为越来越认识诗歌而成为优秀,诗歌自会发光,诗人自会生长。你还在那里担心什么?只不过是,过去时代诗人的锻炼和发表都是在纸张上面,网络时代网络诗人的练习和表达却是发生在网络上。仅仅只是这一点不同,而关于诗歌本质和诗歌宗旨,没什么不同。
    但是,其实对网络诗歌和网络诗人的曲解中还有其更为复杂的一面。就是网络诗人自己对自己的对立。我是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有的网络诗人,在一开始走的是清纯的路子,随着写作技艺和写作内容的扩展,走向对阴暗心理、细腻情绪的关注,逐渐形成起自己的写作理念,并因此赢得一些荣誉。但是有一天他也来担忧起网络诗歌的幼稚来。不是更进一步去突破自己的瓶颈期,而是整天在那里嫌论坛没有好贴子,嫌后来者写的都是小儿科,他也开始瞧不起写得不如他的人了。没想想,当初自己是怎么过来的,自己都经过了什么样的写作历程?这一点只是我顺带提及,有心者自会自己思索。
    当然为解决上面的问题,关于诗歌标准的把持,诗歌报论坛一开始就认识到了这一点,并且采取了相应的举措。先说些题外话,大家应该还记得某年某月几家官方刊物齐聚杭州赏花的事情。事前放出风声,说是要趁机给诗歌定标准。几个网络诗人也兴冲冲赶去观战。现在想一想,其实这个举动应该可以表征出另外的涵义。那个时候网络诗歌才刚刚兴起没多久,官方刊物就有意在准备定所谓诗歌标准。为什么这么多年现在要定个什么诗歌标准呢?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间接表现出他们对网络诗歌的态度?还是他们的标准是标准,别人的就都是邪魔外道。虽然最后这件事情不了了之,成为笑柄。但足以引起我们的思量和警惕。官方刊物没怎么变,还是那样的一个对待青年诗人的姿态。不说这个。那时候我和石破天关于大家普遍担忧的事情并没有过多担忧,我和他在电话中也讨论过多次。我们的看法是论坛上贴出什么样的诗歌不是主要问题,主要的是我们在网刊或是纸刊中把好我们的底线就足够了。论坛上可以贴不成熟的诗歌,但后面两样上面决不能放上不成熟的诗歌。这样问题就很容易得到解决。事实上,诗歌报论坛后面也正是这样做的。我想其它的网站论坛应该也是这样做的。只要大家不唯人情,不搞关系,不把官方刊物的那一套用到网络上来,适当地做些引导和示范,这个问题就能够解决。
    不过随着论坛的发展,出现的其它的一些问题,则是人心由于而力不足的问题。感到头疼,但却没有很好的办法来解决。大的方面来说,就是论坛对网络诗人的异化,还可以分成很多小的方面来看。很严重的现象就是人格的分裂。大家都不明白,生活中温和的人一到了网络上就变得诡异起来。那么多的争斗,那么多的谩骂,那么多的纠纷,总是日新月异。有时候争执一下,骂几句娘,本没有什么。可是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我记得清清楚楚,在某个个人论坛上醒目地用红色字体恶毒骂另外一个论坛的某个人,把人家祖宗八代连同未成年女儿都操了,还扬言要动刀子。这已经是在犯罪。而大多数的网站论坛对这一现象都表现出津津有味的观赏态度,对很多基本性的论坛规范一直达不成共识。几个人的争执,发展成为两个甚至几个群体间的格斗。这个论坛的捣乱者,却成为另外一个论坛的英雄。这个论坛封掉的人,在另外一个论坛则赢得无上美名。最后连封人本身也成为随意表现自己杀罚欲的的工具,成为个别论坛搞恐怖统治的手段。当初“学院”和“民间”开打的时候,估计也没有料到他们的后来者会比他们更凶狠。诗歌报论坛刚刚开始繁荣的时候,就遭遇过一件至今没有得到解决的争执。先是由于两个会员之间的冲突,后来演变成会员与论坛版主的冲突,然后升级到会员与论坛的冲突,到最后干脆成了诗歌报与中国诗人两个网站之间的冲突。我想这里面肯定有更深层的原因。但是就我所知,实质却是两个网站心理平衡问题的争执。中国诗人网站觉得诗歌报不对,你们那里的事情,你们自己处理不好,怎么烧到我们这里来了?而诗歌报也觉得窝火,我们好好的,无端受到个别人捣乱挑衅,他躲到你们那里发表不当言论,我们说明一下,你们却当作是我们去闹事,甚至从删贴的倾向看还有包庇的嫌疑,这算什么事儿?诗歌报的版主海梦最后辞职走人,他觉得诗歌报论坛不够强硬,没有维护他的为论坛争口气的心意。这中间,来来往往,不知道两方多少的版主参与群欧,相互开砸,给很多人造成伤害,令很多会员感到寒心。其实这里面表现出的一个普遍的问题:即是诗歌网站论坛之间貌似安好合作,其实不自觉都把对方当作是竞争对手,非要争个谁最先,谁最大,谁最诗歌,把竞争仅仅只是停留在个人恩怨水平上。2003年,网络诗坛一片混乱,黑势力令人人自危。可以说,被黑掉那么多网站论坛,就是这种诗歌网站论坛割据分治、恩怨沸腾的总爆发。当然这种情形,其实也是封人盛行的最高形式,干脆把整个网站论坛都封了。一开始的封人还给个理由,讲个原因,到后面根本连假也不假了一切概免,说封就封,说删除就删除,甚至IP段都要封掉。网络上的自由真是一种无法无天的自由,人们在感受杀罚快意的同时,却很少追问自己是谁赋予的杀罚权力?连给人说话的权利都没有,这算是什么自由?关于这个问题,我觉得诗歌报论坛得首先进行反省。后面出现的封人事件,我看很多都很有问题。版主们不能保持良好的心态,一有风吹草动就封人,说是维护论坛秩序,有的敢说不是滥用权力平消个人心忿?论坛的另外一个对网络诗人的异化就是磨平大家的个性。其实很多人早就发现,某些诗歌论坛上面贴出的作品,不但从主题、语气,到结构,甚至是标点习惯,都越来越相似。这里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最主要的原因我看还是个别版主的有意无意的导向。除了那些山头主义的论坛,就算是包容性论坛,这种现象也特别严重。一个时候,论坛上流行伤感,大家就都伤感;一个时候论坛上流行嬉皮,大家就都嬉皮;流行写景了就都写景,流行什么就出现什么。很多论坛版主都可以加精华,其实他并不知道,一旦他加了精华,他的某种暗示已经形成。就是说,这种诗歌受欢迎。慢慢地,不是这种风格的人模仿这种风格,是这种风格的人聚集在一起,那些实在说不到一块的就只好离开。人气越旺的论坛越容易出现这种情况,交流分流频繁,塞选碰撞增多,最后反而是促使大家变成同一个面孔,促使大家呼吸同一种频率。这是网络诗歌的一个很大的缺点。加上个别人的故意打压,相同的人走到一起,难听一点,是臭味相投的人走到一起。这多少会影响到诗歌的新鲜性和不可预知美。看了一首,差不到等于是看了一个论坛;看了一句,已经看到了后面的很多句。这个时候,网站论坛需要的仍旧是胸怀和眼界,需要的仍是那些综合素质高,具有历史感和国家感的合格版主。这个问题实在是很难解决。
  说到这里,我还想单独谈谈诗歌报的另外一个问题。这是我突然想到的。其实诗歌报应该很好地利用自己的首页,利用首页上面的空间。早就有人批评诗歌报首页更新的不及时。缺少人手,没有时间,这都不是理由。大可以可以换个方式。比如在首页上面放一个固定的条目,这个栏目可以叫“观点”。就是及时对网络诗坛出现的新人、新事件、新动向,表达作为诗歌报的观点。可以随便是什么,主要的是表达出诗歌报的声音。让来访问诗歌报的人知道诗歌报对某一问题的看法。新闻栏里不一定只放新闻,可以是重点推荐某一个网络诗人,可以是发布一些老诗人的新作,甚至可以是一首令人叫好的精华诗歌。其实这也是在变相表达诗歌报的观点,传达诗歌报的讯息。让人从作品的角度来了解诗歌报。反正是,尽量要灵活多样,做到及时更新。
    在以后的诗歌报的论坛建设中,除了论坛本身的建设,诗歌报还做了一些更为具体的事情,就是说的搞活动。加入诗歌报论坛没多久,到2000年年底的时候,我就参加了小鱼儿召集的一个诗歌报季刊创刊号的发布会。那是我第一次参加网络诗人们的聚会。徐慢就是在那时候认识的,同时认识了朵朵、匪君子、湖北青蛙、冰马等人。在以后诗歌报举办过朗诵会,举办过诗会,举办过诗丛发布会。诗歌报发展到那个时候,是借助几次活动得到了更好的提升。这是一种相辅相成的关系。没有论坛的实际建设,活动影响不会这么大;没有活动的举办,论坛建设就得不到更好的飞跃。记得第一次金秋诗会,举办前几天,诗歌报的论坛不能运行。没办法,只好临时使用小鱼儿公司的论坛。在论坛出现问题的时候,全国各地的网络诗人打来电话,询问是怎么回事;新论坛仓促运行,通知不便,结果当晚还是有几十人同时在线。可以说,当时能做到这样,我们都觉得很欣慰,觉得自己的心血没白费,年轻的网络诗人们的劲头还是很高的,我们做的这些事情是值得的。但后来就有人批评我们不推崇诗歌,光在那里搞事情,是在利用网络诗人们的热情,对他们进行不良诱导。对于这些,我们都不加批驳。说风凉话的人什么时候都会有,说轻巧话的人是什么时候也都不会灭绝。不做这些事情的人哪里知道这些事情的麻烦和辛苦。累还倒罢了,钱也贴进去不少。反正我是知道的,小鱼儿一个人默默承受了很多。弄次活动真的不容易,来的人只是参加一下,看的人只是猜想一下,哪里知道举办者背后的辛苦。接待,选场地,招待,准备横幅,打印资料,接询问电话,本来就没有经费,收取的外地诗人200元,本地诗人100元,两天三顿饭,再加上住宿费,这里是上海,哪里会够。就是你自己来旅游,你带200元够吗?所以一听到批评我们炒作的话,心里有些冤屈,但终究还是无话可说。我们都不富裕,外地在上海打工的,又不是为了赚钱,真赚钱又不干这个。如果说是炒作,那么你也来炒作炒作让我们去参加交流一下;你也来一如既往,这么一次再一次地炒作来让我们去朗诵朗诵诗歌。这真不是一时热情所能坚持下来的。八十年代诗人们可以云游,可以为了当面交流,哪怕只是为了见个真面目到处串联,那么网络时代,有人召集一下,大家聚到一起来反倒成了炒作。上面的话,我想举办过活动的人一定会深有体会。
    这里自然而然就可以引入到对网络诗歌困境的论述。一方面,不被传统认同,另一方面,就是缺少资金。中国的诗歌,还是那几本独乐乐的纸张刊物在占主导地位,诗歌发向社会的声音,还是它们根正苗红。虽然也有刊物办了网站论坛,结果怎么样,在网络诗人那里,在普通读者那里,起到过本应有的作用没有?其实只要再改变一下姿态,只要再把对青年诗人的心火热一些,不是高高在上,而是平等对待,哪还会有什么隔膜产生,哪还会守着刊物只把网站论坛当摆设?不管他们的初衷怎样,但结果是,仍旧使他们的门槛变得狭窄,仍旧使他们的庭院变成是名利场。所以网络诗人们面临的困难还是很多。首先要彻底摆正网络诗歌与纸张刊物的关系,不要再想着什么发表,也不要再因为发表而沾沾自喜,或是忙着道贺。纸张刊物不动声色,结果就把年轻的网络诗人们弄得神魂颠倒。这就等于好比是盖好了庙,等着大家去烧香拜佛。其实是有故意的嫌疑,却又显得是你自己要来的。典型的陷人于不义。因此说对于年轻的网络诗人,现在关键的,是要认识到自己的优势,认识到自己的长处,老老实实去写,脚踏实地去做。在以后,我们要我们的后来者在网页上阅读我们的诗歌,而不再是什么刊物;我们要把我们的声音通过网络诗歌传得更远更广,而不再掩埋于发暗的纸张之间;我们要努力让我们的网络诗歌成为主导,成为主流,要让它通过网络、内存得以流传,而不再是什么老爷的审批;我们一定要努力摆脱目前的附庸地位,一定要得获得自己的一席之地,并且还要继续扩大我们的影响,把那些渴望写作,还没有加入我们行列的人吸引进来;我们要做地就是要普及诗歌,使诗歌还原为人的基本表达工具,而不再带有丝毫等级式的精英血统。
其实我说网络诗歌的另一个困境是资金问题,这很容易理解。现在的的网络空间都是要付费的,不付费的已经基本上没有,就是有,用还不如不用。我想各个诗歌网站论坛的主办者,现在很多已经感到了生存的压力。可以说,现在的诗歌网站论坛没有一个不是倒贴的,都是几个主办者在往里面投钱,艰难度日。而且这种付出也绝对不会有什么回报。如果还想着印本刊物,更是呼吸紧张。中国没有文化基金会,也没有这种鼓励人为文化的机制。怎么办?大家就只好咬紧牙关多坚持坚持吧。有机会弄点赞助就弄点赞助,只要不影响到论坛,也没什么不可以。如果需要炒作来弄点钱,维持网站论坛的生存,大家也都要坚决支持,别再搞窝里斗。而且我们也要呼唤有更多的热心人出现,对网络诗歌愿意付出,肯付出。我们缺少的,实在是那些真正有奉献精神的人。一切为了网络诗歌,为了我们广大的网络诗人兄弟姐妹。
让我们并肩前进。

2004-9-18夜,
至2004-9-19清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