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 ⊙ 树枝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10月和出租车司机谈起天气变化

◎马越波



10月和出租车司机谈起天气变化
“天气在变”,说完我们就不说了,那时候已经是子夜
你睡着了。第二天清晨起来工作,穿着芭兰外套
做工精细,尽量完美,在汽车站和商业楼之间来回

缝纫机,电脑,托着下巴的手,阳光渐渐移动到你的脖子
那很多种可能性,在我们说话的时候,结束的时候
看着路面泛起的灯光,它微暗,可以调节,正适合睡眠
“别着急,我们有的是时间”,在黑夜睁着的眼睛

在白天也睁着。我要赶上早班飞机去广州,中山,一个工厂
然后20日回来,在此期间,叶子正一片接一片掉落,没有关系
我们的假发套,照片,甚至远在欧洲的那个水龙头
慢慢地滴下水,管道工人忙碌着,戴着头盔,看着长满草的墙

它在飞奔,不知疲倦。从10月开始,一直没有停下来
应该是更早,它出现的那天开始,就夺门而出
是去找一只猫,总会归来,柔软,微弱,闪闪发光,和极大多数含泪的动物一样
紧跟着,很远的,那嗡嗡的声音随时会响起,不能忍住

“我困了,要睡觉”,青藤爬上窗户,到这里,许多花店开张了
许多服装店,今年流行的颜色,这不是。穿上藏青衣服开车的司机
被水溅湿的漂亮裙子,这不是。隐约,低处的植物,昆虫唱歌
一间南浔花林的三层楼房,两个人在交谈,这不是。也不是

两只手在键盘上打出一个一个字,“回去了”,一个文字爱好者坐着
合上笔记本,吃着一碗面条,明明看见的东西消失了,闪亮的毛,出着汗



-----------------------------------


20日,琶洲交易会场露天餐厅



我感到自己正在遗失一些东西,名字,价格,
我们的约会。飞机两个小时以后发动,穿过云层
从天空抵达杭州,我正在遗失,心甘情愿地轻视
象一本书的题目,”1967,狂乱的文学年代”
遮住我,遮住美和感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