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川 ⊙ 刀锋上的血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时光之伤》第一辑: 春天围来

◎野川






第一辑 春天围来

春天围来

春天围来,我的内心
一阵悸痛。一只豹
撕咬着灵魂就要钻出来
我多么兴奋,又多么恐惧:
一只豹就要钻出来
而我还未做好栅栏

——原载《或者》总第12期
5
一块空地被青草瓜分

一块空地被青草瓜分
我找不到隙缝安置自己
如一片阴影,在墙外发愣
蚂蚁溜进去觅食去了
虫子爬进去练嗓去了
我踡缩如一条滞阻的水渠
等待一棵青草探出头来
贩卖春天的通行证

——原载《诗生活月刊》2002年第5期

春天的飞鸟

春天的飞鸟是幸福的
天空湛蓝,大地碧绿
这两只深情的眼睛
把飞鸟长久地注视

爽风吹拂,天地之间
是一座阳光的花园
不论哪一个方向,都有一只花
敞开心扉,把飞鸟迎接

从容,闲适,时高时低
全凭自己的心念一闪
鸟为飞翔活着,影子投在天上
是一朵白云,投在地上
是一团缓缓移动的黑影

疾飞,或者慢翔
飞鸟总在阳光之中,把生命
演绎。即使中弹坠落
溅血的鸟羽也能穿过心灵

春天的飞鸟是幸福的
虽然山的那边,雨正咬牙切齿
飞鸟坚信:不论雨多猛
也只能洗去翅膀上的灰尘

——原载《西宁晚报》2001年5月15日

一朵花憋了很久

一朵花憋了很久
突然想笑,刚一张口
就散了。花不知道
花不能笑,只能开着
让风吹,让雨淋
在一群蜜蜂的采撷中
默默地泄尽春光

——原载《绿风》2002年3期

春天已开始小跑

春天已开始小跑
风的手指快揪住后背的青草
花朵闭上眼睛,发现蝴蝶
正绕着一只乌鸦飞翔
我的欢乐已被疯长的草抽空
明亮的水渠里阴影流淌
我必须加快脚步,一只鸟
在树枝稍微停顿了一下
就被树不假思索地吃掉

——原载《或者》总第12期

春天坐在田硬上小憩

春天坐在田硬上小憩
被我们看见。走了很远的路
春天的喘息花一样盛开
大朵大朵地花把春天挡住
我们只能看见极小的部分
我们冥想,用尽最美的词汇
把春天作为一生的梦境
沉溺其中,如一把生锈的刀
插入伤口。不知道春天
被挡住的部分是什么模样
我们自己骗着自己,在三月
像春天的朋友一样说着春天
把纸筝一只只放进风中

——原载《黄河文学》2002年5期

一片叶子梦想着飞翔

一片叶子梦想着飞翔
在三月,一片叶子从枝头
冒出,看见一只鸟把天空
擦得锃亮。大口大口喝着雨水
大口大口吃着阳光,一片叶子
梦想着长出一双翅膀
当她猛地挣脱枝头,心已枯黄
落在地上,只有一声脆响

——原载《诗潮》2002年9—10期

花朵睡了

花朵睡了,在春天
花朵走了很远的路
静静睡了,嘴角的呓语
如一串闪烁的露珠
小小的花朵,小小的睡眠
小小的梦中可有一群蝴蝶
翩舞?青草围过来
鸟儿飞过来,多么和谐的世界
谁会想到风,会从花的内部
把她们无声无息地吹散

——原载《杨子江诗刊》2002年5-6月号

不要用一朵花把我挡住

不要用一朵花把我挡住
不要用花间蝴蝶的缠绵
让我在三月的河边哭泣
不要把露中洗过的脸转向我
让我进入纤尘不染的天空
不要用澄澈的眼瞳逼迫我
让我交出晶莹剔透的泪水
我是一个孤独的人
总在离春天很远的地方赶路
总在距自己很近的地方写诗
不要用阳光把我照耀
我是自己的灯,不要用爽风
吹开我的窗户,我是自己的方向
不要把月光运到我的屋前
不要把玫瑰种满我的庭园
不要呼唤我,爱人,我已为你
瘦成一首小诗,我真的害怕
我凝固一生的冰一瞬就会融化

——原载《中国诗人.2002.春之卷》

花朵已经安静下来

花朵已经安静下来
鸟不再飞,我紧随身后的影子
不再喘息。草叶多么认真
像死亡之手举在风中
等待发言。我干脆坐下来
在通往春天的路上
石头一样把手收回内心
摆弄那只坏了的风筝
眼睛,始终盯着高处的钟
——原载《或者》总第12期

飞针走线的女子

在一朵花的侧影里
飞针走线的女子香气四溢
如露珠,不,她甚至比露珠
更加圆润、透明,被草叶托着
轻轻颤动,至清至纯的光辉
露出内心闪烁的水晶
分开雨水、薄雾和一朵乌云
我小心翼翼地向她靠近
从花朵们诡异的眼神里
我看到自己布满尘土的心灵
飞针走线,小小的女子
绣着什么?是蜂鸣花蕊
还是蝶翔花枝?我小心翼翼
靠近她,想不到一块石头
尖叫了一声。飞针走线的女子
茫然地抬头,风一样消失
一方素绢上竟绣着一把刀
一滩血,一截未完成的忧郁!

——原载《诗选刊》2002年7期

迟疑

一朵爬过围墙的花
让一座房子的灯全部熄灭
大好的春色,让这朵花
开得很旺。摸索而来的手
多么迟疑,一寸寸上移
又一寸寸下滑,直到花瓣纷落
那双手仍在低低地喘息
如一大段颤栗的阴影

——原载〈诗选刊〉2002年7期

白菊

拐一个小小的弯,那朵白菊
你就会看见,风从梦中吹来
潮红的心事如一颗怀春的露珠
透过虚掩的闺门,阳光之蝶翩飞
温柔、贤淑和善良,一切美德
尽在一颦一笑里,举手投足间
真的,只需拐一个小小的弯
从春天拐向冬天,从幸福拐向痛苦
从坚持的梦境拐向蔑视的现实
你就会看见,一朵白菊美得近乎虚幻
美得让时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而你的心是一束不会拐弯的光线
穿千山,透万水,把不该照亮的照亮
把世界的隐密洞穿,让白菊自焚
让自己自毁。在拐弯处,露珠的尖叫
把倒伏的青草一一唤醒。太阳沉默着
忘记了自己的血正一股股外涌

——原载〈〈文学港〉〉2001年3期

起伏

一大片青草起伏,风吹过来
雨淋下来,一大片青草起伏
没有鹰,没有牛羊,没有牧歌
只有青草,起伏,起伏,又起伏
天在上地在下,天地之间只有我
和一大片青草。我在青草的起伏中起伏
青草的血是红的,我的血是绿的
红色的血和绿色的血在起伏
风吹过来,雨淋下来,我和一大片青草
起伏在无限的大地。什么是痛苦
什么是幸福?在绵绵的起伏中
我把自己的姓名和模样忘却

——原载〈〈文学港〉〉2001年3期

露海

露从水中圆出来
盏盏小灯,照出黎明的脸
多么晶亮的露,黑暗之手
抠出的血珠,经历多深的痛
修得如此的澄澈,纤尘不染
亮得夜色纷纷溃退
满山遍野飞蛾围着她转
屏住呼吸树扳起指头
数着:一颗,两颗,三颗
无数颗。。。。。。多么浩瀚的露海
心在这里插翅,梦在这里扬帆
净身之后的太阳如万年圣龟
慢慢浮上来。。。。。。多么短暂的露海
就这样让彻夜难眠的人
找回自己的记忆和语言

——原载〈〈星星诗刊〉〉2001年12期

风从草上走过

风从草上走过
风带走了什么,一只蝶
一颗露,一团阴影
还是一朵刚冒牙苞的阳光
风从草上走过
几粒黄斑,几个虫孔
是它的足迹,还是时光
留下的线索?风从草上走过
我看见草弯了一下腰
又站起来,草在拣拾什么
蝶的雏翔,露的晶亮
还是阳光含羞的潮红
哦,风从草上走过
草仿佛瘦了很多
宽大的绿裁制的衣服
紧贴后背,露出拔节的脊骨

——原载〈〈星星诗刊〉〉2001年12期

虚拟的街道

从虚拟中伸出的街道离春天
很近。花开两旁,蜜蜂的车队
运着蝴蝶的优伤。谁将出现
在一个人的心角?草叶一样
绿出一段缘而又不被发现
这是多么幸福的事,两个相爱的人
一生也不相见。内心的鸟
在天空互鸣,从一朵云
跳上一朵云。湛蓝的天空
放牧着多么干净的爱情
而他(她)们必将在街上相遇
陌生地对视一眼,然后回家
把一个并不存在的人念成雨声

——原载〈〈诗选刊〉〉2002年7期

月亮如一只蜗牛

月亮如一只蜗牛,在窗玻璃上
缓缓爬行,我听见一阵低泣
从内心的角落发出,谁在哭泣
这么多年我忘记了太多东西
朋友,敌人,深爱过的蝴蝶
伤害过的花朵。我努力把自己逼回
早年的时光,挂满露珠的清晨
我看见自己的血,正从草尖
滴落。我不再疼痛,但很难受
我甚至抠开伤疤,如打开啤酒
酒沫喷射而出,曾经的激情
已不再让我汹涌。我回到一个人
忧伤的内心,把与我有关的文字
扔进火盆,我无法让她快乐起来
手伸进我的发丛,在春天的边缘
呢哝低语。无法改变发生的一切
我的悲哀如蜗牛一样的月亮
缓缓爬行在窗玻璃上,细小的足迹
在夜晚喘息,吐出一个人的命运

——原载〈〈界限〉〉2002年1-2期

这纯属一种偶然

这纯属一种偶然,墙的那边
有人说话。这个春天
我正在郊外的墙根摘几朵淡黄色的小花
为昨夜的过失。突然听见一个男人
和一个女人在墙那边说话
男人谈他老婆,女人谈她的老公
之后他(她)们谈着他(她)们的事情
春色弥漫。我的心在他(她)们的交谈中
如一只青色的蚱蜢,在草尖跳跃
耳根发热,惴惴不安
我偷听着别人的偷情,又用自己的不道德
窥视别人的不道德。这一切他(她)们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他(她)们究竟是谁
不过我还是放弃了那些淡黄色的小花
这个春天,我怀惴别人的隐私
过得心安理得,如一个幸福的小贼

——原载〈〈界限〉〉2001年4期

那天我偶遇旧日的恋人

那天我偶遇旧日的恋人
她牵着孩子。孩子牵着一条小狗
街旁的树晃了一下,我听不见
鸟的心跳。她笑了一下
洁白的牙齿,我想到大雪
和一只乌鸦。凉凉的发丝
拂过鼻尖,浓浓的脂粉的味道。。。。。。
我竭力从她略显富态的身上
提出她的花季,却提出一条蛇
一口就咬掉我含蓄的手指
一溜就躲进岁月的深处。。。。。。
而那孩子,望我的眼角藏着诡异

——原载〈〈青年文学〉〉2002年3期

手有点温热了

手有点温热了,我很恐惧
一滴阳光如一颗图钉
按在手上,血珠滚出来
手开始红润,手纹开始活跃
我的命运又要改变了
一朵花坐在墙外的露水中
她把磨牙的声音弄得很响
并把芳香缓缓地吹过来!

——已留用《星星诗刊》

转过身去的时候

转过身去的时候夜色恰好
落在她的后背:一点点颤抖
一点点暧昧,一点点潮湿
爬上来,天空的云朵
开始出现月亮难产的悸痛
我刚想绕过去,跳入她的眼睛
把自己捞上来,命运的火车
突然从我和她之间驶过
一段时间的空白里只留下
火车的怪叫和两滩呜咽的泪

——原载《诗家园网刊》2002年2期


三月已经远去了

三月已经远去了
下在三月的雪离我很近
像背影,又像背影上的伤疤
一摸,就有蝴蝶和泪水
就有一个少年最初的忧伤
下在三月的雪如流在三月的血
贮藏在草根里,因而草根
比草更加持久,插在时间的腹部
让时间产生分娩的预兆
而这孕育几千年的胎儿
注定一出生就没有父亲
但却知道父亲的一切,包括梦想
悲喜,走过的路和未走过的路
甚至命运。。。。。。而三月已经远去了
下在三月的雪如甩不掉的阴影
跟在我越来越瘦弱的身后!

——原载《诗刊.下半月号》2002年1期

这是一个不确定的下午

这是一个不确定的下午
我走在街上,手插在裤袋里
像握着一段幸福。我飞快地走
灰尘浮起来,我显得隐约
熟悉的朋友看我一眼,张开嘴
又闭上,对一个不确定的人
他们选择了沉默。我从一条街
走到另一条街,漫无目的
随心所欲。我走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我走得越来越像一个疯子
我走得让大街上的人纷纷躲开
我走得非常自然,非常开心
——这个不确定的下午
我记不清是何年何月何日
也记不清是真实还是虚幻

——原载《西宁晚报》2002年4月29日

那么多风吹拂

那么多风吹拂
那么多树叶露出脊背
那么多阳光涌过来
草地上,我的手掌
缩为一片小小的草叶
一柄锋利的双刃剑
刺入苍茫的时间
从爱情线逃离的蝴蝶
可是旧日的爱人
她翩舞着,把八月的洪水
带回稻田,把闪电和雷霆
带回一只鸟的内心
此刻,她翩舞着翻越一座山
娇喘吁吁,吐气如兰
石头一块块滚下来
把我的仰望和树叶的脊背压弯

——原载《四川文学》2001年11期

走进幽闭的洞穴

走进幽闭的洞穴
我并不想拿走什么
只想撕破洞穴里的蛛网
让洞穴潮湿,深埋的草籽
发芽,拔节,迅速长高
我只想给春天必要的水份
让春色全部溢出来
然后疲惫的退出,把洞穴里
不见天日的黑暗抽走
让洞穴从此明亮起来

——原载《诗歌参考》2002年1期

雨来到我们中间

雨来到我们中间
太多的雨,青苔阴影一样荡开
迈着小步的哑鸟用翅膀
说着天空的蔚蓝和高远
太多的雨淹没了夜晚
虫子的尸体和鸣叫浮出来
几朵落花泄露了命运的指纹
不能像蜻蜓掠水而起
哦,太多的雨来到爱情中间
一个人锈得越快
另一个人亮得越快
哑鸟在树枝上,如一块伤疤

——原载《四川文学》2001年11期

雨夜

雨夜。一盏孤寂的灯自己
为自己照耀。院里的槐树
在等待凋落的叶子归来中苍老
风吹过来,年轮哗哗作响
淋湿鸟的羽毛、睡眠和梦境
门窗大敞,凉惊的雨丝
头发一样披散而下,从虚构中
伸出的手,是否仍抚着槐树下
那段未终之曲?雨一直下
谁能在洗得面目全非的足迹中
找到最初的方向?灯不想这些
灯默默亮着,让阴影坐起来
围着那张红漆剥落的圆桌
谈论时间和一个人的消失

——原载《诗生活月刊》2002年2期

雨后的街道最易留下脚印

雨后的街道最易留下脚印
又让人分不清。雨后的街道
最易让人清醒又让人迷失
我不想在雨后走上街道
我只想坐在阳台上,看一些脚印
互相挤压,互相重叠,互相伤害
然后在阳光和风中慢慢消失
看一些人,匆匆忙忙走远
把泥浆溅起,又慌慌张张回来
把不慎丢失的自己找寻

——原载《诗生活月刊》2002年5期


尾巴

这是一条隐蔽的小巷
你无法选择:与她相遇
与她分手。没有下雨
丁香的味道依旧很浓
你无法选择:与忧郁为邻
与孤寂为友。小巷隐约
月光出现你就会疼痛
就会看到一团团阴影
从始至终都跟随着你
这是你的尾巴,你看不见
她看见了,忧郁和孤寂
也看见了,只是不想告诉你

——原载《诗江湖》2002年1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