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川 ⊙ 刀锋上的血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坚硬的血》第五辑:杲日苍土

◎野川





丘陵像一位蹲着的老人


丘陵像一位蹲着的老人
缄默中露出后背闪烁的黄铜
从下而上,脊骨的石阶在头顶终止
不!只要攀上头顶
你就进入天空。云朵是一顶草帽
灰白或麻黑。后脑勺露出的残雪消融
终年如一,不增多也减少……

你无法想象他从帽沿斜出的目光
停在近处的庄稼,还是远处的山脉
抑或一群麻雀,一只乌鸦
你无法想象他的嘴是大张着
被什么惊呆;还是紧闭着,一道石缝
神秘莫测;你无法想象他的牙齿
牙齿间时间和韭菜的残渣;他的舌头
舌头上的白苔和黄苔;他的语言
语言中的泉水和钢铁;他的灵魂
灵魂里的懦弱和坚忍……你无法想象
他前面躺着的是一条闲适的黄狗
还是一只缺了口的饥饿的碗……

风吹过去了,风又一次吹过去了
风吹过去了又怎么样
你只能看见他的后背
沉寂的黄铜,太阳的床!

    八月的稻田

八月的稻田在阳光中浮动
如一张金箔。聒噪的蛙,从一朵云
到另一朵云,一跳就是一天
掐指盘算的人坐在槐树的苍老里
几根胡须在风中晃动。一只蜻蜒
从稻田点水回来,身子在掐算中
慢黑暗。鱼的游速明显减慢
水却流得特别快。烦躁不安的割镰
在石头上走来走去。一束寒光
把梦串起,在火塘里转动
从病中出来,父亲似乎年轻了许多
背手在田埂转了一圈,一只旱烟
抽了一生。八月的稻田
在天空中浮动,村庄把头高仰
烟囱突然转过头,一场暴雨
把母亲压抑多年的心事铺开
一滴泪越滚越大,如一只气球
缓缓地上升,把天空盖住!

    梦中的桃林

河水清澈,弯进梦
如一只颤栗的手。梦中的桃林
在山腰松软的阳光里
被一只鸟的嘴衔着

我等待红鸟的鸣叫,在夜晚
孤独是一盏没有飞蛾的灯
照亮冥想。此时,一瓣桃花
就能击碎我内心的杯子

人去林空,梦中的桃林
只有记忆的风在吹拂
她被红鸟衔着,如一截时光
不!她甚至是一截爱情的骨头

让我沉溺河岸,如一只鹅
曲项向天。河水清澈
我只能看见自己,荡漾着
一圈一圈地慢慢消散!

    红裙子

红裙子飘逸夏天
小镇妩媚的腰肢
扭动热烈的向往

天空蔚蓝而且高远
苞谷缨子红艳
一曲悠长的山歌
向山外流行

红裙子在黄土上飘着
山村的旗帜
招展迷人的季风

    池塘

曾是山路一滴泪
映不出太阳
独坐的老者
钓起尖锐的枯瘦

经历漫长的冬季
绿风从山垭染来
浊泪清澈
呈现迷人星图

夜立山坡
有鱼从塘中跃出
月镰收割阳光的梦

    秋天

一枚桨果落入水塘
塘水倾刻之间变成佳酿
炊烟伸手招摇天空
远游倦鸟纷纷返航

山路上咿呀着牛车
牛车里装满金黄
这情景让每一个人忘形
沉溺于一支山歌

秋天照临村庄
屋子和眼睛一起明亮
秋天之后田野沉寂
风景发酵成一种烈酒
醉人于夜,醒人于晨

    飞翔的泥土

小小的翅膀在风中扇动
风的高处是太阳
拣一片飘落的羽毛
就是一个温暖的家

在丘陵,泥土是一只只麻雀
从古飞到今
从老人的记忆飞入孩子的梦想
一条闪光的路,向高处弯曲

而季节总是一堵高高的墙
把飞翔的泥土碰伤
一串串红辣椒挂在墙壁上
纯净的光芒,洞穿丘陵的沉默

注视飞翔的泥土,一支歌
从山谷盘旋而上。撒落的五谷
在伤痛时跳上农人的脸
如一颗颗汗珠,灼热,晶亮

    红土

血和太阳沉淀
脚下的光芒
罩住无边的麦地
谁的歌声,如血
从土地流向内心

这凝重的土碑上
没有文字
只有庄稼和火
缅怀山里岁月

我的名字在碑上
麦子一般朴素
这是红土之眸
闪出的一个秋波

树木是先人的笔
插入历史之中
    

青草

露中长出的青草
围绕我,如一群婴孩
清纯的目光在我脸上
开放成花,几只蝴蝶
翩飞我童年的梦想

坐在青草上,我的血液
干净、鲜红,阳光落入
溅起春天的音符
在青草尖上跳跃、闪烁

和青草坐在一起
我的血流得特别快
梦想的拔节之声
在骨头回荡,灵魂轻飘
折入一只彩色的风筝

    大雪

积淀着岁月的辛劳
尽是花朵般的晶莹文字
缓缓飘落
融入泥土的梦

想到大雪便想到丰收的消息
火塘窜出的寓言
不由不理解为兴旺
雪中早行的人

已向春在寻话
洁白的火焰烘着季节
草籽刚刚醒来
太阳就出来了,把积雪
化成生命的血浆

    春天

春天从一粒草籽出发
走向阳光。经过我们的汗水
春天留下了一朵花
在我们的伤口上开放

春天把我们的血浆染绿
注入麦子和对女人的爱
我听见歌唱,和雨一起
深入人心。春天把风景
画在心上。劳动的人们
在风景里进进出出

春天不会过去,如爱情
贯穿生命。春天是心灵的家
让我们睡在青草之上
拔节之声在骨头里回荡

    冬天

雪把屋顶涂得白亮
如镜,更深的沉默从镜中
抓住村庄渴望飞升的心灵
根在冬天深处挣扎
冰块在根血中破碎
面对大净如空的土地
家园又一个开始,农人
大醉一场又醒来,抖落干泥
鸟一样在村庄上空盘旋
把泪落尽,穿一身银装
以雪温心,在梅的香气中
包扎伤口,把手磨利
雪化之时,农人挖开冻土
种植梦想,为土地的灯
添油,让灯光唤醒石头
掂量来年,农人缄默无声
屏息倾听:一年之季在于春
整个冬天,农人都聚集力量
渴望一出手,就抓住春天
抓住匆匆来去的时令

    阳光擦过枝头

阳光擦过枝头
如梦擦过我的睡眠
内心的灯点亮
枝头深处的果实
升起我渴望的目光

冬天的痕迹被阳光
抹去,我想起手
抚过我伤口的手
是一段音乐,淹没
我由来已久的忧郁

阳光擦过枝头之后
我看见很多脸,憔悴
安祥而神圣。这时
枝头泛绿
花朵弥漫永远的芳香

    丘陵

起伏的浅丘离天很远
离鸟更远。土地拥在它的四周
这硕大的乳房里先人沉睡
呓语是一条河流蜿蜒向东
一年四季,太阳在河里升落
土地在河里吮吸
日子在河里漂泊
黄金的河水穿过丘陵的心脏
永远的歌唱,使村庄座落花中

季节的风雨在丘陵额上碰落
沿交错的山路,走进人们的心灵
沉淀的石头,很多代人也没掀开
弯弯的脊梁是最好的犁纵横丘陵
微弱的光亮,把秋天的月亮
映在远方的泥墙上。足迹重叠足迹
伤口重叠伤口,抓一把泥土
如抓一束火焰,人们被它温暖
又被它焚烧。河水流淌着
把哭泣和微笑带入缄默的历史

只有冬天。丘陵处于宁静的缅怀中
冷风摇落雪花,一根长长的白布
从天空垂下,这是通向天堂唯一的道路
先人骑着云朵缓缓飘下
看不见面容,只看见他们的肋骨
闪闪发光。们他把一种精神留下
又把一些人带走。而河水背负冰块
依旧在流,拖着丘陵日夜奔走

    沉默

沉默,是最好语言
在丘陵,随处可见的是石头
和石头一样的人。坐在树下或地边
一声不吭地望着远山,许多话
从心里冒出来又咽下去

如杯静默的酒,已存放千年
丘陵的沉默,隐含着火焰和雷霆
树叶在沉默中落下
婴孩在沉默中诞生
沉默是宁静的产床,是洁白的雪地
让一切终止,又让一切开始
咀嚼沉默,总有浓浓的血腥味
在心灵弥漫,让人感到无法表达的疼痛
在沉默中坐久了,喧嚣的心慢慢平静
才知道,丘陵的沉默是一种药
吃下去很苦,却能医治百病

    春旱

春天一直没有下雨
禾苗冒烟的手伸得越高
蔫得越快
一个火球在禾苗体内滚动
灼伤的是农人的心

扁担和水桶忙碌起来
在河与地之间来回奔跑
白天是一个黑影
夜晚是一个白影
白天和夜晚都有水声盛开
在乡村的焦虑中

而太阳疯狂的舌头
总把浇在禾苗心上的水舔去
你浇多少就舔多少
禾苗的生与死
在农民与太阳的对抗中
左右摇摆

    落雪

雪落下来
吉祥的鸟儿飞得很高
落雪的日子很冷
而农人总把赤裸的心
放在雪中
感受来年的梦境

看雪融化
比看雪落更让农人痴迷
清清的雪水
血液一样渗入土地
一个小小的地雷
在泥土深处
炸开通向阳光的道路

    抚摸镰刀

抚摸一把镰刀
必须静下心来,轻轻移动
风雨的足迹
把一种伤害传遍全身

并有歌唱从疼痛中升起
比炊烟更优美
一股鲜血流入石头
立刻变为火焰

你就会看到母亲
割麦的姿势,汗的气息
在眼中酿成泪,滴落
在镰刀上开满花朵

你就会感到镰刀
并不只是能割麦子
更多的时候
镰刀割着人的生命

    皱纹

皱纹中的汗珠
是一颗红宝石,闪闪发光
风雨的掠夺
使皱纹更深

这生命中的深沟
长着一棵葱郁的树
树上鸣叫的鸟
悠悠地飞来飞去
而树的根须
吸着的是鲜红的血啊!

    山顶盘旋着鹰

从泥土深处
挖出太阳。火焰啊
我焚烧的灵魂
如一粒水晶

心中沉淀的石子
我已掏尽。真的
我的内心如空旷的原野
站立着山

山顶盘旋着鹰
比太阳更高的鹰啊
使我挥锄的姿势
痛苦而坚定

    棉桃

雨水拉长秋天
迟这不肯说话的棉桃
如一块心病
让农人的日子
充满焦虑和疼痛

在丘陵
农人大多不想种棉
这不划算的活计
最终还是落在
农人不情愿的手中
如一个厚茧
无法将它抠去
望着棉花在汗水里
一天天长高
农人的心情略有好转
开始做轻飘飘 白茫茫的梦
而天气似乎总和农人作对
雨一个劲地下
把乡村的日子泥泞一团
青青棉桃
来不及张嘴喊一声
就烂在雨里
烂在农人的心上

    割镰

挂在日子边缘
割镰,如一段记忆
水份慢慢散去
一种结实
让目光变得从容

锋利的割镰
此刻已从农事中抽出身来
消瘦于一种仰望
缺口如一张嘴
仍吐着火焰

冬天将从这火焰
开始,结束于一滴春雨
而割镰用一个冬天的雪
把内伤结痂
成御寒的衣服

月光中的磨镰人
你的手为何如此颤抖
裂开的伤口里
一株金灿灿的水稻
把心牢牢抓住

    冬夜

太阳坠入火堆
手仍插在土里
温暖种子和水
而温暖手的
是一种永恒的期盼

冬夜很冷
他们便热烈地交谈
抖落泥衣上的记忆
又沾上一层新泥
梦,是厚厚雪被下
埋着的春天和唢呐

冬夜独坐
远离暖壶
每一双茧手
都握着阳光
握着一把谷穗

    马车

马车运载秋天
在夜色中奔跑,倾听的心
被蹄声围着
被香气环绕

马车穿过你的沉默
向远方奔跑,红色的鬃毛
点一路灯笼
燃一路枯草

马车跑得很快
如一个幻象,仿佛只是一瞬
秋天的尾巴
便从手中脱落

马车消失在尽头
你的内心,突然空旷
一团虚幻的香气
在静静地飘

    歌唱

如一朵开放的野菊
乡间的歌唱,朴素而清香
缭绕在村庄与村庄之间
炊烟一样互相融化
渗入农人心灵的深处

闲散的日子,乡间歌唱
随处可见,泥土般粗糙
金子般真诚,从房前屋后传出
洗净农人心中的阴影
抚去土地深处的皱纹

这纯朴心灵里飞出的音符
这风吹雨淋幸存的花朵
是乡村最最美丽的风景
农人在她的旋律中包扎伤口
打磨农具,或凝视远方
始终觉得身心舒畅

离不开土地,乡间的歌唱
是乡村从古至今的特产
每嚼一次,都另有一番滋味
嚼多了人就会上瘾
就会把心永远留在乡间

    苞谷林

绿色的锯子拉动
父亲的思想变得简单
苞谷该金黄了
苞谷迟迟不肯金黄
锯齿上血滴灿烂
要多少?才能使缨子燃烧
父亲转过身子
家已遥远,仿若
隔了几世的时间

苞谷已金黄了
云朵之上的父亲啊
你无法看见

    玉米

灾难中逃出的玉米
在手上睡了,静静地
一个孩子的梦
究竟是破碎还是完整?

这个冬天的阳光
照在玉米身上
一粒小小的黄金
收留我四处流浪的心

真正的伤口是合不拢的
玉米,我小小的兄弟
既然忘不掉过去
又怎能舍弃梦想?

睡吧!我的兄弟
梦一梦远处的春天
冬尽时,我会唤醒你
听花开的声音
    

红丘陵

1
有多久?太阳一次次在山川跌落
烧出一片血红的丘陵
犁铧开始了红丘陵的历史
血液的泥土翻卷
丘陵发酵出至亲的气息
常使我掩面哭泣

和雨水一起走进丘陵
和太阳一起抱吻丘陵
我要根上睡眠
遥远而亲切,如一只眼睛
把我“定格”成一粒种子
在红丘陵的手掌抽枝发芽

2
这最古老最年轻的血液
流淌成劳动的人们
扛着农具、天气和梦幻
走过红丘陵生命的过程
由弱到强,酿出一季季夕阳

这时,渗进地里的血汗
开始月光的歌唱
劳动的人们梦见庄稼
覆盖着丘陵
和丘陵的人们
血托着庄稼,走向太阳

我注视着丘陵的天空
手中的水杯充盈
亘古的血浆,从丘陵流入
人们的脉管,又从人们的脉管
流入丘陵。这生生不息的循环里
我只是一粒种子
在红丘陵的身上抽枝发芽

3
红丘陵,我血液的源头
在我走入你的时候
那些起伏的山脉
总把我的目光诱向远方
如今,我回来了,红丘陵
你摇着遍野的庄稼
迎上来,轻轻擦去我的泪痕

我真的说不出话
红丘陵,经历太多的风雨
穿行在庄稼地里
劳动的人们对我露出泥色的笑
真实,亲切
瞬间就让我沉溺
融化一片白云

我父亲母亲般的红丘陵
我几生无法回报的红丘陵
在你无限宽广的季节里
我只能是一粒种子
在你的内心深处抽枝发芽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