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川 ⊙ 刀锋上的血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坚硬的血》第四辑:沉寂青铜

◎野川






一半蝉鸣一半阳光

一半蝉鸣,一半阳光
夏天的绿埂上,青草疯长
欢乐在拔节,一瞬
就高过槐树的忧伤

蜻蜒在蝉鸣中点水
蝴蝶在阳光中飞翔
红衣少年和绿衣少女
骑着竹马,慢慢成长

一半泪水,一半欢笑
命运的黑枝上青梅酸涩
红衣少年和绿衣少女
在成长中失散,音讯渺茫

蜻蜒在蝉鸣中溺水
蝴蝶在阳光中受伤
美丽的错,让蝉鸣更响
让阳光更亮,让夏天的花朵

落入流水。回忆是忧伤的
与憧憬一样。近在眼前
又遥不可及。让青草生生灭灭
灭灭生生,保持着幻想

月光洒落

细小的月光落进夜晚
谁的心,回到深处的黑暗?
拯救是徒劳的,此刻的夜风
正在被照亮的脸上堆积寒冷
这远去的美找不到梦中的收留
她茫然的忧郁在月光下徘徊
呼唤是徒劳,喊出滴血的心
谁会跃入火焰,找回失落的真身?

一切已经注定。月光洒落
结局在无数次重复之后更加惟一
内心的黑暗日渐加深
一滴泪水,放大成汹涌的海

潮起潮落之间,心在坚硬
沉寂,把爱紧锁于深处的雷霆
不敢设想那短暂的轰响和灿烂
能否让月光落进裂开的冰山

长颈瓷瓶

那颈还在伸长
瓷瓶的饥饿是一种危险
她的上面是束假花
灰尘掩不住斑斓的色彩

这是冬天,我坐在瓷瓶旁边
等雪降临,心中那只红鸟
忽而地上,忽而地下
一支老歌发不出新芽

瓷瓶和我一样
充满渴望。她的长颈洁白
弥漫水晶一样的诱惑
每伸一次,身子就瘦一圈

我在克制中靠近她
很像一束想逃离的花
又情不自禁,可是谁
能把我完整地插进去

奔马

为谁扬鬃嘶鸣?
为谁舍命狂奔?
大道朝天,尘土飞扬
苍天不得不闭上眼睛

哦,奔跑的风暴
如此野性地卷过内心
深深的蹄印是残酷的力
直贯我的灵魂

我不得不握紧拳头
向灰暗的厚墙打去
血滴多么灿烂!
一瞬,就被黑暗淹没

奔跑,奔跑,再奔跑
奔马仿佛始终在前面
拖着时间,拖着我
拖着一个沉重的世界

大道朝天,尘土飞扬
奔马四蹄生风,扑向死亡
世界目瞪口呆,僵立
如一尊颤抖的石像

月亮·鹰

只有我才能看见
你眼中的火焰,月亮
夜空高处的鹰
你注视我这么多年
只是想把我焚烧

穿过红色的树林,穿过血
我受伤的心含在谁的嘴里?
旧时的歌唱,远去的爱人
如今在哪一片树叶上
凝成晶亮的露水?

只有你,月亮
我生命中飞翔的鹰
注视我,并把我焚烧
让灵魂从火焰中跃出
如一道闪电,穿透黑暗
归隐,于永远的宁静



谁的羽毛从天空落下
谁在梦中说出鸟?
哦,神秘的鸟,高处的鸟
梳理着怎样的心情
在最后的驿站,在风中

穿过季节,谁一倒下
便沉睡。是雪,把音乐
送入梦,一脉沧桑之水
流过内心,那些漩涡
可否浮出失去的树叶?

现在一切都不再重要
谁在梦中说出鸟,并把雪
一片片唤回,又消融
把一个幻美的瞬间
留在我们的怀疑之中

雨鸟

折断的雨丝殷红
如燃烧的针,缝补万物的伤口
雨鸟,痛苦深处的幸福
擦过我的目光,异外清凉
漫成春日悠长的回忆

生于雨水,翔于雨水
也死于雨水。雨鸟
你雨水铸造的骨头在雨季
闪闪发亮,如一个启示
温暖着我远方的梦想

在漫漫雨路上飞翔
吸入雨水,吐出阳光
你黄金的心灵多么明净
映出我手上的黑斑
也映出我泪中的花朵
远远地注视着你
雨鸟,你的羽毛比雪更白
比血更红,缓缓地飘下
停在我的手掌上
竟是一束燃烧的火苗

农妇

在丘陵,农妇离花很远
总是在泥土里浸泡,她们的脸
粘满泥土、草叶和阳光
只有眼睛,深如两个水潭
鱼在最底层游来游去

透过炊烟,我总看见她们
红润的脸庞和雨般的泪水
这最易打动人的东西,只在火光里闪现
而一触及粗糙的土地
她们便脚下生风,不再是女人

也有如水的时候,那是闲时
她们怀抱孩子,唱着朴素的民谣
在门槛上坐着,等待远去的丈夫归来
这时,她们就是一朵朵花
可只有风雨的手伸进她们心中

秋天的父亲

牙齿在秋风中落下
金黄如玉米,一道道血光
射入我内心,香而悲壮
夜晚,父亲的话语
模糊、真实,如泥土涌动
向秋天深处走去,父亲
你的背影扩展绵延的远山
我无法翻越你,用头颅
去撞破更远的黑暗
站在你血汗滴出的花朵里
我的心被苞谷杆刺穿
回头看看吧!父亲
你的儿子正磨着你的农具
声音覆盖乡村的夜晚
我会在你的足迹里种下怀念
并用血液点燃春天

共和国胸花

雨落在历史的脸上
溅出无边的花朵
每一朵花里
都活着一双眼睛
冬天早被捏碎
那些手,红色的手
举过旗帜握过枪的手
为共和国
绣了一朵最美的胸花
永开不败浸血的芳香
如烈士们的呼吸
在我们的血液中起伏

致护林人

你还原山
山还原你
你与山组成永恒

生长挤满你的日子
孤独被浓绿转化繁荣

你皱纹的年轮说
是一棵老树了
古老的山却说
它又回到青春

森林使你生命宏大
但森林在你手的摇篮里
梦见绿色弥合大地伤痕

落雨的檐下

笔直地落下来
穿过心,把沉睡的草
唤醒。你看见送伞人
如一个迟到的灯笼
在雨中漂浮

草长得比雨落还快
一瞬,你被淹没
往事的泥潭很深
你感到自己的脚
被什么死死抓住

离开了屋檐
你就什么也没有了
只有湿湿的心情
一生也晒不干



让自己静下来
在伤居小憩
一个冬天装在杯里
该怎么喝下

很冷的风吹着
很白的雪下着
棋局已经备好
对手还在暗处

你不能了结
只能回想一些事情
把伤居的门虚掩
是等待,还是拒绝

梅开三度
你不动声色
是走好第一步棋
还是在第一步棋输掉自己

名字

孤独的时候
常想起一些人的名字
不开门窗。名字
也能破墙而入
以锐利的光芒
射穿镜上的锈斑

想起这些名字
其实是被这些名字想起
这些奇奇怪怪的名字
有的与我一样
有的与我相反
我反复咀嚼这些名字
吐出些类似命运的果核

这些名字围我而坐
有的已死,有的健在
有的幽香徐徐
有的光芒毕露
坐在名字的花丛中
总觉温暖舒畅

这些美好的名字
男的名字,女的名字
缓缓切割我的蛋糕
一根根红烛
被这些燃烧的名字点着
屋子透亮
所有的名字面庞通红

山与山

夕阳从两座山的山坳间落下
如一个千年误会
一朝冰释

手便握着手了
心便贴着心了
起伏着一条汹涌的星光河

夜色合围,一座山
与另一座山融在一起
月圆了一个梦想

而黎明是一把刀
把一座山与另一座山分开
世界若无其事
只是多了些泪水

第一个说出春天

第一个说出春天的人
往往倒在冬天。如一片雪
潜入大地深处把草籽叫醒
把太阳的图案按在眉心

草籽沿着叮咛上路
拐一个弯,再拐一个弯
春天到了。青草无忧无虑
一只手始终握着她们的根

倒在冬天的人往往最先
感到春的律动。透过青草
返回的阳光、雨水和歌声
那些汹涌的血,慢慢平息

春天往往把第一个说出春天的人
忘记。春色无边无际
人们总埋怨道路凹凸不平
他们不知自己是在一根脊骨上走动!

窗花

不论走多远,窗
总在身后。透明的玻璃
在风中开合
让鸟和花朵进出

白天,窗台上晒着月光
夜晚,窗台上晾着阳光
不论白天还是夜晚
一盏灯,始终亮着

如一张嘴,在你身后
不停地嘀咕。像在提醒
又像在告诫。声音模糊
窗的牙齿掉了很多

是窗跟着你,还是你
背着窗,在时光的钢丝上行走
窗拣拾你的足迹
慢慢地消瘦

玻璃在风中碎了
窗只剩一个方型的框
你把自己贴上去
竟是一幅完整的窗花!

情人节

月亮死于非命,谁在暴怒中
扣动扳机?红色的月光跌落
一个站成标本的女人
在眺望中成为神话,在神话中
成为一道虚幻的风景

谁会把玫瑰种在心灵的小径
谁能挽着心爱的人走进落日
这样的年代,女人们处心积虑
男人们闪烁其词,爱情如落叶
在生病的风中传来传去

在誓言里背弃誓言,花落遍地
含泪的葬花人终身不嫁
她爱着自己。冷寂的夜晚
自渎的风暴从血液中涌来
她用生命撞向厚厚的灰尘
一粒黄金就能击落爱情
这样的年代,草丛里躺着
生锈的灵魂。多少肉体合拢又分开
二月十四日的疯狂和虚伪
比愚人节更像愚人节!

树桩

把树桩劈开
一块扔进灶膛
一块留在屋角
过另一个冬天

留下的树块
在等待中潮湿
几朵灰黑的小菌
诅咒漫长的时间

你是一个健忘的人
在另一个冬天
你把新的树桩劈开
又把一块留在屋角

两块树桩
便开始密谋
夺去你的斧头
把你劈成两半!

弃船

沙滩上,一只船
如一声多余的号子
在日光的炙烤中
慢慢蒸发

船板裂口
是船缄默多年之后
心血来潮
想说点什么

还是死去的水鸟
突然睁开眼睛
把卡在喉管的鱼刺
吐出。或者

装在船里的大江
止不住汹涌
在你凝视的一瞬
要奔腾而出?

给爱情开一个小小的窗

给爱情开一个小小的窗
给一些雨水,给一些阳光
甚至给一些必要的病
以及一张月光草写的药方
让爱情与在地连在一起
青草起伏,涌向天际
让爱情与河流连在一起
水流淙淙,奔入海洋
把爱情与花朵,蜻蜒,飞鸟和云朵
连在一起;甚至还要连接必要的雷霆
闪电,冷雪和黑霜。给爱情一些幻想
给爱情一些忧伤;甚至还要给爱情
一些必要的刀,哭泣,心悸和嚎叫
——请给爱情开一个小小的窗!

刀是你的纤纤葱指

刀是你的纤纤葱指
刀是你的美,你的骄傲。刀甚至是你
灵魂的床。那么多血
那么多甜蜜的呻吟,那么多撕心的哀嚎
那么多幸福从四面八方涌来
那么多刀把你围绕
你所向披靡的美丽
能否把它们全部锈掉?

再次点亮的灯

再次点亮的灯,会不会再次熄灭
把夜晚打扫干净,我小心翼翼
向你握着的茶杯掺水
但还是滴了一滴在你手背
滚烫的一滴,如一个火炭
不,它甚至更像一个恶梦
你惊慌的样子抖落你全部的美丽
为什么手还是颤栗,难道这么多年
结在茧巴里的不是忧郁
而是月光,在今夜要奔涌而出
或者是过分的小心翼翼
会变成粗枝大叶?把茶杯的碎片扫净
我轻轻抚着你烫红的手背
为何你却把脸转过去
让外面的雨破窗而入,你是想让雨
把灯淋熄,还是想让雨
清凉一下我由来已久的胆怯?

他躺下的时候你来了

他躺下的时候你来了
一只鸟的悲哀是天空的痛
他躺下去了,心中的你还站着
一朵香气袭人的花
把春天留住。泪痕淡淡
忧愁淡淡,回忆却浓浓的
一杯一生无法品味的醇酒
他躺下去了一切并没有结束
你转身的时候,起伏的青草翻身坐起
已把你渐小渐远的背影
雨水一样传入他睁着的眼瞳!

轻轻撩开夕阳的窗帘

轻轻撩开夕阳的窗帘
夕光涌流,为我们走过的山脉与河流
加冕。把手伸给我
让我们一起跨过时间的门槛
牵你寻找一生,此刻才知寻找的一切
就在身边。把手伸给我
让我们一起安静下来
两片同时落地的叶子紧挨着
让浊泪粘连成一片。她飞了起来
把至真至纯的光芒反向人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