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川 ⊙ 刀锋上的血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坚硬的血》第三辑:命运之窗

◎野川







哑 钟

谁把叶子从树的世界挤出
风在吹,风的内部没有骨头
突然飞临的鸟停在树枝的光秃里
翅膀轻轻合拢,一个梦境结束
叶子掉下来,略微舒展的隙缝
刚好安置鸟的沉睡和我的悲伤
树在风中前进,纵横交错的根
从大地深处扯出,又插入大地
每走一步,沧桑就裂一个口
河水从口中流出来,绕过远山消匿于苍茫
河水上面的阳光焚我为一截梦想
一步就是百年,树在风中前进
如我缓缓移动的灵魂。谁把叶子挤出
那紧贴大地的最后一舞让大地颤抖
世界慌乱地撑开黑伞,把泥土咀嚼落叶的声音
遮盖。鸟在伞外,看叶子纷落
始终缄默如一只割去声音的钟!

透明的孩子

一个孩子从我灵魂里醒来
陌生的孩子,眼睛澄亮,透明的身子
立在夜晚和白昼之间,记忆和憧憬之间
一个世界与另一个世界之间
这不是间隔,而是一座桥,把时光连接
人来人往,鸟来鸟去,一座透明的桥
让日子突然漫长。坚持不住的露珠
黯然破碎,清纯是美好的也是短暂的
当黎明启开黑色匣子,谁能坚持自己
不坠入色彩和阴影?这陌生的孩子
透明的身子里却长满黑色的反骨
颠倒乾坤,戏月弄日,指天说地
从春天的绿叶上指证冬天的白霜
从忠贞的誓言里赶出诺言的红鸟
从幸福的花园中逮住忧郁的黑蝶……
让透明的一切混浊,混浊的一切透明
让世界头昏脑胀,惊慌,无奈,恐惧
世界绞尽脑汁,荆棘,沼泽,陷阱
哦,陌生的孩子,你为何把我蔑视
在这个世界,我已流了太多的血
颤抖的手接不住一片细小的落叶
却要提着盛满苦难和梦想的水桶
走进三月的菜地。我心中未完成的只有一首诗
那是为你而写。而你还是弃我而去
透明的陌生的孩子,当你醒来
当你把世界的另一面翻转过来
我真的看见了真理,在乌云中闪现
更多的人把头埋在泥土和水泥之中
找寻命中的金粒。你知道吗?透明的孩子
暗处的杀手早圈住你小小的眉心!

坚硬的血

瞧,那缓缓上升的是什么
雨后的天空彩虹横贯,山与山对视
河与河抱拥,鸟与鸟交谈
洗去阴影的大地上,是什么缓慢上升
带动大地上面的一切和下面的一切
让大地穿越自己,心千疮百孔
灿烂的血滴在风中破碎。咬在牙间的痛苦
如一粒钢珠,这大地提炼的精华
穿透过时光的墙壁。哦,一种足音
在痛苦中响起,是一滴泪水的承诺
还是一片雪花的誓言?这遍体鳞伤的人
深陷往事的刀阵,谁能唤醒他
谁能解开他痴迷的自闭?大地在上升
纹丝不动的人,事物的根须从灵魂抽走
他将忘记自己,又想在忘记自己中
把自己等回!他正一滴滴融化
谁会收藏这些血,殷红的坚硬的血
起伏,汹涌,发出悲怆的轰鸣
大地上忙碌的人们啊,彩虹一闪而逝
山与山相背,河与河分离,鸟与鸟仇视
太阳把阴影移来移去,谁会想起一个人
在夜晚,深处的轰鸣,如一个惊雷
滚出来,谁会迎上前去,在雷击之中
变为一把锋利而执着的锄头?

蓝雾

谁把雾运来?秋天的早晨
一群鸟影疾疾飞出我的眺望,我只看见
拖后的那只,在雾气中吐着雾气
雾气很浓,城市的高楼、铁塔和钟楼
显得隐约。雾是蓝色的,蓝色的雾
如秋天的旗帜,在微凉的风中飞动
谁将在雾气中回来,谁将在雾气中远离
只为一个秋?近邻的河滩上果园凋敝
水果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呻吟
我看见一群人追着一辆客满的公车
怀中的水果滚落一地,又折身拣拾
遗于水洼的那个苹果,让一群乞丐学会斗争
我在七楼的窗前,在蓝色的雾中
不,如果你抬头,就会发现我也是雾
把阳光挡住,让整个城市显得隐约
蓝色的雾蒙蔽着我,也蒙蔽着城市
忙碌的人群、商店、车辆、厂房和时间
秋天的早晨是充满蒙蔽的早晨
秋天的早晨是隐约宁静的早晨
爱情和凶杀在蓝色的雾中悄悄地进行
颂辞和挽歌在蓝色的雾中悄悄地升起
悄悄地,不惊动那些缓缓飘落的树叶
而心悸的城市却把地震的预感传给我
以及正在完成的诗歌,此刻的钟楼
正在报时,我看了看心中的表,我比城市
快了三分钟,哦,只有三分钟
我是否可以最快的速度远离?

深渊

谁的叹息攀援而上?风很苍凉
吹过丛生的树林。一只鸟飞进又飞出
用了千年时光,不,那鸟根本没有抵达
从呆滞的鸟眼我看到飞翔的悲伤
比风更苍凉的是我的心境,独临深渊
我被一种阴冷的气息围绕:破碎的岩石
腐朽的树根,折断的白骨,乌鸦的悲唱
我多么失败:上帝一腿踢我出门
心灵的青瘀多年不散,因由失手打碎一只杯
世界一推把我抛弃,身上的伤疤越堆越厚
因由失语误伤一只蝶。我已交出了春天
交出了歌唱,交出了命中注定拥有的一切
我已两手空空,没有过去,没有未来
没有后退一步的可能,没有前跨一步的勇气
我多么失败!停滞在深渊的边缘
风在身后改向,雨在头顶拐弯
谁也不靠近我。哦,我多么失败
只能听见一声叹息从深渊攀援而上
慢慢爬向我,如一只断脚的蜗牛
这是谁的垂怜?让我保持跌入深渊的幻想
看一只鸟飞进又飞出,无数的千年闪过
那声低沉的叹息,已越来越弱!

决斗之前

谁在我的内心整修草坪
剪断的草在风中飘飞,让阳光起伏
一座座山平了,一道道谷平了
我戴着面具,坐在白色的躺椅上
把一只飞鸟望远,望近,又望远

一种从没有过的光滑让我恐惧
被打磨的石头在旋转。我不认识我
只记得在草坪上打滚的小孩子
一身脏污,眼睛却亮得吓人
把彩色的风筝,赶出天空的乌云

你的到来是你的事。可究竟是谁
在整修我内心的草坪?四溅的血滴
让我仇恨春天,并在思想的谷底
把刀暗藏,一一掐算着决斗的日子
虽然,我注定不是你的对手
平坦的绿色的草坪在我内心
已不属于我,她是最后的战场!来吧
时光慢慢流失,眼睛慢慢关闭
心已离开我的爱人,我无牵无挂
戴着面具,坐在白色的躺椅上

独行

谁让我看见灯又把灯吹灭
血液升高又落下,跌伤的灵魂
为何仍含着感激。在夜晚
我苦苦地独行,不知走向何方

很多事物穿心而过
比箭还快,来不及回头就消失踪影
熄灭的灯何时才能再亮
让我看清脚下的路
是通向地狱还是通向天堂

拥有一整个夜晚
我就是夜晚的心脏,不停地跳动
夜色散尽,你就能看见我
托着太阳,在天空飞翔

逃离三月

三月让我迷失,把自己深埋
在一朵花里,我的眼睛
如两个轻飘的红色气球在寻找
香气中酥软的骨头,一节节断掉
谁能拯救我沉沦的鸟

青草刺穿皮肤,细雨滴入心脏
血液的火堆在夜晚燃烧
我手中的酒壶宁静得可怕
端坐花蕊,死亡的阴影
已从我的左脸移向右脸

苦难的诗歌在呻吟,在咆哮:
三月,我不属于你,我要离去!
最先杀出的是一滴血
洞穿三月,震碎马群的梦境
一根响鞭,抽在我的心上

逃离三月!我把自己叫醒
一刀斩断流水,无牵无挂
从容地走向乱石嶙峋的山道
鸟飞在头顶,心系在鸟上
一路血滴,站成不朽的诗行

让我平静

让我平静。手垂向火焰
血液的火星在夜空定格
照亮走过的或没走过的道路
照亮消失的或没消失的青草
石头、花朵和果实。我倾听
最后琴弦最后的脆响
停住了飞鸟,把喧哗的世界
逼入一块缄默不语的青铜

巨大的钟在高楼的云朵之上撒下
无数花环般的句号
我看见很多事物在句号中倒下
无声无息,平和或扭曲的表情
固定在夜色表面,比马蹄更深
比血液更红,一场大雪
把世界变成一张洁白的纸

远处是冰块下河水的歌唱
近处是雪意中婴孩的哭泣
寒风传送着她们,在城市与乡村之间
我站成一棵光秃的树
把她们留在年轮之中
这冬天幸存的种籽,饱含梦想
从枯枝上伸出小小的手
编织春天灿烂的衣衫

让我平静!把刀割的呻吟
吞进心里。我必须保存体内的阳光
保存种籽的梦想。在冬天
我独立旷野,站成一种开始
让道路从脚下伸进远方
让青草、石头、花朵和果实
重新出现在道路上,更换琴弦
含泪为生命的火焰歌——唱

真实

谁抛弃的真实?从草丛抬头
我多像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
两眼深潭,清澈,映满消失已久的
星子。人们从我身旁经过
脸黑黑的,身体如被掏空的瓦罐
没有镜子,背上泛滥的咒语
如彩色的云霞,他们无法看见
风吹响他们,像在召唤失散的兄弟
哦,这些可怜的无梦的人们
只能给我裹着草叶的烟蒂
哦,可怜的我,可怜的谁的真实
缩回草丛,默默地饥饿

生活

金鱼在缸里欢愉地游着
我在缸外默默地看着
房子围住我。房子外的草坪里
谁正在记录着我的一举一动
哦,生活!我得到的和失去的
究竟是谁的?当秋天来临
我多像一个二传手,苹果从手中
一只只远去,剩下一片叶子
黄黄的,又被追来的风抢走
如同金鱼的死亡,我逃出房子
一个陌生人突然喊出我的名字
声音甜甜的,如一剂迷药

我对自己说

小小的鸟从我身边
一闪而过,不沾尘土
远处的树枝上
鸟和果实一起泛红

小小的鸟闪过我
那一瞬,我的血液猛涨
手臂张开,凝在空中

我背负了太多东西
每走一走,足迹都像伤口
被雨水注满
又被时间消逝

很多的鸟都飞远了
路的尽头,众灵的合唱
已升起满天曙色
打碎那些奢侈吧
我对自己说

倾听

在石头面前
我必须静下心来
熄灭火,默默倾听

走了很远的路
我疲惫了。我已不知
我究竟在走向哪里

石头坐在水边
无声地唱歌。它的身子
穿着青苔和宁静
谁能说它是死的
风雨在石头上碎落

我必须静下心来
默默倾听石头的歌唱
大悲大喜之后
净水一般的声音

一颗星星出现了
在远方,也在我心里

漩涡

谁的手让流水旋转
时光的漩涡,多少树叶掉入
又在不远处浮上来,静静远去
你感到绿的惨淡、力的丧失
也感到灵魂的纯净和飞翔

面对漩涡,多少人绕了过去
而你喜欢走直路。掉入漩涡
在旋转中上升或下沉
漩涡总把一个梦交给你
疼痛的梦,也是幸福的梦
一生伴你在水面漂泊

这注定了你是孤独的
在人群之外,一个人为梦坚守
直到死去,灵魂旋转着上升
直到人们把你命名为星
或许,把你彻彻底底地忘记

那梦,依然含在你的心中
如一盏灯照亮前面的路
通向纯净之路,缀满启示的露珠
你在露珠的歌唱中缓缓飞翔

残墙

我所面对的是一堵残墙
不知何时筑起,更不知何时倒下
此刻,它千疮百孔的身子
挡住了我去春天的路

我可以轻易把它推倒
但很害怕。当我的目光
从残墙扫过的时候
总感到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动

我掐灭了去春天的念头
开始真正面对它。我揣想
与这堵墙有关的人和事
我被自己天才的想象感动

在这堵墙前我沉迷很久
我想抚摸它,如抚摸自己
未来的肌肤。并奢望自己
站成残墙时,也有一个人

像这样面对我,想象我
在假想之中为我流一滴泪
但我的手还未伸出,残墙就倒了
里面蹦出三只蟑螂,一只老鼠!

珍惜泪水

有人在暗处,嘴如鲜花
花中歌者双眼大睁
窥视这情感之血
夜晚,石头说话
石头有谁坐过
石头被泪洗成怀念

闭上眼睛吧!理解泪水的
只有你自己。风雨中
幸存的葡萄,只有尝过风雨的人
才能嚼出真正的滋味

秋已远去,河水结冰
只有你的泪润泽你
北风吹干的梦
你的心跳振动雪被下的种子
冲破日益坚硬的顽石
珍惜泪水,泪水中
有血有花有蝉鸣
你的钻石在泪之深处
以光芒罩你
泅渡无岸的夜色和忧伤

夜晚·门

夜晚向一盏灯集中
我们却散开,躲进各自的梦
风在窗户之间踱步
思考如何冲破厚厚的玻璃

被集中的夜晚是一星亮
在高处,这是通向黎明的门
夜莺的鸣叫穿过去了
身体却被挡在外面

梦从门中滑进来
谁在外面向一只漏斗掺水?
瞧,那汲水的姿态千变万化
青草却只向上生长

风吹草低,谁最先起身
向那星亮扑去?如一只飞蛾
翅膀拍着孤独和忧伤
眼中却含着一颗太阳

留下那屋子的黑暗
留下风,拼命地拍打玻璃
谁被集中了的夜晚击中?
血如露珠,在叶尖颤动

在季节里穿行

穿过鸟的飞翔和鸣唱
我走进季节深处的水井
一些干净的脸影映着青苔
与我的脸影重叠,忧伤的心
一瞬之间裹满阳光

在季节里穿行,一把刀
把灵魂削成一颗子弹
击中我的身子和梦想
那些碎片融化的泥土泛着血色
在秋天站起,成为阻挡风雨的墙

只剩下沧桑和一粒种子
走过季节,我安静地坐在井边
看雪花纷飞,把失散的东西
带回心灵。而太阳点燃心中的灯
一只飞鸟变成灵魂的导向



从中午扑向黄昏。
一整个下午,
我面对草地和死亡。

俯冲的轨迹上,
太阳在坠落。
一只野兔的挣扎,
缀满黄金的悼词。

高高在上的鹰,
比夜晚更黑,
比太阳更亮。
你的平静多像月光,
女人温柔的手掌。

注视着我,
我为何没有恐惧和怨恨?
一朵高飞的黑玫瑰,
把爱情深藏。

来吧,我的鹰,
我用一生的血等你。
在这块草地上,
我梦见自己的翅膀。

让我静静地睡一会儿

让我静静地睡一会儿。暮色苍茫
一只飞蛾扑到了灯。我怀中的河水
已荡在路上。那些疯长的草、石头和野花
那些填平的水洼……让我静静地睡一会儿
不回忆,也不憧憬。如一个失去记忆的人
突然醒在白雪皑皑的荒野

让我成为雾,成为一个句号
或者一个圆,接近太阳、地球和月亮
让公转停止,让我自转。不论上升
还是下沉,让我静静地睡一会儿
让草、野花和石头高过我
让填平的水洼高过我。让世界把我遗忘
我和虫子呆在一起,直到天亮……

我是你的马

我是你的马,你的草原
你的奔驰。我是你的泪,你的眼睛
你的悲伤。我是你的笑,你的嘴角
你的幸福……当雪又一次飘下
我是你的刀,你的凶手
你的残暴。我是你的泉,你的甘甜
你的慈祥。我是你的血,你的忏悔
你的良知……当雪又一次飘下

而你是我的什么呢?一缕幻想
一朵花体下坠花香上升的小花
或者一个梦,让我从诞生做到死亡!

在树下

只有在树下
我才发现自己的心
其实并不太高
我只想摸一摸树叶
把手掌染绿
视野内外
鸟飞过来,又飞过去
羽毛就这么落下来
把我举起的手
压回原来的位置
要完成一个心愿
其实都不那么容易
我刚刚捉住一颗露珠
它就立即破碎

自己

其实最高的山是自己的心灵
谁也无法爬上去。你瞧
谁能真正坐在自己心中
与爱人交谈,或缄默无声

对镜,我们其实是在看别人的脸
在别人的心上走来走去
当人群中有人突然唤你时
那声音,比你唤自己还动听

试试唤一声自己的名字吧
你就会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阳光
照耀着你,还有一种难言的感受
使你用左手握紧自己的右手

沙滩及其它

江水如镜,把黄金的光芒
反向天空。千疮百孔沙滩上
一根无帆的桅杆测量着
由来已久的苦难。水鸟之眼大睁
在恶梦的边缘一次次昏阙

如一只巨大的蝙蝠,沙滩把沙
堆进人们的梦境。一座山
在无休止的翻越中越堆越高
没有花,没有树叶,甚至没有枯草
掩盖那些龟裂的眼瞳……

独坐江岸,谁的长钩垂入人群
黄金的幻铒闪烁。而上帝的桌面
丰盛的晚宴已经开始
人们狂饮自己的血,难道只是
为了让灵魂变得更加细嫩?

内在的黄昏

太阳摇摇欲坠,如熟透的果子
风中的手指甲很长。一只倦鸟停在屋脊上
一盏细小的灯,等夜晚点亮
河滩上的足迹慢慢暗下来
潮水退去,几条小鱼在沙中翻腾
是什么要从体内涌出?把灵魂里的记号
整理一遍,一群人沿家的方向疾跑
风很锋利, 肉体被草丛蚕食
一群人变成一束光,从暗处的电筒射出
在一座山上晃来荡去。虫鸣从山腰
滚下来,如尖锐而疼痛的石头
在大地上堆成另一种山
被夕光镀亮。风中的长指甲
抠入摇摇欲坠的太阳,血如喷泉
青草一瞬就高过夜晚的头顶!

乌鸦追上来

从车镜的反光里我看见乌鸦
沉默的乌鸦,在飞翔中更加沉默
时间和树一晃而过,两旁的山脉和田畴
显得隐约。乌鸦不在乎这些
它追着这辆车,如命运追着我的迷离
翅膀把树叶、灰尘和阳光掀翻在地
我感到它眼中的闪电,牙中的利刀
后背如一块冰。司机和身边的女人在调笑
一股肉味淡淡地飘。我咬牙切齿
又不得不平静。心变成一只硕大的拳头
在胸腔里捶打。不敢得罪这可恶的司机
我怕车突然停下,乌鸦破窗而入
把我揪住。我真的害怕车油用尽
在一个荒芜的山垭,和乌鸦面对
从它眼中读出怜悯、无奈和残忍
把车窗关死,我想平静地睡一会儿
满车的人突然盯住我,一脸愠色:
妈的,这鬼天气,怎么这样热!

大雨之前

大雨之前,一片叶子被闷热拷问
风的方向泄露,便蔫垂了
仿佛一个少年突然大病
苍白的脸,耷拉的头,失神的眼睛
听不清楚的胡话……大雨之前
一只鸟剔着多余的羽毛
在锐石上站着,鸟的嘴里
含着一颗雷,鸟在寻找合适的位置
看慌乱的人在雷炸中更加慌乱
鸟想疯狂地笑一回……大雨之前
一粒玉米吃着一只蚂蚁
比蜗牛还慢的蚂蚁,从低到高
从小到更小,最后只剩一幅骨架
在自己的血中倒向板结的泥土
没一丝响声……大雨之前
一群烦燥的人东奔西跑
忘记了放伞的地方,搜空身体
只有一顶破旧的斗笠,隙缝间
流出灰尘和虫子的尸体。戴上斗笠
暮色比雨来得更快……哦,大雨之前!

秋天的小径

草嘴关不住风,一种苍茫
从牙的缺口弥漫开去
碰上树干的,叶子一样落下
清晰的脉管里血液凝固

不同的香气在小径赛跑
从一颗心,拐向另一颗心
被石头绊倒的坐在旁边
轻叹一声,化为泥土

一群人和另一群人擦肩而过
点头,握手,抱头痛哭
或一脸漠然。脚印留在小径
被绵绵秋雨揉成一座山

而秋天的小径弯曲着
如一只蚯蚓,不,它更像诱饵
被谁从天空垂下
让灵魂上钩,义无反顾!

睡眠内外

黑色长裙在地板上拖动
幽暗的光,叫醒一群飞蛾
风把尸体从窗口掷出
砸中一只蟋蟀,疼痛的鸣叫
与鸣叫的疼痛融合为露
在叶尖晶莹,颤抖。这是睡眠之外的事
睡眠之内,夜晚比月亮更像月亮
她变幻着,如一张少女的脸
爱情的粉刺如含苞的花朵
轻轻一挤,怨恨一滚而出
一粒铁砂嵌在回忆的心壁上
终生难忘的痣,与命运有关……
从恶梦醒来,一个人看见夜晚
与黎明勾肩搭背,坐在餐桌上
边吃边谈。那是他全部经历
鲜嫩,香醇,一地骨头呻吟着
依稀喊着他的名字。闭上眼睛
窗外的雨飘入他的内心
潮湿的气流在身体里涌动
树渐渐腐朽,长出几朵黑色的小菌!

风或者其它

风在风中找风
它的指甲,坚硬而锋利
老枝流出的血
掀翻了一座山

那么多时光,那么多血
那么多幸福和痛苦
一瞬就把你淹没
浮出的叶子,托起露珠

一只蜻蜓把阳光运来
一朵花开亮天空
命运的背影显现
乌鸦隐匿缄默之中

风在风中找风
谁的灵魂,被风剖开
树根如剑铮鸣而出
让风千疮百孔!

三匹马

一匹马淌水去了对岸
一匹马乘风去了森林
一匹马牵着去了集市
同一个早晨,不同的命运!

三匹马,三个方向
漫漫大道上尘土飞扬
他们会越来越远
还是会越来越近?

没有那么高的山顶
可以放置我的眺望
我只能从幻想之中
揣度三匹马的境遇

对岸太宽黄沙浩荡
森林太大凶兽出没
集市太吵陷阱密布
三匹马,同一种困境!

一个偶然的黄昏
我看见一个人肩扛三张马皮
在天空中一闪
我竟出奇地平静

与刀有关的诗句

1
牙齿又掉了几颗
我的刀
你不会怪我吧!

把啃不动的岁月
丢给你
如把吃光肉的骨头
扔给一只饿狗

不要怪我啊,刀
你关不住风的牙缝
发出的声音
比你自身还锋利

穿过我的心
一大片青草倒下
空荡的原野
只有一块正在风化的石头

2
“快刺他一刀
我要去黎明,看太阳升起
晶莹的露珠
亮到极点破碎。”

夜深人静
我总听见灵魂里
有什么重复同一句话
声音如一根针

终于咯了一口血
像那滴跌在水泥地上的雨
在胃折筋裂中
咯出一朵小花
“再刺他一刀
要快,要狠,要准”

3
明天来看我吧
我的刀
在你还没被拣拾的人
刺入另一颗心

明天来看我吧
这个愿望
久治不愈的伤口
对我说了很久

现在说出来
是因为我听见另一把刀
正刺向我
而且比你更精确!
4
从一块钱
回到另一块钱
一路的咆哮
一路的血

现在平息了
砍开的一切
早已经合拢
只是有一点点错位

蹲在屋角
你锈得特别快
是砍开的东西复仇
还是你想尽快烂掉自己?

合上眼帘

合上眼帘,一个世界展开
阳光。绿水。一只鸟与一朵花的呢哝
他与世界的真实挨在一起了
心不再跳,血不再流。他丧失了语言
不,他本身就是语言。如那些石头
被大地紧紧搂在怀中
无所谓风,无所谓雨,无所谓白天
和夜晚,也无所谓自己在雕刀下的模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