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川 ⊙ 刀锋上的血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天堂的金菊》第四辑:流逝伤情

◎野川






砂 葬

把砂一粒一粒寄给你
时光磨细的砂,暗含碎金
看不见飞鸟的日子
你怎样用泪淘洗

在一个漩涡里相爱
两片树叶怎样才能重叠?
绿在旋转中散失
两种枯萎合在一起
难道也是一个春天

隔开我们的只有时间
穿过时间的只有砂
遍布河床,我的一生
也不能把它全部寄给你
永远的残缺,使爱情完整

如一个无法企及的美梦
我只能把砂寄给你
告诉我:我究竟是走近
还是远离?如果从你那边
再也看不到黄金的光芒
寄给你的砂就是我的坟

雨水·钻石

你不相信我爱的是你
开窗之时,你用手掩住
美丽的眼睛。这时一群鸟
正从屋前低低地飞过
你没看见。你不相信
我会逮住飞翔的鸟鸣

其实这一切并不重要
我摊开白纸,让你写字
你写了些我不懂的句子
随后扯下,丢进我的梦
并对我说,天要下雨
我给了你我惟一的伞

果然下雨了。你的足迹
被雨水洗去。从雨中回来
你却端坐在我的屋里
我发上的雨水滴了一地
我笑着说,那是钻石

爱情的水晶

我该怎样收藏那些
破碎的水晶,满地的莹光
永远睁着红鸟的眼睛
刺入心灵的针,怎样
才能拔出,还给火焰

走远的并不是爱情
爱情是一块石头
从一只手传到另一只手
哪一只手温暖
她就在哪里停留
却在我的手上炸开
爱情啊!我是太冷
还是太热?握不住你
也不能把你传到另一只
伸出已久的手上

破碎!多么美丽的水晶
在我的手上破碎
我不能用血把她粘好
我只能用血把她埋掉

无题

擦肩而过的一瞬
谁也没留意
今晚的圆月亮
留意到圆月亮时
却再没有
擦肩而过的一瞬

人生有很多
这样的时刻
因为寻找
我们总盯住地面
自己留下的脚印

回首

回首望你之时
你也回首
为何你总认为
我望的不是你
而是你身后的人流

当你走在我的前面
为何你又不回首
难道前面没人
回首望你,或者
你已不能回首

在长长的雨季
我把湿湿的心
放在你的足迹里
如沉默的石头

苹果

整整一个下午
我都在削一个苹果
芳香四处弥漫
缕缕入心
都是难言的疼痛

我不知苹果会变成什么模样
我默默地削着
感到每削一刀
都有一双眼睛睁开
如两个伤口

我在尖锐的注视中
削着苹果
我听不见苹果的呻吟
只感到自己正在缩小

和苹果一样
将露出最真的部份
整整一个下午
我都被一把刀削着
我不知我将剩下什么
坐在阳光里
我和苹果一起沉默

停留在一颗泪中

三月从指尖慢慢离去
尽头一遍空白
当我忘记让你看什么时
一片绿叶开始哭泣

花落的过程
很美丽也很令人伤心
你在这个过程中离去
花瓣掩埋足迹

停留在三月
如停留在一颗泪中
一句未说出的话
一生都含在口里

那是三月

最先感到疼痛
那是三月
花朵们簇拥我一天后
便默默凋谢
我竟没有流泪

那些花朵总在我梦中闪现
我坐在花朵的内心
哭了很久
直到被泪水淹没

最先学会珍惜
那是三月
我把涂黑的纸船
放进流水
我竟没有说话

那条纸船总在我血中漂泊
我坐在纸船的舷边
说了很久
直到被夜色笼罩

最先保持沉默
那是三月
我想唱歌的时候
才发现
那根脆弱的弦已断

爱情·利剑

我看见瓦罐更深的破碎
散流的水,浮起我的影子
薄薄一层黑霜,火焰不能融化
它向西飘去,谁站在上面
穿一身云朵,洒满天花雨

爱情也无法缝补的伤口
轻轻合拢。如我说完最后的话
轻轻闭上嘴唇。可怕的沉默
从此在一块冷铁之中
铸一把利剑,等谁抽出?

来吧!我热爱的敌人
我以利剑赠你,并在水中与你决斗
打败我!打败我
如我曾经打败你一样
毫不手软,又满含深情

雨季·最轻的笑

雨季。记忆在山坡蠕动
青草地上,只有一个日子
所有笑中最轻的笑
他发现就成永恒
最轻的笑是一个迷惘的背影

沿苦难提示的小路
认识你的足迹和幽香
认识你目光驻足的每一张叶片
他相信你照脸的镜子
会看见他

就这样他来到你门前
门上贴着你的生活
他默默掏出最轻的笑
挂在门上,悄然离去

情绪(之一)

你深邃的笑
是眼睛拧出的一根红绳
中间打一个黑色的结
天气在结上变幻

没有泪在树叶上滚动
依旧很湿
依旧让人感动地忘却归路
季节经常拐弯 在你小指下
一个人的影子如弓
拉一曲梦幻

望见你笑我真正的想哭
周遭美丽的洞穴
如你细白的牙缝
挤出牙膏般的文字
清洗我的思绪

面对酒瓶和爱情而坐
一个人酩酊大醉
一个人不知所措

情绪(之二)

我突然想到该分离了
手呈落花的姿势
在春天与忧伤中摆动

门敞了许多年
阳光给门槛镀上故事
足音响了又匆匆消逝
夜色与冬深化我的背景

我真的想到该分离了
我似乎已习惯午夜的钟声
均匀地切割失眠与静思
而你美丽的到来
真的让我感到自己
正被不习惯震动和伤害

门敞开这么多年
我一直认为我在等你
今天我才发现
这么多年我只是在完善自己
又破坏自己

沉默的圆

我们谁也不说话
享受沉默的姿势和幽香
打开窗子便打开世界之门
星星在月光湖的涟纹轻荡
梦 正款款走进浓荫

就这么坐成一轮太阳
心事塞进夜的牙缝吱吱作响

我们什么也没说
都听到各自的心海上
鸥群流血的翅膀和风暴
沉默是多么甜蜜的夹心糖
含在我们嘴里
如时间手中的月钩
安详地钩起世人的静谧

就这么圆成一个故事吧
开始是黄昏结局是黎明
中间是夜和沉默
四周是阳光
珍藏于我们美丽的贝壳
挂在颈脖 如钥匙
走进黎明和下一个夜



一条鱼
从我的脚踝游向你

世俗蹭在岸边
垂钓
铒料很香

鱼没有上钩
鱼有心事了
鱼梦见春天和阳光
墙边的蔷薇开了

鱼不是你鱼不是我
鱼也非你我之外

河水干涸了
鱼也不见了
老时才知
鱼在我们血液里游动

茶杯

我在很远的地方看你
如吊壶 青雾缕缕
一些忧伤的云片
遮住天空 而太阳
已远赴约会

眼睛泡在你的心里
暗香使我渐变一朵黑花
开在夜的胸前 季节与人
常常错过 那一场雪
至今覆盖我的森林和思想

每天都在品茶
同你保持一个吻的栅栏
味觉重复屋脊鸽子的话
太阳会回来的 电视却预告
明天又是雨季

舞厅·雪日·雨季

彩灯的朦胧里我们很抽象
目光越过陌生的肩膀 回味
一个雨夜楼梯拐弯处的梦

误点的列车冒着喟叹的黑烟
驶出美丽的夜景
一个人站在树的影子里
异化为一只没有天空的红头鸟
那一夜 天空飘着雪

人们没有想到的事情
时刻在一种晕眩中发生
你的目光再次穿过舞步
一张网罩住我的灵魂

我们都忘记了自己 一杯咖啡
伸进两支细管 品尝错误
我们都没说什么 只有天空
瞬间下起小雨
树叶重复一个名字于悠远

一双娇美的手握着伞
静立我的背后
又悄然离去 如此

两人车站

车站里有两个人
一个男人
一个女人
他们互不相识
他们都在等一个迟到的约会

天气很冷
他们开始用话取暖
后来他们干脆结伴走了

他们走了不久
车站里又出现了两个人
一个男人
一个女人
天气依旧很冷

怀病的人

怀病的人清晨起来
如鸟,在镜中梳理羽毛
一支歌从露中飞起
草们走向遥远的雨水

一个冬天的病是一张脸
走远的脸,如今是他的天空
他从病中挪出身子
并从身子中抽出生锈的剑

雪花纷飞,在庭院的中心
他挥舞着爱情,两眼含泪
花朵落下,他的足迹里
一个婴孩在阳光中站立

夏夜

一挥纸扇
圆月
掉进池塘

秋香笑了三下
池塘的荷叶
便开始讲故事

猛觉有人拍背
回首不见唐寅

冬天及鸟

鸟的出现不是偶然的
这个冬天,我把痴爱的女人抛弃
又在孤寂中躲入怀念
手在空空的衣袋里,翻来翻去

这时一只鸟出现,不带预兆
它缓缓旋在我的头顶
不鸣叫,更不把羽毛
诗意地落在我散乱的发间

鸟的出现让怀念
多了一些细节。鸟的盘旋
让心越沉越深,在水底
被一些早年的石头擦伤

如春天的消失,鸟的出现
不是偶然的。它在头顶盘旋
如一张转动的老唱片
只有旋律,没有歌词

我究竟在寻找什么
这个冬天,落叶一片片翻过身来
露出一些映着叶脉的泥土
而雪水正从指缝缓缓流逝

习惯

我看见鸟在飞翔
阳光慢慢垂下
一些不曾经历的花瓣
开在不曾经历的地方

阴谋潜伏于路
你踢或绕
然后走进森林
想你女人的皮肤和天气
青藤和树叶包围你
你向后倒入梦

夜色来得很快
你抬头,没有月亮
干脆闭眼回家
摸摸女人的眼泪
嘿!终于找到你了

月地

怀念的白纱铺开
梦中景物生动而朦胧
有声音在月色中苏醒
水声。揉和着泪和雨
从很高的枝头滴落
四周无鸟,你的影子
是月地扭曲的忧伤

水声在你内心盛开
每一朵花都是伤口
美丽的吻痕
如月光中旋转的酒杯
浸着两只红眸
注定这声音
是你一生的栅栏
水声包容的幸福和痛苦

让你真实地感到
你被许多你伤害过的人
深深爱着。风拂树叶
落下很多头发和眼神
月光之泪,凝于草尖
月地之外,有双幽眸
恒久地注视你
你在幽眸里滚动
如一颗泪,垂挂千年

油灯·母亲

在泪水里衰老,青草涌向天边
奔跑的羊群穿过你宽广的内心
留下无数深深的山谷

奶出一座座山,你的头发
便白成山间的云。苍翠的树林里
是你,最先落尽叶子

在诗歌里年轻,母亲啊
你的忍耐和善良是一盏油灯
永照我的头顶

名字

你用不锈钢制的小刀
削你的名字 如削苹果
忽明忽暗的情绪
使我们喑然无语

你把削皮的名字
塞进我的嘴里 高深一笑
引诱我把它吞下
忘记吐出核

一棵树便从我的日子长出
树根伸进每一条血脉
你却不辞而别去了远方
留一个忧伤的秘密

某夜独走一条小巷
恐怖中为保护你的名字
我丢失了自己的名字
从此我无姓无名



你是太阳的投影
永恒地靠近什么
你的路多了反而无路
一条毛毛虫蠕动时
你的眼睛最亮
你没有房子
与我不同
房子并非人人都有

你有的东西我没有
我们互借
月亮太美了
月亮不在水里在路上

你说人就是一种习惯
天天下雨就没雨
伞不能丢 那是天空
伞是什么 你不肯说
你说说了我就会消隐

温习一种芳香

坐在时间的枝头
如苹果,温习一种芳香
鸟鸣清脆地落下
她的嗔语
击中你忧伤的头颅

你在芳香中浮动
如茶叶,慢慢舒展
叶脉清晰,铭刻
她温柔而深刻的手纹

痛苦和幸福的时候
你便静静坐在这里
温习一种芳香
如坐在不可企及的花里
披发向北
沉溺心灵深处的蜃景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