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川 ⊙ 刀锋上的血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天堂的金菊》第三辑:灵之独旅

◎野川




等 风

这些日子
我总坐在门前等风
阳光与皮肤互相穿透
渗出许多情感
模糊我的记忆

我的记忆没有音乐
最后一只鸟飞走
我用眼睛固定了它
它最终成了我的眼睛
这一点我吃惊了很久

坐在门前我不知所措
希望似乎一派冰凉

但我仍坐在那里等风
多么遥远的风哦
幻化成篝火和舞蹈
应着风的召唤
我向往于远方的辽阔

歌唱

向北,风啊
你不能吹倒我的歌唱
秋天的水边,洗衣的妇人
双手染血,家园深处的疼痛
在水面绽开无数浪花

芳香向歌唱聚集
飞鸟向家园聚集
迎面而来的北风啊
你不能吹散眼中的忧郁
也不能吹散屋里的油灯

我不能停止歌唱!
瓦屋上的黑霜,手掌上的干泥
记忆里的夜色,心灵里的伤痕
在秋天的水中一一显现

而磨得发亮的镰刀
充满梦想的眼神,在家园交织
沉默辗过道路和睡眠
长出一望无际的青草

风啊!你要来就来吧
你能吹倒我的身子
你不能吹倒我的歌唱!

坚守

诗已不再时髦
夹在书中送给梦中情人的
不再是枫叶。可你为何
执迷不悟,在一首长诗中
打捞着短暂的爱情

这年代的人活得很实际
很少谈梦,即使在春天
人们也很少关心花的美丽
而是把花摆在店里
向少男少女们出售
只有极少的人躲在角落里
把伤口合拢又切开
痛苦深处,一颗执着的灵魂
守着一片青绿的草场
让思想的马匹不再饥饿

你是其中的一个,瘦弱
贫穷。脸埋在长发之中
心却在刀锋上行走
斑斑血迹在夜晚发光
却只能把自己的孤独照亮

飓风

道路通向遥远的大海
广大的原野上,一棵跋涉的树
年轮的纹身在阳光中闪烁
时间的金子,沧桑中提炼的光
逼退了多少次围困和突袭?

此刻,它已不再镇静
由来已久的预感正快速加深
从远处的云啸它听见飓风
在奔跑,一阵摇晃之后
它用脚趾紧抓粗糙的大地

飓风袭来,草被踩死
石头的坚守开始崩溃
楼房倾倒,鸟的方向错位
哦,飓风袭来!世界的衣衫
和肉体被撕烂,露出骨头
可是沉郁多年的梦想?

此刻,飓风席卷整个原野
这棵树枝断叶残,血的喷泉
多么灿烂!哦,红色的飓风
把树的尸体吹回出发的地方
是什么,正迎着飓风向前?

哦,飓风肆虐!谁的灵魂
抱紧飓风,在广大的原野
翻滚、跳跃、嘶叫?一道光柱
撑住苍天。光柱中蜃景闪现
是飓风的背影,还是树的遗愿?

音乐

窗户消逝在音乐背后
抚琴的少女在音乐之中
失去双手。真正的音乐
是最浓重的夜色
掩盖一切,又明亮一切

把手中的果实交给音乐
是倾听音乐的最好方式
你会看见果实在音乐之中
旋转,成为一道白光
回到你的内心。你将知道
少女的双手就是音乐本身
美丽,深刻,如你的幻想

音乐让心回到家园
让火燃烧。通向秋天的路上
音乐停住鸟的飞翔
把下落之羽固定在空中
洗去血液的风雨和尘土
流水的光芒普照万物

陌生与亲切

总认为自己简单
我们自己编剧本
演自己 又当观众
从上往下看
一株树抽象得省略

汽车撞死一个男人
撞倒一个世界 几秒
水 无边无际
水的浮力太小
牛慢悠悠地吃青草
石头坐成奇迹

太阳照在脸上
知觉稀少
一种藤蔓从脊骨爬上
哭声
优美而苍茫
人们住进房子
留世界给想象
两个相遇了
同时转身
让泥砌墙

一些人在风景区
流连忘返

撒谎

捧太阳在手上
直喊黑暗
而夜色缠床
鼾声柔和 梦
静谧地跳来跳去
嘴巴紧闭
虚幻美丽如呻吟

人们就喜欢这么说
对自己撒个尖锐的谎
湖水平静 但
人的皮肤长出浓黑的毛
绝不是猿

在一段音乐里独坐

漆黑之夜,我们触及美
在一段音乐里独坐
让受伤的心在音乐里
漂泊,这时月光会出现
照亮我们心底的花朵

音乐是一根吸管
插在我们最脆弱的地方
吸去忧烦,注入嫩绿
我们会感到爽心
感到夜色之后布满星子
音乐把秋天带入血液
我们不再为弯路迷惘

在音乐里,生死都很远
我们只觉自己是一个音符
在夜晚跳跃。在露中
洗去尘土,在树叶上闪烁
我们会突然之间无怨无恨
音乐让我们看见永恒之光

告诉我

逝水中闪亮的石头,告诉我
如何保持一生的清净?忙碌于世
喷血的舌头,花中的利刃,飘渺的梦想
这灵魂之外的风雨和夜色撕咬着我
我蒙尘的心,如何才能在荷叶上滚动
如一颗晶露,闪烁太阳的光辉

我伤过很多人,也被很多人伤过
这郁积的怨恨压弯了我一生的目光
如今已变成内心巨大的肿瘤日夜滚动
碾碎了水罐和花朵,而碾不死的青草
总从伤口里伸出手,呼风唤雨
向我仅存少半的生命索要血液

告诉我,人为什么总活在别人的影子里
疼痛却含在自己口中。还有那些梦想
为什么总那样遥远,超过人的生命
你始终如一地沉默着,让我感到一种
死亡的威严和神圣,而你内心的火焰
又烘烤着我,让我停不下飞翔

这也许就是真正的人生!从虚幻到虚幻
我们真实地走着。从清净到清净
我们浊污地活着。哪里才有净水呢
逝水中闪亮的石头,告诉我
我想洗尽怨恨,认认真真地去爱
那些受苦的人、土地、鸟虫、白天和黑夜
我真的想从头再来,清净地走过人生

仰望

风中的头颅,头颅中的铅
仰望呀!铅的光芒
融化山顶多年的积雪
露出梦幻中黑色的太阳

在仰望中沉默,憔悴
灵魂高升,在黄金的高度
九只飞鸟同时展翅
同时抓住我眼中的星星

我从不拒绝高度
头颅四周的寒冷,被铅内的火焰
消散。仰望使我的一生
充满攀越和飞翔,也耗尽
对于天空和深渊的想象


合唱


灵之远游

被一群马追赶,或追赶一群马
都是我心所向。在辽阔的草原
闲适的流浪对衬蓝天白云
苍鹰把心灵逼得无处躲藏

习惯了淡泊总想象壮烈
死去的英雄从内心翻身坐起
想象的马群四面围来
我感到身上布满深深的蹄印

我的手,如今
依然握一管笔。从远游中归来
一张白纸死死地盯住我
而文字和思想已在草原散失

夜听落叶

叶从枝头落下的时候
一颗星子,恰好落入我的眼睛
如某个消逝的人突然出现
呼唤我,以一种平静的光芒

落叶和脆响同时到达地面
到达永远的静寂。那声脆响
远离风,它来自叶的内心
如我的心跳,远离惊慌
来自生命深处的软弱或坚强

夜色淹没了枝头的哭泣
沿我的手臂,直达河流
这个时刻什么都在失去
这个时候什么都在诞生
那些露珠,清纯得让人痛心

不能挽留下落的叶子
我和星光里的人们交谈
从容而淡泊,一切伤口
都会愈合,如落叶
以一声脆响让生命升华
为一缕星光,或一抹朝霞

人过三十

从马背上跌下,才发现
路已走了一半。三十年一闪
而过,跑马观花的我
心中没留住一丝花痕

河水东去,黎明与黄昏
距离日渐缩短。鸟刚飞离枝头
暮色四围,夕阳带走了方向
风中飘飞如血的鸟羽

心与梦想的距离在拉大
血不再汹涌,当春天擦肩而过
迟疑的手,可否逮住
那美丽而狡猾的花尾巴?

总在夜半惊醒,雨的现实
纠缠草的梦境。哦,一天太长
一年又太短!谁能拒绝
鹰的催逼,花的命运?

拾花瓣而行,心反而平静
另一半路上风大雨骤
瞧,我走得多么吃力和缓慢
每走一步,身子都在变轻

穿越季节

无形的手穿过,季节千疮百孔
让我居住。我的脸与风暴贴得很近
泪的破碎折射出的阳光
把深深的伤害和爱抚涂遍灵魂
歌声浮动,尘土飞扬,一匹红色的马
穿过森林,在远方把我死死盯住

我跌断的肋骨在风中闪光
季节明亮。一只静默的苹果的核
把我紧裹。我将和苹果一起从树上
坠到地上,从梦坠到现实
从疼痛的山顶坠到幸福的山谷
远离季节,抚摸时间的露珠

倾听内心的独白,季节的闪电
把婴孩和坟墓同时举过天空,如两只船
在高处漂泊。给我梦
又把梦一一撕碎的风
鼓满船帆,婴孩和坟墓的漂泊
让我的一生充满波峰浪谷

穿过季节,如穿过一场蓄谋已久的灾难
我所剩无几。满是伤痕的眼睛
一只裂缝的杯,盛满至纯的宁静
我的灵魂泡在里面,如一颗大枣
鲜红、饱满,暗藏火焰和雷霆
爱人啊,喝下它,你就拥有我的全部

冬天

掏出心中的石头
一场大雪,把道路覆盖
我洁白的内心
是谁画上一朵素馨梅
又轻轻地擦去了

我感到疼痛
也感到一只红鸟的飞翔
把冬天穿透
阳光静静地洒下来
在伤口中凝聚黄金

来吧!我的爱人或仇人
请把黄金取走
我无牵无挂,和风一起
归隐高高的山林

真实或者虚幻

马从前面奔来
鬃毛上露珠闪烁。马穿我而过
我听见命运之铃
在召集失散的飞鸟

我与马方向相背
虚幻的马,真实的我
在相遇的一刹交换灵魂
又在分开的一瞬互相陌生

马跑得越来越真实
我走得越来越虚幻
不变的是露珠,透亮、干净
灰尘中挂满启示的萤灯

分不清我是马还是马是我
在路的尽头,飞鸟的合唱
托起一张马皮。露珠的星斗闪烁
谁的灵魂已升入空中

失踪

把脸埋进秋天的枯草
梦见虫鸣的灯,挂一条旧路
我倾听着由远而近的足音
从头顶踩过。路的感觉

是一种痛。我托着谁的梦想
坚持倾听,远方的海啸和风暴
把内心的爱情放置于风中
变得旷达,如一只牛皮大鼓

任时光敲打。不敢设想鼓声
会有回音。我只想感受敲打时
内心弹出的力,是怎样把声音
推向远方,把疼痛拉进灵魂
鸟在鼓声中一只只飞来
带失踪的人们,熟悉或陌生
朋友或敌人。从他们的足音
我倾听命运是怎样把我们

分开又连接。在秋天的路途
在失踪的人们从身边走过的时候
谁用虫鸣的灯把我寻找
并在徒劳的寻找中失去自身?

废墟

一只鸟在废墟上漫步
阳光很绿,鸟的羽毛
如疯长的青草,从废墟上擦过
一些小花,风一样开

这是正午,一只鸟突然出现
在废墟上,不知是从远方飞来
还是从废墟的深处跳出
好小的鸟,如一颗黑痣,缓缓移动
那张脸一下子鲜活起来
废墟开始起伏,这凝固的波涛
在鸟的漫步中慢慢融化
它快要汹涌!春天的正午
一只鸟孵化着一片废墟
谁的长堤,已开始崩溃
在波涛之前,谁已离开春天
如一个逃离追踪的人
躲在鸟看不见的地方

秋天·马

一匹马穿过秋天
它要奔向什么地方?
蹄声震落的树叶
覆盖深深的蹄印

如白色的幻象一闪而过
穿透心灵的箭
让你无法静下心来
在一杯酒中安睡

带给你病的马
带给你梦的马
一闪而过,如白色的幻象
牢牢抓住你的忧伤

追赶!你必须这样
远离自己灵魂中的秋天
去追赶。然后跨上马背
和马一起穿越时间

蝴蝶以及其它

春天的早晨,一只蝴蝶
缓缓地飞。从草尖到草尖
她缀花的翅膀轻轻扇动
扫着草叶上的夜色和尘土

清风徐徐,她哼着的谣曲
如透亮的露珠在阳光中闪烁
她扫得多么细致,灵巧的手
轻轻挥动,又不惊醒草叶

清爽而干净,这个早晨
蝴蝶带回我对春天的印象
站在风中,美好的心情
如一个婴儿,从襁褓中醒来

一只蝴蝶缓缓地飞着
我呆呆地望着。这个早晨
持续了很久,直到一个孩子出现
把蝴蝶捉住,夹在书中

永恒的瓦罐

雪在夜色之中融化
只有你,才能听见那种声音
一根锋利的针刺穿灵魂
谁也无法将它抽出来

看透命运的人,此刻
正置身命运的中心,平和的心境
爬满皱纹。这细小的伤痕
不断延伸,使往事变得清晰
残酷,让你不堪回首

面对命运,雪不能逃离融化
它的疼痛是天空的疼痛
你走不出雪,心中珍藏的石子
也将被无孔不入的风掏出

命运就是要让你一无所有!
如一只空空的瓦罐,在宁静中永恒
让那些向罐中掺水的人
灭灭生生,坚持着一个幻梦

琴泉寺听琴

一滴又一滴,晶亮的水珠
从岩缝滴落,敲一架古老的竖琴
天籁的波纹在水面扩散
谁的耳朵倒尽风声雨声,一再前倾
消逝已久的经文呈现一方明镜

琴声悠悠,似袅袅飘散的香烟
熏着粗糙的心。谁能做到六根清净
谁就拥有空,拥有宇宙的一切
哦,究竟怎样才能修得至纯的佛性
从琴声中抬头,一只青鸟哀鸣着坠落

一种逃避,抑或一种归隐
琴泉寺听琴,我始终不能把琴声
从有听到无,只感一滴水的坚硬
把心击出深浅不一的斑点

让伤更痛,远山推得更远
这源源不息的泉水,究竟来自谁
博大的内心和慈善,一滴又一滴
击打着日子的阔叶。琴声悠悠
一层薄雾让生活变得朦胧而不真实
隐约着一种遥不可及的美和宁静

雪·鸟或者幻象

谁把雪运来
一只比梦还小的鸟
睁开眼睛。记忆退下去
一把锈蚀的刀
插在夜晚的背脊

逆风而行,谁的痛苦
越来越坚硬
它要射入另一种痛苦
让幸福变红
让花开遍雪地

清晨在风中颤抖
谁扶住倾斜的灵魂
又突然松手,雪化了
鸟飞了,一个人回到昨天
再也没有出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