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川 ⊙ 刀锋上的血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野川近作选

◎野川





住在顶楼的人

像被什么咬了一口,住在顶楼的人
一只受伤的兽,“嗷”叫一声
从梦中跳出来。太阳冒出山脊
如一个红肿的包,阳光疼痛一样
扫过河流、田野和高低不一的房舍
刮去阴影的日子干净、脆弱而新鲜
住在顶楼的人从镜中把自己找回
残梦、皱纹、香烟熏黄的牙齿
以及一丝刚挺起又蔫下的欲望
慢慢回到他的身体。他用冷水
把自己浸泡,如一片水淋淋的茶叶
在舒展中深吸一口浮尘轻悬的空气
很爽!又把堵在喉中的雾和黑痰
狠狠地咳出来(没有刺和血丝)
更爽!他开始哼歌,满屋找钥匙
公文包、烟和打火机。从楼上冲下来
脚步很重,整座楼房“吱吱”作响
他冲下来,像被什么踢中屁股一样
他冲下来,在最底层突然止住:
他的影子里,黑亮的蚂蚁在爬动
枯黄的树叶在滑翔,一对情侣
从身边经过,斜他一眼,他的内心
一只鸟开始鸣叫,回望一眼顶楼的窗
他迈着大步,挤入迎面而来的风

虚拟的春天

有人指着对面山坡说:春天来了
沿盈满绿汁的手指,我看见一片光秃
陈旧的鹰盘旋着如天空的伤口
吐着灰白的云朵,想把太阳从云朵中
盯出的人们,已把牛羊赶至山脚
吹过他们的风吹乱我泛黄的头发
我在潮湿的往事中找不到断齿的梳子
和清亮的发油。春天真的来了?
我自言自语,摊开纹路混乱的手掌
我想看清门前河流的源头和归宿
却在断裂之处,陷入更深的迷茫
但嫩如婴啼的叫声中我又分明听见花朵
错牙的声音,蝴蝶孕育忧郁的声音
青草穿越时光的声音,还有我
低低喘息的声音……“春天真的来了!”
我独自坐在一块石头的阴影里
像一只睡意朦胧的蚱蜢,盘算着
如何在虚拟的草叶上真实地一跳!


一大片油菜花

我住在一大片油菜花的旁边
从早到晚,一股股浓郁的芳香
沁入肺腑成为我悠长的气息
缓缓吹出,桌上的白纸卷起波浪
一只只斑驳的小船把我的忧郁
运到对面的沙滩,慢慢沉积
水鸟一声尖叫,淘金人翻身坐起
一种蚀骨的淘洗从头到脚
让蒙蔽的光芒胀破沙子的身体
而金黄的油菜花在风中轻摇
如一个梦境,正把蜜蜂召集
每一次蜇刺的疼痛都是一滴蜜
滴入我的伤口,让往事吮吸
我看到远逝的江水正在回流
一尊礁石,突然喊出我的姓名

你还好吗?

很多时候,我都想问一问自己
你还好吗?夜色裹紧身子
勒出的灯光,如血,浇灌窗外
草丛的虫鸣。追我一天的蚊子
已累了,它瘫在渐渐松驰的心上
有吮吸的念头却没有吮吸的力气
我把手从欲望的缝隙取出来
放在一首诗上,那些细小的齿痕
让每一粒文字禁不住潸然落泪
我真的想问一问自己:你还好吗?
但话至唇边就融为一泓酸楚
滑回内心:草与草纠缠在一起
石头与石头对峙在一起,情人
与妻子重叠在一起,罪恶与忏悔
交织在一起……被夜色覆盖着
一层又一层,把灯放在她们中间
我独自对着墙上的钟,在黑暗里
用一只简陋的笔把血液点燃
慢慢烘烤雾气濡湿的月亮的背影

隔着一场雨

你和我之间隔着一场雨
持续的雨,让命运深陷泥泞
放飞的鸟找不到碧绿的芭蕉叶
更找不到诗歌搭建的晴朗屋脊
它被雨困住,不停地哀鸣
并在哀鸣中迷失。越来越大的雨
越来越浓的雾气,越来越深的神秘
让你和我变得越来越虚幻
只有鸟的哀鸣真实地回荡着
如一根针刺入时间,流出的血
让一蓬枯萎的青草绿出了泪水

停下来

让飞鸟停下来,让流水停下来
让正在绽放的花朵停下来
让幸福停下来,让悲伤停下来
让正在越轨的思想停下来
停下来,想一想昨天的阳光
从树隙逼出的火焰是怎样烧掉
一群蚂蚁的梦想,昨天的月光
从草丛拖出的阴影又是怎样割去
一群蟋蟀的歌声。停下来
想一想明天的风从骨缝吹出的灰尘
会不会蒙蔽一群苍鹰的俯冲
明天的雨从心间溅出的泥泞
又会不会迷失一群烈马的奔腾
停下来,想一想你的妻子为什么
在镜中忧郁,你的女儿为什么
在河边哭泣?想一想你自己
为什么老是停不下来,如一个轮子
飞快地转着,没一丝表情

被一道闪电划伤

黑暗是巨大的。我只能看见一滴墨
它的后面无边无际,隐藏我的宿命
我想用打磨一生的刀把黑暗
割一个口子,却暗合黑暗的心意
憋闷已久的黑暗正想裂一道缝隙
呼吸新鲜空气。这是后来才知道的
当自闭的我被一道闪电划伤
清爽的风涌入,吹响心的簧片
蚀骨的欢愉,让我一次次昏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