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川 ⊙ 刀锋上的血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四首

◎野川





这是一个狂想

这是一个狂想
一只鸟吞掉一块巨大的铁
忽然变小。一锭锃亮的金子
坠入草丛。挖地三尺
我们挖出树根、石头和剑
挖出祖先,祖先的敌人和朋友
甚至挖出我们自己
挖出我们的未来——
一截死去多年在徒劳和梦臆中
慢慢苍白的喘息

请挪一挪身子

请挪一挪身子
让我过去。巨大的未知
黑暗或光明的磁场
远山迷茫,道路幽暗
死亡胖得只剩圆鼓的肚皮
蠕动着,饕餮着:血,骨头
冥想和忧郁。没有眼睛
我仍然要看鸟飞蓝天空
没有耳朵,我仍然要听树
说绿叶子,没有嘴
我仍然要说:请挪一挪身子
让我过去,把水淌响


一群人……

一群人唱着歌去了
一群人流着泪去了
一群人失着语去了。。。。。。
还没准备好去的模样
站在时间的广场
我像一个干涸的喷泉
不再喷水而是竭力
将喷出的水一滴滴收回
我想以来时的模样回去
亲人们一眼就认出我
把我引回家,并把寄放的一切
原封不动地归还

一只乌鸦

一只乌鸦与另一只乌鸦
在比赛:谁的叫声最悲
一朵雪与另一朵雪
在比赛:谁的颜色最白
一块冰与另一块冰
在比赛:谁的内心最冷
冬天,我缩在萧条的思想里
左手与右手在比赛:
谁的纹路更乱。而虫子沉默着
思考以怎样的姿势跳出
把这个世界吓晕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