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川 ⊙ 刀锋上的血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六首

◎野川





阳光如一匹匹丝绸

从外到内,阳光如一匹匹丝绸
把我包裹。风掀开刚刚泛青的草丛
露出残茎、腐叶、潮湿和阴影
生活的败象里,一只蚱蜢正在发育
它胸脯起伏的潮水,构成我的全部欲望
蓄势待跃的长腿,紧蹬时间的后背
仿佛一纵,就能在云端打开大地的辽阔
和苍茫。蚱蜢的呼吸里阳光越裹越紧
丝一样勒入我的身子,成为一圈圈年轮
我正在变成一棵树,奔突的热血
向上抽叶,向下扎根,在心灵的狭谷
长出硬挺的喉节。一群白蚁由下而上
咬开树皮,先期到达的虫子心平气和
没一丝惊慌。多么明亮的阳光
啄木鸟找到了丢失的方向,看到了我
正从陈旧的事物中抽身而出
但阳光粘稠,啄木鸟的飞速明显减慢

下雨的时候我只是一团湿

雨落下来,经过不同的事物
有的抽枝,有的发芽,有的开花
我是一个被抽空的人,经过我时
雨只是一团拧不干的湿,谁都能用树枝
把我划伤。下雨的时候我只是一团湿
让蚂蚁爬来爬去,让蚯蚓钻一个洞
让石子蹭一个窝。如果有一株小草
神色慌张地探出头来,那一定是我
仅存的冥想,在消散中得到拯救和宽宥

修 剪

总觉有人用一把剪刀在修剪
我的梦想。疼痛是无言的,如一块石头
立在风中。我究竟想梦见什么
从鸟翅上跌落,怀中的事物
散落一地,杂乱地把它们收回
放入时光的纺织机。我不知道织出的
是一匹彩色丝绸,还是一匹单色白布
虽然我加入了蝴蝶、女人和月光
虽然我一再紧闭眼睛,把前生和来世
幻想。总觉有人用剪刀在篡改
我的初衷。手伸向一只乖巧的松鼠
刚触皮毛,却发现松鼠已变成一只花豹
血盆大张,把我扯得七零八落
是谁杂乱地把我收回,放入时光的纺织机
织出的是一首诗,还是一堆废话?

水 泵

水沿着塑料水管往上爬
一团团喘息,如激溅的水花
我在低处,水泵在高处
从下面经过时,我的脚趾
不由自主地抓紧地面,仿佛水泵
会把自己抽上去,倾入干涸的沙地

吹风的时候

吹风的时候浓密的树丛在摇晃
一些叶片长出,一些叶片落下,一些叶片
转过身子,阴暗的背部把天空分享
鸟从树隙飞出,秘密在风中散开
阳光无法抵达的地方,是谁坐起来
拍拍衣服上的尘土,目光沿着树枝
四处张望。多么干净的目光
该来自多么苍老的眼睛,怎样的火焰
才能褪去其中的杂质、忧郁和沧桑
扫过我的一瞬,身体的窗子全部洞开
风吹进来,骨骼间的阴影簌簌作响
血从干涸的河床回流,唤醒死去的一切:
鱼、水草、纸船,扭曲的树影
游离的莹火……我看见喊魂的母亲
提着灯笼,在河岸上嚎哭,瘦弱的影子
如一片孤单的草叶,把夜色弯曲
仿佛丢失的魂,真的回来了一样
吹风的时候,我感到一种真切的凉
从脚底直达头顶,沁出的嫩叶
像一只只小耳朵,细听树丛深处的微响

夜色从身体里向外扩张

夜色从身体里向外扩张
飞蛾、蝙蝠和夜鸟向外扩张
梦中错牙的孩子向外扩张
病中咳嗽的老人向外扩张
一对做爱的男女和他们的床向外扩张
一群反刍的牛和它们的圈向外扩张
诗歌向外扩张,留出越来越亮的空地
适合栽种月光、露水和歌唱
适合一个人独自忧伤,适合捧一本书
提一瓶酒,等待一只媚狐从树丛
闪出,在书香和酒香中发浪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