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嘎 ⊙ 宾至如归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晨风

◎巫嘎



·晨风

我醒得太早了。为什么我醒得如此之早
站在走道里:现在是几点?
也许四点、五点。头疼,昨夜纵酒
而对面
骨架般的楼房上空,那晨光轻轻颤抖

一股琉璜味的晨光
黄昏般的晨光
那一角红色硝石颜色的天空
猎枪里的红硝石,扳机里红硝石

身后的红砖墙里他们在睡觉
隔壁的单身女人,再隔壁10平方屋子里
卖菜的夫妻,还有那个脸部疤痕累累丑陋的男孩
都在黎明前黑暗闷热的床板
像死一样睡。电风扇还在床前疯狂地旋转

掰开我低烧的眼睛和额头吧
猎枪里的红硝石,扳机里红硝石
2004.8.20

·火光三种

今天我去登虎头山
爬到山顶
那个庙两扇红漆门已经关上
暮色浓重,赶紧下山
走得很快,山随之在背后关上

上山沿途看到的红叶、落日
都黑了
只有一条灰白的路
以至于无
心里有点发慌,走得踉踉跄呛

走啊走,城里的灯火照耀到树丛中
心里稍安
三种火光:红色,绿色和蓝色
一下子想起你来
你那里是更大的城市
有更多的火,更大的沸腾的油锅
感到可怕又安慰
2004.10.17

·生日快乐
――写给小敏同学20岁生日

我两手空空,也一定祝你生日快乐
你20岁,你在外省。但是,首先你得自已对自已说:
生日快乐!
然后我祝你生日快乐
你会知道(这有点儿悲哀)
这就像一棵树用根须温暖自已
另一棵树为你鼓掌,用树叶
我唱歌
5  6  ì  ì 6 ì 6 5
生 日 快 乐……
唱20遍
第21遍第22遍明年后年唱
2004.10.12  零点9分

·晨风

几步台阶上去一个公交车站台
站台上一个穿红衣的女孩,谁可以想到:
你不是我的妻子。她不是我的妻子
我的妻子不在任何一处
不在家,不在温暖的床上,不在厨房
不在菜市场,不在早餐店,不在那雾中的站台
不在此地,不在彼地。她在一列永不停息的火车上
圣洁的半边脸混和着风景
2004.10.8

·大海依然摔打着大海

厦门大学后门的海滩
人们还是走着,躺着,光脚奔跑
或提鞋,或打伞,风依然吹着海边的树
海水依然咸,涌向岸边再退回
照相者:姿势依然标准
没人倒立或全身捆绑或一人鞭打另一人
沙依然从中手中漏下,大海依然摔打着大海
一个词摔打一个词
2004.10.8

·壬申年中秋诗

某处无月,是阴天,比如小敏同学说
成都无月
你说校园前面烧烤的烟雾很大
熏着了你的眼睛。而此地月圆,硕大无朋
报纸引天文台的消息说:21点09分,9年最圆之明月
我去江滨走了走,灯红灯绿

游船,亭台,列西大桥,全装上了彩灯
草地上,台阶上,石凳上的人们涂着油彩
围成一圈中学生发出一阵喧哗
饮食男女从塑料袋里取五香鸭爪
打工妹和她的男友剥开空中的柚子

同此凉热与冷暖,同此孤独之呼啸,露从今夜白

可以忆舍弟
可以打电话,发短信
可以痛哭可以狂笑,可以无言可以疾走
可以小姐可以酒肉,可以吹箫可以弄笛
可以流水可以泛舟,可以举杯可以乘风归去
可以酣高楼
可以彼,可以此;可以杜甫,可以李白
彼月逐坟圆,此美人如花
可以可以,可以不可以

棕树被一盏绿色萤光灯照射得披头散发
暗影幢幢,草地一片蓝光,像鬼片中的布景
刻录卡拉ok的那人高唱: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电视里,歌厅里,夜总会里,穷街陋巷里
小姐们,先生们,多么荣幸啊
苏轼作词,你们演唱,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江上秋风起了。老头老太仍在原地跳交谊舞
慢四,慢四
1234,2234
录音机仍然放在石头上,而对岸火车的鸣声
压过露水,是凉铁皮滴落的味道
2004.9.28写于三明

·硕大无朋

我的心硕大无朋
至大无外,那么我也包容在心里
也包容了你和世界
那么我的心就是你的
你的心也是我的
那么心就是世界,而无我无你
而有你有我
这颗心
浑圆天穹的悲伤和蓝差可比拟
2004.9.2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