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贞志 ⊙ 存在之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读雷炎的几首诗

◎于贞志



读雷炎的几首诗

于贞志/文


如同每个在青春期里开始写作的孩子,雷炎的诗歌里充满了太多的忧郁,孤寂,愤怒,挣扎以及抽泣和混乱。这样的状态与诗歌无关,我相信每个好的诗人都是这样开始的,在这样一个年龄里,他们把诗歌作为唯一的武器,来抵抗他们不再愿意接受的世界。诗歌在这里成为他们的青春日记薄,他们在上面涂了又改,试探着想看见真实的自我形象。他们需要必要的混乱才能够看见未来的自己,找到与这个世界共处的空间。
那些平安度过这样危险年龄的年轻人会成为真正的好诗人,尽管有些人从此以后不再写诗歌了,而那些不能够度过的人就成为平庸的写作者,或者成为没有能力介入生活的旁观者,尽管他们在纸上每天辛苦地写了又写。
雷炎在本质上是一个浪漫主义抒情诗人,虽然他诗歌里的怪异意象使有些人不能够接受,他的诗歌里充满了青春特有的忧伤气息,这是脆弱肉体在遭受世界强大的挤压["嘈杂的装修声"]下难受忍受而发出的呻吟。"四季轮回交替,年轻的马找到泪水",诗歌就成为他的堡垒,他在诗歌面具的后面看着这个世界:"一个老男人的全部家当",一个他日益厌恶的又不得不时刻面对的父性的,秩序的,冰冷的世界。而他抵御这个世界的力量来自伟大的母性深处,在他的诗歌里,我们发现"妈妈"这样的词一再出现,"妈妈"和"画室里读诗的少女" 以及"走在最前面的女孩"其实只是同一种母性力量的不同的化身。
在青春期我们对于残酷世界的对抗是真正的一个人的战争,因为在你之外,很难找到一种力量来帮助你。 "我的骨头每天都在疼",只有等你一身病疼之后,你才能完成你自己,"我成为了宇宙的中心,我消失在妈妈低垂的睫毛深处。"而这就是青春的胜利,新的自我开始生成,新的诗歌在召唤你,新的词等待你赋予它们肉体,成为物质的事物。而"我的情人安静的躺在床上,嘴角上翘,胸脯饱满/像一只幼小的鸽子睡在妈妈的怀抱。"他终于赢得了自己的世界,抵达了生命的和谐。"心爱的姑娘,我对你的爱慕 /如白鸽子飞回了家中。"

2004,9,23,北京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