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风 ⊙ 纸上的家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请给我一丝光亮

◎可风



《请给我一丝光亮》

请给我一丝光亮
一丝也就足够了
我要用它切开黑暗的肌肤
一层又一层
直到露出黑暗的内核

请不要制止
当我到达
光亮干干净净
还没有弄脏黑暗
我是如此幸运
幸运是无声的
一切又如此简单
简单最难以把握

《一条小河》

一条小河欢快地跑着
像一阵风
自由自在
像一匹小马
无拘无束
它的缰绳在哪里
我要牵着它
走遍天涯

《暗处》

暗处的灯盏
暗处的河流
暗处下滑的黑暗
暗处呼啸地飞翔

我一直没有翻过身来
始终看不清无边无涯的哀痛
更看不清生存在暗处
沉默  陌生而孤立
藏着锋芒  闪亮的刀子

暗处有风  呼喊不止
像病态中梦话
混合在遥远的汽笛声里
落满灰尘

《火车开走了》

火车开走了
带走一大群熟悉的人
和一大群不熟悉的人

我提前出发
在下一站
我要准时赶到那里
去迎接
那一大群熟悉的人
和一大群不熟悉的人

一大群熟悉和不熟悉的人
已经成为朋友
说说笑笑
而火车又要向前走了

《南方》

南方很远
我走不到的地方
能够想到
南方很近
我想不到的地方
能够梦到

南方在远和近之间
徘徊
耀眼的阳光
变成风景
但没有可见的终点

《午后的风》

午后的风
走走停停
无论青绿  还是枯黄
当伏在地上的草
抬起头来
太阳就要落下去了
那些在天空飞翔的鸟雀
也该回家了
而风拖着疲惫的身体
找到一块平坦的石头
又可以在上面蹲一夜了

《电话那头》

当我感到死亡临近
我就把想好的那几个数字
盲目地打出去
如果有人接听
不管是谁
都能为我点亮一盏心灯

瞬间的世界
我想到的都是生的渴望
黑暗中有人
正向我走来
一下子把道路
挤得水泄不通

我不能再逃
我不由自主地喊出了声音

《路灯》

路灯一直亮着
或者根本就没有亮过
不管是在白天  还是在黑夜
都是不正常的

我在经过一段黑暗的路
路灯在一旁无动于衷
一言不发

《我不会吸烟》

我不会吸烟
请你不要强迫我
让我结束一支烟的生命

你可以坐在我的对面
和我聊天
还可以默不作声
想像远方的风
就要吹过来
当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你把手中的打火机点燃
却没有气力
将它熄灭
那种星星燎原之火
还有谁能够坚守
而不是一种对抗

《花开了》

花开了
在黑暗中
不知不觉
我没有看到
也不相信这是真的

风轻轻吹着
想去哪里  就去哪里
我看不清
风此时到底是
怎样的形状

《关于门》

门是向外开的
出门的时候
要推
回来的时候
要拉
而在其他的地方
却是与之相反的
我常常闹一些笑话
让我站在门前
推也不是
拉也不是

《一件无关痛痒的事》

她说她遇到了麻烦事
看她那神秘兮兮的样子
我非常想知道
她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事

过了很多天后
她才告诉我
说是女人的事
我一下子明白了
浑身变得轻松
忍不住冲她
连续做了三个鬼脸
还抛出了三个字
“你……”
“你……”
“你……”

《高处》

和太阳离得很近
却是冰冷的
蓝蓝的
没有空气
可以想到
却不容易上去
甚至有时候
连一条小路也没有

《向日葵》

对太阳忠心耿耿
将沉重的头颅
扭来扭去
也不知疲倦

阴天的时候
却傻眼了
哪里才是正确的
没有了自己的主见

《我想把我送给你》

手  眼   鼻   舌
心  肝  脾    肾
若是在很多年前
你可以任意选择
其中的一样或者两样
我会毫不吝啬地给你
但是现在
我正渐渐变老
只能将它们整合在一起
全部送给你

《下雨了》

天气预报报得很准
说下雨就真的下雨了
刚才还是晴朗的天空
霎那间
就铺天盖地而来
将毫无准备的人们
撵得东奔西跑
而你是睡着的
这一切也就是悄悄进行的
当你醒来
甚至一点记忆也没有

《走着》

走着
就不要停止
如果停止
就不叫走着

郊区的阳光很好
郊区离城市
越来越远

《陌生人》

把自己从一首诗歌中
拉出来
换上一张陌生的面孔

你在前面走着
我跟在你的身后
在容易被遗忘的地方
自己已经悄悄
变了千次

《心里有什么就说出来》

心里有什么就说出来
说出你的欢乐
说出你的烦闷
说出你的秘密
把埋在心底的
陈谷子   烂芝麻
一一说出来
浑身就轻松了许多

《一些事情只能是在春天里干的》

一些事情只能是在春天里干的
还要排很长很长的队
在黑白相间的生活中
还要学会慢慢等待

风是从远方爬来的
在它经过的地方
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而有一扇向南的窗子
一直没有打开
我无数次地经过那里
很是纳闷
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我的朋友不是很多》

我的朋友不是很多
只有两三个
他们常年在外
很少回来
我和他们偶尔
通一次电话
见面却相当不容易

王小会是我印象最深的一个
这两年没有了任何音讯
我问了很多的人
却没有一个人肯告诉我
她去了哪里

我的朋友们一定知道
告诉与不告诉
并不会防碍
我和朋友们之间的感情

整个世界的阳光
都是一样的
一天天
我耐心等待着
朋友们平安地归来

《汉普顿》

三个汉字
根本没有内在的联系
它们紧紧靠在一起
我一遍又一遍去读
习惯了
也就觉得像一个什么词
或地名了
但是我不知道
在什么时候  什么地方
能用上它

《一只鸟在飞》

一只鸟在飞
不停地飞
执著地飞
直到飞到自己的巢中

我知道有另一只鸟
在那里
等它

《我种了很多花》

我种了很多花
却不知道它们的名字
我就随意地给它们
取了一些诗意的名字
当有人告诉我
这个是什么
那个又是什么的时候
我却无法改变自己
对它们最初的认识

《幸运》

在梦里
可以遇到许多不容易
遇到的东西
但是在梦外
这些是绝对不可能的

《自西向北》

自西向北
行走改变了方向
向左拐
我把左手握成了拳
而右手
被另一个人拉着
紧紧不放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