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风 ⊙ 纸上的家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夜色覆盖着月光

◎可风



《夜色覆盖着月光》

月光是无辜的。
我也是。
而夜色浑然不知,继续用一种黑追逐另一种黑,无边无际的温柔弥漫了整个天宇。
众人在呼救。
但月光没有呼救,我也没有!

《消逝》

像闪电一样快!
几乎没有留下痕迹!
接近目的地,准时停留在时钟的表面。
把梦撕开一个缺口,大量地放置鲜花、歌唱、诚实、善良、阳光、滋润……
万物获得新生,而我是一个怀旧的人。
我时刻提醒着自己,不要成为昨天的逝物。
快一些就快一些,记忆很陌生!

《美丽的花在田野静静地开》

美丽的花在田野静静地开,而不是尖叫。
尖叫是苍白的,一声声,喊疼了屋顶上那条白色的炊烟。
我不知道是否还能遇上,整个田野都通向天堂,与岁月柔软地碰触,时间和空间在消除界限。田野里的桃色事件是一种神秘,感到非常熟悉,抑或陌生。
历经世事的风,渗透进我的身体。温暖,让我感到压力,我不能停留在鲜花和伤口的边缘。
一次亲密接触,就让生活的内存迅速地减少。
灯盏沉默,光亮沉默,花香沉默,在沉默的呕吐中,获得最深刻地拯救。
春天来了,花开了,草绿了,火车也就要开走了。但火车究竟带走了什么?所有的白天和黑夜不断地堆积,然后消失。

《我听到泪水在不觉中流淌》

我注意到了细节。
在头脑里,泪水不是我的风暴,而是一场小雨,黑白分明。
从记忆的深处,挽留不翼而飞的声音。风站起来,产生错觉,有一点点盲目,模糊不清。
远方更远了,而我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不由自主地轻声呼唤:回来吧,就像你的出生一样清新!
泪水再次被指引!

《三枚落叶》

一枚落叶,无关紧要,从枝头落下,开始旅行,让更多的叶子羡慕不已。
两枚落叶,构成一个亲密的故事,隔着一段距离,飘扬、流浪,变为遥远的钟声。
把灵魂打开,把身体献给对方。
三枚落叶不可忽视,被风搂抱一团,熬不过传统的秋天。
窗玻璃碎了,雨开始出重拳了。

《母亲的炊烟》

母亲的炊烟是温暖的,我迎面撞见,奔跑的风加快了步伐,节奏疯狂。
被阳光一再暗示,是幸运的,感觉亲切、轻松、激烈,却不知季节在悄悄中变换。
时光远去,飘扬、召唤、梦想、月光……众多理性的词语,死去活来!
我无法告别,只有远方隆起的山脉,和炊烟一起被风吹皱。
每一个细节,都曾经历轮回,高潮!

《最后的瞬间》

最后的瞬间,我担心,一些伤痛会暴露出无法掩饰的本色。失血的善良排在了泪水之后,无助、无力,它是多么年轻呀,众多的词汇都是磨亮的岩石。
昙花孤单地开放,没有记忆,却是一种示范,梦想拒绝承认。
路连接着路,路的尽头还是路。
在心灵的居所,我将借助一盏油灯的光亮,一直走下去。
我感到幸福,一点也不孤独!

《擦亮钢枪》

擦亮钢枪,把手握成拳,我需要永恒的暗示。
我屏住呼吸,倾听炮声轰鸣,从不停息。昨天、前天和远去的一切,散乱而神秘。
燃烧,向最后的黑暗步步逼近。
我不会死,除非所有的罪恶都不存在了。
擦亮钢枪,敬畏光明和不死的精神。

《子夜听风》

从子夜之外飞过来!现实中的风,带着雾气。
我们没有行李,走到哪里,都是一身轻松。
黑夜里多出了一盏灯,就浪费了月光、星光还有大量的时光。
一粒灰尘落下去,砸碎了静,仔细地听,但什么也没有听见。
我还没有睡眠,想了许多关于黑的种种细节,就更睡不着了。

《雨中独行》

一路滂沱,是一种无奈。
我看见了满野绿色的庄稼,被风吹,被雨淋,我因此记住了天空的颜色。灵魂醒着,激情涌动的瞬间,目光里的世界向前延伸了一米、两米或者更长的距离。
你就要飘去,多么透明、清新。从雨到雨,沿着一条河的流向,跳跃、歌唱。
我不消失,这里到底什么在消失?

《乡音》

千万不要张口说话,浓厚的乡音在疼痛中,变得没有秘密。
一个在十字路口发呆的人,我熟悉他,正如熟悉自己一样。
打一个手势,把他叫过来,让进屋里,喝一杯茶,歇歇脚,然后继续上路。
我会跟在你的身后,悄悄地学几句,虽发音不是准确,但也足以证明我和你是乡里乡亲的亲人。

《落叶在秋风中纷飞》

落叶害怕秋风,风一吹就黄了,稍微用一些力就落了。天空一动不动,落叶消磨着时间,变得陈旧,不堪一击。
落叶和我擦肩而过,并告别。落叶不但改变不了现实,还增加了翅膀飞翔的负担。
我尊重这种接近永恒的东西,自由,无拘无束,任性的流浪也无伤大雅。
一切很快就安静下来,刻意地召唤也无能为力。散落在各个角落里,尖叫无声。所有的梦想,都已碎在了风里。

《阳光下的尘埃》

阳光下的尘埃,一粒粒悬在空中,像在飞。
我听到身体内的骨骼破碎的声音。
时间在逃逸,没有风,阳光也黄了。
我一直在想,如果此时下一场透雨,我就会感到大地的颤栗,甚至听到幸福地尖叫。
期望很窄,只能按预先的设置原路返回,而已经或将要搁浅的信念,还在坚持,从不同的方向,隆隆的响声依然不绝于耳。

《守望乡村》

乡村与记忆中的那片月光,距离很近。乡村是音乐的,细听,就理解了它蕴含的哀伤。近乎理想的缝隙,容不下一粒尘沙。思念中的反常举动,更不易体现内在的真实。
乡村在遥远的记忆中,泥泞,坎坷,道路曲折漫长,它是一枚碎片,有着青草味道的碎片,却不能到处流浪,缺乏必要的自信心和安全感。
乡村就是一种简单,复杂都在乡村之外。回家的路可以走成一条直线,也可以走走停停,但不可以忘记乡村的模样。
乡村在长大,如果不仔细地辨认,你真的认不出它来?

《电话响了》

电话响了。我没有去接,一动不动。我喜欢听电话铃响个不停的声音。不要管是什么人打来的,也不要管有什么急切要办的事,就让电话铃的喧闹在这个静寂的下午撞出裂痕,散发出难以形容的光润。
彼此看不见,四面八方,几个简单的阿拉伯数字亲密的拥抱在一起,避开黑,抵达另一种光芒。
当它停止响的时候,我看清了遗留在上面的一串号码。
我散失了声音,但我没有杜绝与外界的交流。这仅仅是情感的边界,我会适时打开它。

《花开的声音》

花开的声音,轻微,细小。如果不全身心投入地倾听,是听不见的,
声音令人兴奋,更是易碎。
绿色的火焰向夜晚的一角,沉默进发。打开大地的心脏,重新孕育一次生命。
唯一的路在前面。
有人敲门。不要开!
这是一次偿还,更是一次惩罚。
世界上只有一个人是多余的,应该继续保持安静。

《某个下午》

某个下午,可有可无。雨以外的空白,不期而至。
没有记忆的人,都无家可归。留不下任何的痕迹,更弄不出任何的伤痛。
我是自由的,左手和右手都在闲置,在时光中旷废已久。我声嘶力竭地尖叫,却没有任何的回声。阳光落在了地上,苹果从红的那一面开始失去苹果的滋味。
某个下午,万物瞬息万变。我不能为自己抓住什么。
如果生活没有了诗意,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梦中的亲人》

一个个都醒着,和蔼可亲,慈祥熟悉。
我们应该珍惜这短暂的相逢,甚至更应该祈祷这样的午夜再绵长一些。
一扇神秘的门一旦关闭了,就难以再度打开。
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忍不住喊出了声。
亲人们霎时都不见了,连痕迹也不留。只有迷失方向的夜,伸展黑暗的身躯。
雨在敲打窗户,如风一般轻。
我再也难以入眠。

                                            《当兵的人》

        当兵的人,是最可爱的人,永远受人尊敬和爱戴的人。
        当兵的人,无怨无悔,把青春、爱情、理想、事业全部献给了国防,固守边疆,捍卫尊严,敢于同一切入侵者抗战到底。
        为了真理,不虚荣,不做作。
        为了生命,不苟且,不偷生。
        早晨从零时开始,黄昏到午夜结束。披露水,艰难跋涉;斩荆棘,奋勇直前。
        当兵的人心藏一个夙愿:稳定,发展,国太民安!
       一个大“家”,和谐,美满,健康,富裕……

《玻璃只能碎一次》

玻璃只能碎一次,碎一次也就足够了。众多的碎片是无力的,想像和疼爱剪开内心深处的寂静。
此时伴随着声音把旷野惊醒,从夜到夜,尘土飞扬,几片未落的叶子在枝头回味着幸福的时光。
空气清新,风拂过,风进入田野。
我们已经习惯了平静,平静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正如玻璃,纠正了破碎的过程,辨认最初的完整。

《起风了》

起风了,风改变了春天的气候。这是一种原则。
被风唤醒的细节还在途中,在大地的深处,开始跳跃、歌唱。
天空显得有些灰暗。
偌大的平原上,每一片绿叶都是一处创伤。一些朴素的话语在不知不觉中,汇成一条长长的河流。而河两岸,淅淅沥沥的雨一直下着。
世界说变就变了,随心所欲。
起风了,我们不再是原来的自己,今天和昨天已经截然分开。

《满月之夜》

把一个月饼抛向天空,天空不再是空荡荡的天空。把一丝明亮撒向四野,人间不再是黑漆漆的人间。一份思念在幸福中搁浅,亲人们一个个都赶来了,我却不能给予他们什么。
在期盼中,一些隐秘的事物都是纯洁的词语。绝非象征!那满月领悟了亲情,无所不在的暗示!
再次认识自己,虚构一次重逢。一些往事,一些憧憬,正从另一个梦中散落出来,却不知去向。

《噪音突然击中的翅膀》

噪音突然击中的翅膀,让天空低垂,纷扬的尘沙加重了春天的呼吸。
我承认自己再次陷入孤独。在鸟也飞不到的地方,亲近花蕊,和不经意流动的清香。
我将留下痕迹,为后来者,为寻觅者,指点迷津。
阳光是一条重要的线索。
白云、飞鸟、丧失体力的风都是另一种幽灵。它们不同于所有人所看到的透明,内心深处的伤痛无法掩饰。
仰望天空,鸟儿绝迹了。一只笔流尽心事。漫无边际的噪音也许是不存在的,在泥土中,沉眠,并与世隔绝。

《到北方去》

到北方去,到开阔的平原去,到可以尽情想像无边无际的地方去。
我的眼睛已经不够用,别人无法看到更无法说出我内心深处的辽远和空阔。
我的理想,我的梦,随欲而安。
到北方去,北方音讯全无。
谁为我的行程埋单?

《纸上的家园》

白色的纸,纯净、素洁。我坚持着把根扎在纸上,像一个永远无法说出的诺言,让梦想的家园,在无眠的日子里,不被风雨暴露出自己的行踪。
那些戒掉的文字都是伤感的,而那些直立行走的文字,用分行的形式诉说着绵长的初衷。
我在努力建筑,倾注了全部的身心。门前横着一条很宽的马路,已很久没有人走动,也没有一只远翔的鸟划过空气,带动起尘埃。
我在享受孤独,孤独中难以宣泄的丧失。
我应该让奔跑再快一些,脆弱的月光已从背后赶来,它一面是白色的,另一面还没有被风翻转过来。

《我不仅仅是自己的》

一切,简单的不能再简单,我说或者不说,总有一个人在悄悄地离开。
那是孤独的人,在群体中也倍感寂寞的人,偏执、妄想、忧郁,难以靠近。一个走在路上,来来回回,说不出任何的理由。
当我遇到他,我会为他停下来,哪怕是短暂的驻足。
我知道他就是我的前世。
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我感到一种冷,又来威胁我的今生。

《我在你的火中得到焚烧》

我听到骨头在吱吱作响,皮肤和肉体并没有给我带来丝毫的感觉。和火在一起是一种拥抱,焚烧的快感不为人所知。
从一个夜晚开始,黑暗的黑便是一种光荣。这个无人打扰的地方,满天的星星飘落下来,成为最真诚的祝词,不再是一种无力的支撑。
一切都暗下来,唯有我们亮着。
寒冷在我们之外,转来转去,久久不曾离开。

《有一种心痛注定与你有关》

在黑夜中,任何的呼喊都显得脆弱,并不能将梦游的灯盏在沉寂中唤回。
我对心痛缺乏必要的认识。我对心痛有另一种释解:心在悬空,一片死寂,白。此刻的描述夸大了事情的本相,房间里空荡荡的,灵魂还在沉睡。
这一切注定与你有关。我尝试着错过、越过、绕过,甚至用创造更大的伤害伤残自我,却无济于事,无法获得拯救。只能让痛更加深刻。
世俗的刀子鲜血淋漓……
没有终点,期待终点,让一切尽快结束。
我不由自主地说出,一点也不轻松。

《月光很白》

月光很白,白多么深刻,永不褪色。在黑暗中,寂静、安详、透明、飞翔。飞翔令人难以置信。不是一种否定。
我是徒步走着的。在远方,走下去就是最慎重的选择。停止意味着死亡。
这一切似乎早已习惯。风在身后吹着,一片又一片的叶子开始浮动。月光使它们变亮,在我不经意的时候,一闪一闪,轻轻地落了下来。
那个过程,是永远无法偿还的宿债。
这是多么无辜的欲望呀!

《还没有开始》

还没有开始,结局却已经注定,无法更改。
因为阳光,在拐弯处,我们又惯性地向前走了一步。敏感的风迎面而来,一种寒冷,从头到脚。
我是在等待中,谈不上孤寂。大段大段的空白挤在夜色里,像青草一样向上生长。
选择一个最阴暗的角落,把某种感觉悄悄告诉每一个经过的人。
从黄昏开始,到黎明结束。
就用一些温暖的词支撑起这个夜晚。

《井》

井,一旦遇到了井,就要勇敢地跳下去。
跳下去。
才知道,井有多深。
最深的静在那里,等待。

《记忆里的村庄》

记忆里的村庄,离我越来越远,我没有任何打开它的方式。
如果我两手空空就好了,我可以用一株庄稼的语言,接近土地、水和阳光。
父亲、母亲还有众多的乡亲把收获推向了秋天的前沿,成熟的庄稼彼此相依,保持着轻灵和敏感。
没有人在意,我泪流满面。

《今天天气很好》

一般人认为,天气很好,就是阳光明媚,天空晴朗,万里无云。
而在我的家乡,我的亲人们不这么认为,他们时时都在期盼着雨。
如果突然下起了雨,我的亲人们就会跑向田野,告诉每一株正在拔节的庄稼,尽情地喝一个饱吧。
今天的天气,真好!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