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木 ⊙ 漫步集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4年上半年集合

◎五木



献歌

七十岁的时候我的皱纹肯定比你多
这是孔阳说的。她说:“到老年的时候,
女的就老得慢了,虽然年轻的时候老得快。”
如此说来,我还是有机会把我的歌颂
一直奉献给你,在三月,在九月
在惊蛰,在雷雨声中,在二月的春光中
我不停抒发我的伟大情怀,要知道
这一切都因为你,因为七月里一场突然的风暴。
2004.03.23


献歌(二)

昨夜我整个梦里都是你
在床榻之上,在耳鬓厮磨之间
那无色彩的场景是我所熟悉的
总是反复出现,我置你于不顾
独自享受你的美艳。

2004.03.23

强迫症

它把这辆洒水车一口咬住,缓慢而艰难地一点点往下吞。我看见洒水车一点点消失在黑暗里,也能听到洒水车发出的吱纽吱纽的喊叫,仿佛在说,你这个恶棍、不要脸的杂种。但是洒水车对自己的命运无能为力。洒水车呻吟着、嘶喊着,直到被整个吞掉。这时候,它回过头来,用它浑浊的眼睛四处打量,它眼里散发出黑雾。这个无处不在的怪物,隐身的怪物,饥饿的怪物,终于发现了战抖的曹五。它掉转身子,向曹五慢吞吞地弥漫过去。

2004.03.23


庐州行(或曰《张大郢之歌》)

在这个地势起伏的城市我整日昏沉
如此情形符合我的身份
我是个生人,是个过客,在庐州。

傍晚,妇人们准备着晚餐
炒着臭豆腐,异样的香气在张大郢弥漫
而我在街边独自宴饮。
咆哮的几人愚昧如斯与我何干
狂妄的几人蠢笨如斯与我何干

只有小小宿醉属我所有,只有书本
只有无边的寂寞属我所有
只有狼籍的午夜属我所有

当我自水边回来,风刮过水面
细浪层层叠叠前赴后继
谁知道我汹涌的情欲?

在繁花中,在灌木丛旁
几只小鸟追逐、啼叫
张开翅膀,在新生的枝叶间穿梭

三春三月,杜鹃声声
在淝河路我低声赞叹
在桐城路我高声吟诵
在芜湖路我沉默不语

这杂花生树的夜晚
是独秀的夜晚。这芬芳的仲春
是独秀的仲春。群山俯首
应和着我的恐高症,只有

这群山属我所有。还有
奔流的江水,无端而来,无端而去

2004.03.24

阳关三叠
——致张晋

而今,你将是异国的过客了
大好春日,易渡海关
苍日清岚,飞越重洋

在实验室解决分子元素们的性欲
在布鲁克林区小心翼翼保护自己的睾丸
在布满斑痕的床单上体验蜷曲的乡愁
在梦里闷声嘶吼
在异族妇女的怀中播撒国际主义的关怀

而今,你将是他乡的游子了
青春年少,学贯中西
层林尽染,衣锦还乡

严谨的同性恋银行职员
公园里长椅上的画家
时代广场裸奔的黄色脸孔
穿唐装的非裔文学教授
地下室无业白人愤怒的叫喊
艺术啊,你终于接近了这个金发的婊子

而今,你将是纽约口音的汉人了
整装待旦,辞亲别友
西出阳关,再无故人

2004.04.16

黄崖渡

青白色的河水如此漫长
消磨着,把山坡上的巨石打碎

黄崖渡,白沙铺满河床
河岸宽阔,梧桐芬芳

淘沙人渐渐老去
他们淘过的金沙,铺满黄崖

直到被机器代替,而现在
机器也停止了轰鸣

静静停在岸边,而现在
河水成为溪流

枯水期的湍流婴孩一般
黄崖渡,黄崖渡,无渡可渡

青白色的河水如此漫长
流淌着,直至永不再见

2004.04.16

致友人

异乡人,我看不到你的另一面
柔软的、艰涩的、湿润的
因此你是陌生的。仿佛
异乡的树木,挂着我从没见过的果实
在星夜里散发我闻不到的清香

其实我什么也未曾看到
即使你说,“会的会的。”
我依然无法看见,无法触摸
你在水边的样子。如同我
站在槐树下,看着串串槐花,想着
“那是什么呢,在远方?”

因此你才是属于我的。
因此你才不会消逝。
因为你从未到来,也从不曾离开。

2004.04.17

致友人

总要习惯这些,宿醉、孤独
都是你要学习的
一个瘦弱的男人一样要承担
这就是你的命运
也许还是我的,或者他的
在旅行中成长,一点一点放弃
一点一点积累,一点一点丧失
但我能给予你的只有这些
一个兄长的祝福
和一个酒鬼的思念。

2004.04.17

虎跳峡

让我夹起尾巴,脱掉毛皮
请接受我的谦卑吧,接受一个食肉动物的悲伤

遍山红透的,杜鹃啊杜鹃
奔腾不止的,江水啊江水
欲说还休的,美人啊美人

2004.04.18

初夏夜微凉

初夏夜微凉
雷声在她的前额翻滚
微风穿过银杏树叶
拂过她的小腹、手臂和肩膀
我恍惚记起,那是怎样的宽脑门啊
乌云朵朵
一转眼就熄灭了

2004.04.30

梦鸟

在梦里她张开翅膀,在天空飞着飞着,越过森林、草地,飞到了我的身旁。那样子像一只大鸟。很大的鸟吧如果是鸟的话。不是老鹰,还没有那么强悍。比如军舰鸟吧,或者信天翁。很大,张开翅膀,飞翔的样子像滑翔。这都是海鸟。关于海鸟我听过一个故事,张稀稀告诉我的。说是一个人晚餐的时候喝了一碗信天翁汤,第二天就自杀了。是个哀惋惨烈的爱情故事。食物和爱情,子曰,食色性也,这个故事把两样占全了。其实信天翁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可能在《动物世界》中看过,也不记得了。“周公解梦”里说梦见鸟是吉兆,没有详细说明梦见一个鸟一样的人在飞是什么征兆。我曾和阿牛讨论,说“周公解梦”是古代巫术什么的演变来的,跟《梦的解析》不一样。其实也是废话,本来就不可能一样。梦里梦见鸟的人应该很多吧。李太白忽复乘舟梦日边,是说坐着船在太阳边走,太阳本身就是鸟,叫做三足乌,仔细想想他也和鸟人相距不远了。鸟人,这个词极易产生歧义,不用为好。说了这么多鸟,扯远了。我是说,我看见一个人张开翅膀飞,打老远的地方来,醒了我就想,如果真要来,也是好的,我会很高兴,子又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于是我微笑。

2004.05.13


南行记

他自北而来。如果你高兴可以叫他张三。

张三向南而去,中途也曾停留
他这里看看,他那里看看
张三停下来,然后继续南行

他就一直这么走着,张三啊
这个张三,也曾向你微笑致意

张三啊,你慢走
许我慢来,随后就到。

2004.05.27

口号
——有感

我的确曾对你有一份
不动产似的友谊,坐落于淮北中路
宽宅大院,貌似宫殿

而今我落魄了
身无分文,宅院也归他人。友人
拜你所赐,如今,你富贵了么?

2004.05.27

金银花

多想看看傍晚的金银花
多想看看傍晚的篱笆,金银花
细细的茎在篱笆上爬

夜晚来临,生的时候我们吃
熟的时候我们喝,夜晚来临
我们吃,我们喝,多少辰光

恍若那傍晚的金银花
黄的我们吃,白的时候
我们喝,直到夜晚来临

这消愁的酒,这消愁的辰光
这傍晚的香气,飘啊散啊
这浮在杯中的金银花

2004.05.28

梦市

每块田都有名字,马家坟、二道坎、大柳树、园里。每块田头都有沟渠,沟渠连着沟渠,人工开挖的。方圆十几里,有一个小的堤埝,傍着一条大一些的渠。堤埝上种了两排树,中间是一条小道。一开始我好像内急,顺着小道匆匆往前跑。田里有人干活,我只能又往前跑。回来的时候看见路边有人卖东西。就推着车在草丛里卖。是个独轮车。胡乱问问,又往前走,有个卖水果的。没看清是什么水果。再往前走,有个卖熟食的。再往前走,发现地上长出很多桃子,不是树上,是在堤上直接长的,没有枝条没有叶子,只有一根细柄顶着桃子。一个柄一个桃子。桃子像蟠桃,也像油桃。有些红了。都野生的吧我想,伸手摘了下来,拿衣服包起来,满满的。集市应该在街市上,怎么会在荒郊野外?集市也应该很多摊位集中在一起,不会只有这么几个,如此冷清。醒来我想,那应该是鬼魂们吧。至于桃子,该是祭品。人在梦里是另一个世界了,灵魂也已离开肉身,跟亡灵一起,过另外的生活。

2004.05.31

名言录

我说中庸啊,我说颓唐,我其实什么都没说。
言辞都在死去的人手中,一如殉葬品

青铜质地可以弹奏
麻布质地化为灰烬
我们能掌握的何其少啊
而盗墓贼何其多

达芬奇说居室狭小思想集中
因此他选择棺木
将如此荒谬的三言两语留在人间

2004.06.10

三棵树

在水边我曾看到三棵树
三棵椿树或是白杨
日暮里三棵树侧是许多幼小的水杉
湖水拍打着树干
归巢的乌鸦在其上歇脚
张开红色的翅膀好似落叶片片

2004.06.13

打油兼怀远

和老苗、老赵、老方等人
饮酒只半酣,我说
老苗你也不要总是这么憋闷
你看这是多好的天色啊
雨天宜饮酒
水浅好捉鳖
快快活活有多好,我说
你看看你看看
有多少爱可以做啊
有多少诗可以写

2004.06.14

梦交

第一次做春梦是很久远的往事了。已经忘记了当初的情形。在成长的岁月中,多少次我在梦中和心爱的人交合。多甜美的回忆。虚幻而甜美。凡虚幻而甜美,必不长久。真实的交合也是那样虚幻而甜美。所以,梦中的交合不差于真实的交媾吧。而更多的时候,是梦交未遂。你渴望着她,她也渴望着你,但无论如何你总是不能得手。怅然若失说的是什么?本来就没有得到,所以更加怅然。

2004.06.14

击缶

你记下这个日子:某年某月某日,曹五木
为尔击缶。砸桌子、敲碗、拍大腿

你再记下:某年某月某日,曹五木
为尔吟诵。声嘶力竭,一意孤行

不为王公,不为美人
只为这连绵骤雨与无边落寞

2004.06.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