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西 ⊙ 纸上的呓语

 

 

     首页

     诗人专栏

     编辑信箱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无题系列

◎余西




《无题》

细雨
洇湿了黢黑的瓦片
青苔。渐飞渐远的孤雁
在暗淡的天空中
被人遗忘

所有的人
都已回家了
我还在街头巷尾间
游荡
他们打开窗
挂起橘黄的灯

2004.8



《无题》

月亮在我头上
蝙蝠倒挂在体内
张开着的翅膀
是一朵独自盛开的花

我多么想
把所有的空房子都留给你
我和他们出去
到更阴凉的井水里去

2004.7.25


《无题》

最终挂在杉树上的
是停留的寂静
如同新结而完好的蜘蛛网

对此我不想说些什么
你早已知道
雨水丰沛,打湿了枯死的镜子



《无题》

秋天来了
雏鸟带着褥湿的羽毛
进入云石的内部

既然你已决意如此
那些修饰你的短语
叶间的露水
黑色的牛奶和金色的花

它们将尾随精美的糕点
消失在胃里,正如熟透的蛋
将永无出头之日



《无题》

银白的硫酸
在古铜色的水龙头里
滑过他的五指

我看着这溃烂的开始
不理会梧桐树上新生的凤凰

它离得这么近
我一张口就能咬住
它眩目的尾巴



《无题》

多少个季节的
奔走和呼告
在晚夏
一个昏暗的正午
停歇下来

我们疲软,松弛
像是麻风病人留在体外的干痰
在水迹斑驳的泥地上
无人为此踩上一脚
让我们泯灭得更加彻底



《无题》

我想着我老了的样子
藏在篱笆下面
篱笆在秋天缠绕着粉红的花
我在花下晒太阳
有时我搔这头发,在残破的袖口中抓出一只虱子
有时我在篱下醒来
记不清是在睡去之前还是在梦中
见到黑鸭子打我面前嘎嘎走过,越走越远



《无题》

我们注定要成为黑夜的一部分
没有声息也不具形体
看门的狼犬不再因为我们的存在而不止地狂吠
夜风经过我们的躯体,而我们将空洞并且无物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