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舟专栏·血缘的流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阳光下的河流(组诗)

◎薛舟



阳光下的河流(组诗)



我在阳光下瞌睡

那年我在阳光下瞌睡
像一头困倦的老黄牛
一些阳光固定在河面
一些阳光跳跃在枝叶间

老黄牛在树林里徘徊
深深的脚印里涌出细腻的水
几只蜻蜓飞来盘旋在牛背
青蛙跳高,越过了草尖

老牛吃草,我在瞌睡
傍晚的河水是那样地清
傍晚的小草是那样地绿
傍晚的天空是那样的远

一条无名的河
不知它来自何方
不知它流向哪里
我坐在河边,静静地想


我们村里没有象样的巫师

我们村里没有象样的巫师
洪水的到来没有得到预言
直到洪水拍打我们的墙垣
直到黑鱼的呓语来到我们

噩梦的边缘。到什么时候
我们才能拥有自己的巫师
和预言,可以免去我母亲
奔走三十几里山路的危险

为我求取三十岁的命运的
谶言。我少年卤莽,一意
孤行,闯过了岁月的难关
却怀念那未经预言的河水



城市里的炎热我们不能躲避

城市里的炎热我们不能躲避
眼睛所见的风景是热的,
我们不敢看风景;耳朵听见
的声音是热的,我们不如两耳失聪

炎热的时候你不能怀念清凉
并且越是对风对雨期盼得热烈
你就会感觉越炎热,要屏弃等待
就像雨中的聪明人从不急于赶路



杀戮自有杀戮者的道理

杀戮自有杀戮者的道理
堕落自有堕落者的道理
牛有牛的道理
正如草有草的道理

掠夺自有掠夺者的道理
贫乏自有贫乏者的道理
只是道理自己
却永远是没有道理

动荡自有动荡者的道理
安静自有安静者的道理
风有风的道理
它才不管道理在哪里

激情自有激情者的道理
空虚自有空虚者的道理
有关道理的道理
有时并非一个道理

压迫自有压迫者的道理
反抗自有反抗者的道理
压迫的道理,和反抗的道理
有时往往是一个道理

子弹自有子弹的道理
眼泪自有眼泪的道理
这个道理遭遇那个道理
常常说不清道理在哪里

流淌时水有水的道理
堵塞时冰有冰的道理
你们都有自己的道理
只有我永远都没有道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