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邪 ⊙ 生活日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集中发一次

◎康邪



《因果关系》

我瘦了
秋天胖起来
这两者之间,并没有
因果关系
就像
雨打在屋瓦上
屋瓦上的草
躺在阳光下,也无
因果关系一样
03/11/26


《一天的意义》


睡了一上午的觉
搓了一下午的麻将
看了一整晚的电视
然后,天开始落雨了
屋檐水在黑暗中
滴嗒 滴嗒落在地上
床是长方形的
灯光是长方体,还有
深夜打来的那个莫名电话
说不出是什么形状
03/11/26

《苦楝树》


那座山上
原先有十树苦楝树
开淡紫色好看的花
后来
有一棵没了
在它们中间
却多了一棵菩提树
九棵苦楝树,依旧
开着好看的花
淡紫色
03/11/27

《平庸》


蚊子死于今晚
我们的巴掌闲着
老鼠在今晚出没
我们双臂垂下
我们习惯了肮脏的床

干净的音乐


《寂寞的人》


寂寞的人爬上一棵树
又从树上爬下来
寂寞的人
打开电视又关了电视
寂寞的人喜欢
剪去鸽子的翅膀


《乱》


下午四点一刻
我暂时失踪
把时间与空间腾给菊花
让它们全开透了
我在一个洞穴里
练习飞翔

《结果》


在冬天,我拔光了
地里的大白菜,种上
黄瓜种籽
却长出了茄子秧
我拔掉茄子秧
埋下一罐硬币


2003/12/11

《误会》
也可能是误会你了
但是风
一整夜地刮响嫩叶
这是春天
冷不冷自己知道
黎明时分
风停了
两只坏了的橘子
还摆在床头
04、04、04
《刀藏在纸袋子里》

这样的夜
所有的刀
藏在纸袋里
(纸袋里藏满了刀子
藏满了刀子的纸袋)
你捡到了谁的纸袋
丢失了
自己的刀
月光白白的
适合写诗
04、04、04


《思念》


想--
你的长发
你鼻子上的那颗痣
你身上我想的部位


摸黑下床
用一次性纸杯
给自己倒杯水
碰倒了暖水瓶


距地面两尺是床
距床三米是天花板
楼上住着一对新婚夫妇
04、04、04


《两只苹果》


我必须将几只纸杯
装入一只纸杯
腾出面积与空间
摆放两只苹果
红红的苹果
在一堆散乱的书旁
安静 甜美
像下午茶时光
那些逝不远的清香
两只鲜苹果
不该与爱情
产生关联
04、04、04


《气味》


我一根接一根地
点燃三五烟
每根烟
只抽一口
就慢慢燃烬了
一堆烟灰
散发着香蕉的气味
我可能
失去了嗅觉
或者是
窗外温度很低
04、04、04


《空城》


机器。夜。火车。飞机。小姐。果皮。
情人。爱人。亲人。小人。伟人。
寿春路口,我在一棵树下喝酒、失忆,
很多疯子拉我入伙,拒绝得有些无力,天好黑,
太阳还未照在那张床上,绿色的床单
平铺开来,摆满了橘子与苹果,等待腐烂。
树很茂盛,叶子绿得都快要黄了。
桥下的一河脏水贯穿了整座城,
日日夜夜。风若无其事地吹过桥上的擦鞋者,
风的姿态有点假,象个做作的骑士。


04、04、04


《HOMETOWN》
对面楼上
有三家悬挂着鸟笼
每天清晨
我在这种悦耳的声音中
被拽回到某个地方
模糊了
和陌生了的背景
在窗帘上飘忽
就这样躺着
水漫上来
淹没自己
每个早晨,康邪
失踪一次
四月
已没有更好的去处

04、04、05

《OVER》

现在,我对你
说什么
已不重要了
就像,你对我
说什么
也不重要了
小柏树上
悬着
绿色的废弃塑料袋
风,吹不落它
阳光,使它的影子
投在地面上
干瘪
干瘪

04、04、05

《一个垃圾的黄昏》

晚饭后
天光还亮
独自一人在小区晃悠
我内心的孤独
在水泥地面上
踏踏响
我将所有的垃圾桶
抱起来
收集在一起,摆放整齐
然后
又抱回原处
天就完全黑了

04、04、04

《明天》



还未到夏天
就有一只蝉
在树叶间嘶鸣了
这个下午
我和这只蝉,以
囚徒的身份
试探着
进入夏天
后来,有一个乞丐
站在我的面前
向我施舍几枚分币
我的手
停在两具身体之间
僵硬得酸痛
04/04/15
《生活》



看看镜子
你失去了希望
看看镜子
你至少
还有希望



民工们扛着铁锹
经过
城市女人
小区里的小叶女贞
正绿得生机
垃圾桶里
塞满了
一次性饭盒

我蹬着一辆
破旧不堪的三轮车
一路照着镜子
驶在城市的中心地带
04/04/15
《季节错觉》



把一片柳叶
握在手心
含在口中
藏在怀里
听一首
巫启贤的《太傻》
暮秋就近了
像去年的春天



遇上几个熟人
不说话
也可以开口
拐个弯
你就看不到自己了
两只蝴蝶
在花与草的乱丛中
扑腾
还有几片雪花
正飘落
04/04/16



《阅读》



一只
飞行迟缓的翠鸟
停在一棵
暗灰的芦苇上
张着嘴,发不出声
对岸的灌木丛
灰蒙蒙的
好象是黄昏
这是《蚊子与山歌》的封面
白底灰调

泡一杯浓茶
你便想起了三叔
一小撮光
昏暗的灶头
阿为在唱歌
还有,夜里落下的雨
三只或五只
蚊子
04/04/16

《音乐》
躺在床上
许多只苍蝇
撞在
透明的玻璃上
有罂粟花香
自远方飘来
甘愿为城市的情人
那泉溪水
打火炉边
淌过
04、05、22



<发呆>
如果可以做到
你会爬上
一张蛛网吗?
高悬着身体
保持着
一种莫名的警惕
翻开书找找
蚊子的形状
04、05、22



<酒桌上>
抽烟,保持沉默
听别人说话
石头开花二十一
二五六
二五七
二八二九三十一
04、05、22



<无端>
把自己煮熟了
尝过之后
才知
不只是局部已发酸
04、05、22



<早晨时光>
我睡在
一阵阵急促的波浪鼓声中
睡在煤球堆里
也有
鸟的鸣叫
在稍远的地方
啤酒瓶倒立
铁锹纠缠到石砾

咔咔
04、05、22



<平淡的日子里>
十个水龙头
一字排开
日夜滴漏不尽



04、05、22



《村庄》
黄昏,也许更晚些
柴在肩上
柴刀在腰间叮当
寂静而世袭的村落
弥散着
人对泥土的虔诚
你的、我的
他的狗
走走停停
对着瓦舍上的炊烟
发呆
空气有些刺寒
明早,霜会更重
孩子们,拖着长长的鼻涕
在寒中
等待灶台上的米饭飘香
慢慢地长大,慢慢地
等待
邻村的女孩嫁过来
长长的辫子
粗又黑
04、06、05
《火车站》

《祝你一路顺风》
这是一首小虎队的老歌
那天中午,在火车站
我轻轻地哼起这首歌时
竟忘了歌词
当我从陷入歌词中的苦中
挣扎出来
你已在站台上
消失了
我连手臂都未及挥动
有时想想
这样也挺好
04、06、05

《三轮车》

我蹬着
用力地
自愿而愉悦地
车速并不快
也无需太快
我喜欢这样的时光
一路上磨磨蹭蹭
你坐在车上
在耳边呢喃
偶尔,用洁白的毛巾
擦着我额头间的皱纹
只是有些遗憾
我现在还不能描述出
那辆车的具体形状
04、06、05

《河流》

原先
这里是有河流的
一条,或是三条
现在干涸了
河卵石
全长出了良莠的杂草
猪不食
牛不啃
你不难想像
石头的内部
早已风化
04、06、05

《流动人口》

在异乡
一不小心就爱上了黑夜
白昼,我们咬紧嘴唇
拖着沉重的身子
不说话
只在夜里,我们
才直起腰膀
在大街上跑步
想像自己
是一辆奔驰车
车灯很亮
能照见很远处的
高楼大厦
我们突然发现
街边很艳的花
全是杂交的
像一种水稻的名字
04、06、05

《年轮》
过了三十就是四十了
可能
我说得太快了
至少,与你想的不一样
但是
三十年的日子过完了
你又说了几句话?
眼里全是翕动的嘴唇
不要指责我
我早已习惯了
在自己肆意的话语中
自由行动
像一只猴子
从树上忽上忽下
偶尔地跌落
旧伤新痛一并来临
你可以不开口
只是想,但
不要指责我
信口开河
还需合适的词?
04、06、0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