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后卫 ⊙ 弃子微言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莴笋姑娘

◎左后卫




她的两行热泪流进王子的眼睛里……
——《格林童话•莴笋姑娘》


1.

吃莴笋长大的姑娘,名字叫莴笋。
她住在一座塔里,没有门的塔,因为她
不需要出门。格林先生起初不忍心,可女巫说
那又怎样?这是普鲁士森林,莴笋的长发
可以做绳梯。的确,她有二十五尺长的金发。

女巫憎恨男人,包括格林先生,还有王子——
剧情里,那个被荆棘刺瞎双眼的年轻人,
他不该窃取咒语,进到塔里,占有了
莴笋的芳心。女巫咬牙切齿,说蓝岛童话网
排版极差,五号宋体字根本不是格林风格。

女巫四处闲逛,做好事或坏事,没人知道。
传说她到过深圳,修理过候机大厅的闹钟。
每天傍晚,她飞行,回到森林里歇息,
她喊道:“莴笋,莴笋,放下你的头发。”
金色长发从窗口垂下,就像直升机的梯子。

外面没有你感兴趣的东西,只有迷雾,
女巫说,周末,惊慌的男女到处寻找水源;
你的故事被网站转载,不是格林的主意。
没有微笑,莴笋把斗篷叠好,一边想房间里
王子留下的汗渍,蝙蝠们可曾吸净?

2.

深夜,女巫从窗框上嗅出男人的气味儿。
她赤裸双脚,快速踱步,鼻尖闪闪发亮——
格林,格林的老套路!无非是歌声、冒险、
偷听咒语、放纵情欲、把夜色献给年轻姑娘……
老套路,被盗版无数次的,愚蠢的爱情!

“莴笋,莴笋,我有最鲜嫩的莴笋——”
二十年前,1854年冬天,卡塞尔图书馆台阶上,
卖莴笋的女孩子碰到格林。那是一瞬间的事。
“莴笋,莴笋,我有最鲜嫩的莴笋——”
她提高嗓门。那天,她恨自己没有魔法。

带漂亮姑娘吃牛排,喝杜松子酒,然后把她
变成女巫。格林先生不是那种人,却未必没有
那种想法,蓝岛的接龙高手想到了这一层,
他们执迷于更压抑的可能性。但那不是童话,
女孩变成女巫,是三次绝望以后的事……

拆除宝塔,女巫在狂想,留下残垣断壁
给格林先生,叫他尝尝女人的厉害。
然后,篡改他的作品,抛弃低龄化模式,比如,
把莴笋变成蜘蛛,困在梁上,命令她织网,
对,命令她昼夜织网,直到人老珠黄……

3.

莴笋盘起她的长发,准备明天的台词——
“憎恨男人的女人,必遭女人憎恨。”
接下来,女巫将会发怒,剪去她的长发,
罚她在荒漠里爬行,手脚疼痛难挨;而王子
明天傍晚将从窗口跃出,掉进荆棘丛……

没人,也没什么可惋惜的,悲剧最适合童话。
格林先生有多少位女巫情人,不关我的事
——莴笋在此做上标记,打算明天上午开镜前
指给王子看。当然,在情节之外,在他喊
“莴笋,莴笋,放下你的头发”之前。

再之前是说漏嘴,女巫吃惊得厉害;适当抵赖,
哭泣——当心,恋爱细节不能告诉中年女人;
然后呢?恳求是没用的,她会倍受伤害;
对,是我的歌声引来了王子,他正穿越森林……
这是故事的高潮。格林童话就该这么写。

我将把最好听的歌,留到路上唱。
那是回味的时刻,因为刚刚失去,情致正浓。
离开宝塔多么欢畅,我只唱第一句,突然噎住,
因为王子正跃出窗口,双眼流血,手指僵硬……
我不再唱。最后重逢的时刻,我哭得很美。

4.

请尊重格林先生,请领会原著中的
命运主题。十九世纪盛行魔法,而童活
必须暗藏小小的诱惑,否则孩子们会丢弃它。
我承认,卡塞尔图书馆门前,那个冬夜,
确实有过动人的一幕。蓝岛网站并非胡扯。

不该发生的爱情属于格林先生,属于女巫,
却不会感动读者。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莴笋姑娘成为下一个女巫,可能性非常小,
除非二十年后,王子成为下一个格林。
好了女士们,请认真领会原著的命运主题。

让女人憎恨女人不是好办法,重点是
时间概念:女巫忘不掉图书馆外光滑的台阶。
她飞行,速度极快——据说她到过深圳——
她的悲怆不是取决于魔法,而是眼泪,她
从来没让眼泪,流进格林先生的眼里。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格林先生也很遗憾。
现在,女士们,打起精神,投入拍摄工作。
请尊重原著,童话里的邪恶就是邪恶本身。
来吧,让女巫垂头丧气,阻止她回到十六岁
——如果可能,阻止所有人。

5.

拯救是数月以后的事,布景同样需要时间。
……王子摸索爬行,沿途乞讨,随遇而安。
没人知道他的身份,这是惟一的窃喜。
整个冬天里,他离父亲的王国越来越远。
剧本上说,莴笋在荒漠里,在枯井旁边……

重逢的时刻是乘风而来的,雪上的风——
歌声,歌声,沙哑而凄婉,有如抽泣。
“莴笋,莴笋,你美妙的声音哪里去了?”
荒漠之女惊愕无比,她止住歌声,揪紧
自己的喉咙。她从此不再歌唱。

井里打不出水,莴笋拿不准自己的模样,
她想让格林先生等一等,让眼泪等一等,
照蓝岛网站的说法,让蜜蜂也等一等,
“女人憎恨女人,正如憎恨自己。”
为什么?她尖叫,为什么我流不出泪水?

女巫卸妆只花半小时,黑色羽毛粘得不牢。
她散步到树林外,遇见行吟诗人,就向他
打听格林先生,是否还在卡塞尔图书馆。
“后来去了格林科学院。”诗人捏弄他的圆帽,
“死了一百四十年,而且,死了两次……”


2004年6月23日于郑州经八路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