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断片集

◎君儿



《自圆其说》



我知道,暗红的丝绸不能
在夜晚或酒里发酵
不能独自醒来,对着东方的晨彩
我知道我不能扶你过河
我知道我也不能独自把自己扛过去



《夏日小令》



天气终于暖了,捕来的蜻蜓
被儿子弄断了头
绿色的身子,透明的翅膀
这夏日的天使,它们曾在黄昏飞舞
在水面上留下印痕
在青青的草地上翻找爱人
在将雨的天空锻炼小魂
夏日,没有神灵来安慰死亡
这个夏天,没有神灵来把复眼的世界
转译和收藏


《目睹》


常常,我坐在傍晚的书房
从窗口看着外面黄昏的大风
把那棵窗前的白腊树吹得像一个激动的新娘
没有风的日子,它也会轻轻摇晃
被夕阳照耀的一面温暖而安祥
马路上走着静静的车辆和行人
时光缓慢地搬动着自己
直到路灯把这条小路重新点亮
此时相爱的人分手,就像世界重新回到
泥土和草木,男人和他的肋骨


《晚上》


晚上,世界安静得像个墓场
世界安静得像一个晚上
晚上,修行的人念念有辞
他们要先觉悟自己
才能把这有情人间渡上天堂
我们只有等着
等着梵音敲响
那时候,你还是执迷不语
我还是痛断肝肠



《窄处》


一瓶啤酒,一段曲子
它们飘来
从很远处,用货币可得
生活变窄
我们从窄处窥探
这楼房和楼道
它们容纳着食品和垃圾
容纳着五花八门的嘴脸和欲望
它们每天吐出气泡
使我疑惑和设想
我并没有失去水分
我失去的只是无所不在的
早上和阳光


《五台三佛》


阿弥陀佛手捧
一只黑钵,庄严
跌坐在莲花的高处

释伽弁尼手捧
一只黑钵,庄严
跌坐在莲花的高处

药师如来手捧
一只黑钵,庄严
跌坐在连花的高处

大雄宝殿纷纷的香火和人群
纷纷的跪拜和求问。纷纷的
经幡垂挂,唐卡森严,纷纷地
人如潮涌
作鸟兽散尽



《白日梦》
  

一个又一个上午,无所事事
呆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希望从中蹦出
昆虫,列车,一片开着鲜花的田野
一个又一个上午,蝴蝶在梦里飞着
它们驮着骄傲的庄子,追赶
已逝的大鹏。

一天又一天,我借酒浇愁
把文字当物证,希望有陌生人赶来
卜我此生的命。盲人买来苦瓜
蜜蜂蛰痛神经,为了辛苦采来的美味
它们选择献出小小的毒汁和残生

一个一个的梦,终于会飘零
秋天的时候,它们变黄;春天的时候
它们重生。书上说忍受多变的阴晴
老天爷,易经,妇女和小人的疾病
书上说世界终有一天会飘远
需要有人准备罗钉,木板和慢长的劳动


《暗疾》


这是肉里的病,深处的,我自己
也打不开,看不见,但它存在
偶尔提醒我一下,用疼,隐隐作痛的痛

但它不妨碍我爬山登高,一日千里
不妨碍我像刮风一样走路,朝着无所谓目标的
目标,无所谓终点的终点

血液里的病毒或者肉里的炎症
它们是我多年之中自己培养起来的内部的异端
用来反对我的不合时宜,孤芳自赏

天气好时,我想到太阳底下晒晒这个躯壳
这么久了,相依为命,近墨者黑
也该化敌为友,将来沙场归来,还是同一战壕的战友

将来,死神取走我,包括精神里的
所有病,所有毒。将来我申请
一面向阳的山坡,前面有大海,身后有树


《抽着烟的蒙面人
    在中国某个建筑工地》

三月二十日,一个蒙面人吸烟
在早上,八点钟的晨光里
一个蒙面人,不必劳动
掀起窗帘的一角,目睹荒凉大地
废旧的火车车箱里,住着来自外省的打工兄弟
高高的施工车辆停在简单围挡起来的建筑工地
青烟上升,生活下降
过程总是相反,没有回旋余地
蒙面人不过是一条时间的漏网之鱼
遇水即可成精,在这个城市
人群挠嚷或者高楼林立之处
蒙面人身怀绝技,缄默不语
或者心藏大恶,无所不用其极
旗幡猎猎,在阳光和大风中指引世俗功过
一个陌生者敲门,却说出了蒙面人不能在现实中
呼出的隐秘。
工程在继续,远处钢筋水泥的轻轨延长着城市的软肋
对这个憩居地,蒙面人始终旁观
直到把烟气吐上莫虚有的蓝天
空荡的篮球场,早晚会迎来人民的投篮
简陋的小屋,早晚会送走结束使命的行者
此时,如果蒙面人起飞
早晚会在一个不确定的地点
留下一盏烟灰散尽的玻璃盂。


《断片集》


1.

冬天  一地的黄叶子
如服了五行散的隐者
飘飘荡荡地在马路上表演哑剧
我能不能因为纯粹的怜惜
和对美好之物的陈旧嗜好
不把你们说成风
(要说就说我有病)

2.


夜里不再睡
守着我的破瓶子
笔筒  电话和手机
打开电脑
你开始舞蹈
寂寞的灯光
照着你
我们分享
日常的汉字  口语
它们嗡嗡叫着
像我们已经过完的半生


3.

这些纸页空白
虚拟的文件夹上
飘来字  词
水中之鱼
泡沫的咏叹调
一个肉色乳罩

无数的通讯地址

4.

趁我还是我
转着一个玻璃的地球
趁夜还没有完全黑透
我们来把肉体和精神说清
如果能够
也说清火车的轮子
秋天的站台
相送的人和走远的人
其实并非在走
我们都配备了翅膀
虽然施与者不是上帝
但我们都比上帝疯狂

5.

今天下雪了
气温骤降
但空气里多了白头的使者
万树撑着轻若无物的白色
满大街  满世界
都在重新写童话
冰凉   一踩一个脚印的
以集体取胜的雪
又被集体的马路取消了资格

6、

现在我有三朵玫瑰
注定凋残的淑女
一朵开过了
松散地躺在书里
一朵半开
被抚摸的手指弄卷了裙边
一朵闭合在一起
瘦瘦的小姑娘
刚经历人生的第一场宴席


7.

虎魄  你这金色蜜蜂的尸体
它们说你是古代的松柏之香
凝结。质脆  可入药
也可以作为饰物
装点玲珑的手臂。虎魄
拿到你时松柏还在山上
拿到你时蜜蜂还在蜂箱

8.

又必须时常克服内心的伤感
作为女人  时常把爱遗忘
但即使这样  也无法完全
忽略自己  像城市忽略建它的砖瓦
水泥。还要像一只秋天的小鸟
学会躲避荆棘  并学会合群和迁徒
泥土渐渐干了  潮湿的雨季
随天堂转移

9.

当我把月季花中途掐下
我才发现叶片背后  原来虫子
已做好了家。杀手的链条
烦恼咬合着金属  要适当地献身
要把自己交出去后  让时间考虑成本
每天出出进进  同事突然有一天就说
“我们是一条绳子拴着的狗”

10.

我仍会反复爱你  我的孩子
虽然我会板起面孔  使你不知所措
虽然我会丧失耐心
如果半夜醒来  你感到寒冷
即使不是  即使是装的
也仍然可以滚进我的被窝
让我抱着你   在冬天
让我做你温暖的母亲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