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桂林及其他

◎君儿



《桂林以及其他》


1、

主要是因为我疲惫如这疯狂的陀螺
生活天光乍泄,你也知道
我是说我对近处和远方的想像
主要是我并无方向
这是高举着红花的木棉
这是大墟镇雕花门板上的艾草
三棵挂于门墙之上,用以驱邪
主要是我说不出什么
它们在此,一千年流水,一千年悠悠
生死,我来的几秒钟能看到什么
院里的花树,水池
卖草鞋的老人,谦恭而善良地闭着少牙的门户
主要是木头的门窗已破已旧
而不远处就是一条直通大海的漓江水
毛洲岛上杀鸡人告诉我
400亩地,90多户人家,他们在此祖祖辈辈
想吃什么出门去摘,辣椒,茄子
南瓜,梨和青青的杏子
主要是它们太丰富
当我试图一一说出,山色已晚
而一场雨接着一场雨落于竹笋和高处之树

2、

他们在仿造古董
这我知道,因为哪里都有这样的事发生
我们把老屋拆除,也许因为漏雨
也许因为进风
也许因为现代化的奢侈嗜欲也让
河边的乡民懂得了享受
在巨大的刻石洞下
请看吧,这份壮观
老人在下棋,年轻人在打牌
有茶有酒有菜有肉,旁边有树荫
而远处有仿出来的塔楼
肯定不盛经卷和佛骨
肯定不盛字画和古书
我把一日之内不同地点的所见组合在这首诗里
希望的是你不会迷路
希望的是由你牵引,以便让我看到山水深外
大舜韬炼的精气,诗家儿女情长的逗留
和天地不愿说出的妖野合围
它们为什么最后皆归于够不到的残山剩水

3、

终于知道一首诗,当它延着黑色的铁轨
开向远方,其实它也背着多出来的行礼
默默流淌的河水,水流中安静的田螺
和岸边浣洗的妇女。
一首诗,它不记得一个个具体的地名
但它想起一根失落的黑发会流泪
会泪流满面地纪念它看到的山水
那些黄昏中苍郁的尖尖的山顶
那些中途懈逅的异乡的朋友
那些翠竹和果木环绕着的岛上人家
两个孩子坐在一起,亲密地喂着彼此饭粒
桂花在树里做着开花的梦
一首诗,它没有梦想,从此地到彼地
一首诗拔山涉水,它敏感,盲目
但它知道,美就是这如万鱼涌动的大河之水
刚开始,它衣冠楚楚立于岸上,它观看
后来,它试探着靠近水面,脱下鞋子和袜子
露出红红的脚趾,它看到河水淹没了它们
洗净了它们,它看到手脚干净得就像河边的石头
水中的小船在渐渐蔓开的夜幕中入睡
一首诗,它破开半弯新月和半江流水
一首诗,它远道而来,没说什么,又匆匆离去
一首诗,它不负责说出旅途中偶尔发生的秘密


《车过黄河》


1、当它突然敞开泥沙  浅滩  岸草
突然和树  周围的田野  空中纵横交错的电线
连在一起  突然就暴露出看不到源头的一江黄色
看不到它的动力  想要说的是
我只是从流动的火车车厢里
只是扒窗看了它几秒钟
只是对这被叫做一个民族的母亲之河
表示了当时力所能及的关注
但几秒钟放在一个人的一生却过于迅速
放在一个有五千年历史的民族也过于疏忽
相对于它的起源  悲欢  污染
历代的整治  或者相对于21世纪的引黄济津
我几乎空无一言

2、当它像女体一样
四仰八叉地打开
黄色的看不出波澜的水
如腐烂的女人的体液
对黄河  我们用过的形容词
已一片片凋落
对黄河  当我每次只是在火车上
看看  想想  下车后说说
我感到它已远离了伟大
远离了那些不可置说的事物

3、回来的路上  黄河还在
一曲雄壮的音乐伴随着旅行的人们
挨近它的身边
我积攒着情绪
试图校正来时的偏差
但没有  它还是毫无顾忌地敞着肚皮
没水的地方长出了绿草
有水的地方就只是一望无际的黄
多少年了  它从青海一路流来
全长5000多里,流域面积70多万
沿途流经四川、甘肃、宁夏、内蒙、陕西、山西、河南
最后从山东入海
这是火车广播喇叭的好处
它让我知道黄河在丈量国土时
也顺便量出了自己的地位
前提条件是它的精血和汗液不被
大漠黄沙一滴滴吸干  不被一双双贪婪的爪子
一管管取走

4、那年我们在黄河大桥上企图拦截过往的车辆
企图完成一桩惊天动地的壮举
深夜里   我们不再关心黄河的流淌
我们听从指挥  像夜晚茫然的灯火
在激情里明灭  这个大事将来的夜晚
事实又证明它什么也不可能发生
或者说想要发生的事我们不可能阻止
这一夜  黄河只是一个符号
太平盛世  我们还会在它的岸边燃起篝火
对黄河本身来说  它还是徒手伏龙的英雄
它厌倦事件与说词正如后来我们厌倦了
他们放在历史头上的鲜花和唾液


2003年7月5日写于桂林
2003年8月9日修改


《故地》


1、只因为雾和灯火,这些树
才显得高大,空虚
美才显得并不多余,十一年
马路加宽,月亮缺少一半
湖水麻木而迟缓
早起的人们和公交车运着我
再次离开,感觉
一生都已在这条路上
终点是火车和车票
是一个人的书 咳嗽和家园


2、坐在车上想一首诗
和在心中想一段旧事
哪个更快,哪个更盲目
纵横的斑马线,交缠的铁桥
漫天的白色大雾
它们敞开怀抱,敞开稳定而坚强的秩序
不像我们,用十一年
把眉头皱紧又犹豫着打开
这个破败而迷人的城市
有古老的街道和砖墙
有宽广的激情和好吃的早点
什么时候你不再为我付帐
喧哗的酒肉和叮嘱也随风远去

3、这东一头,西一头的眼泪
只是因为早起的雾气
只是因为幽静的树叶再一次铺满
湖面和堤坝
为你保留十一年的头发和容颜
谁带它们成长和衰老
你在一个叫沧桑的大屋里
用几年遗忘
几年疯狂
几年赚回满室的金银
什么时候你会想起一个小姑娘
每次做饭,都把手指割伤?

4、火车开了,这次是真的
多少年了,第一次起得这么早
城市一半还在梦里,另一半在流浪
兄弟,我们为什么不能手牵手出发
在这走不到尽头的大地上
你写一句,我写一句
一片叶子,和另一片叶子
我们一起把这本书凑齐
永远不要在大的事物里找我
我只关心细节和琐碎
灯亮了,灯熄了
一颗青核桃在铁轨上睡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