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嘎 ⊙ 宾至如归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幻美的葡萄架

◎巫嘎




朋友家的小屋在小镇东边的小山坡上,那是我见过的“风水”的地方之一:风就像偷袭的兵越过整个山坡丛生的灌木爬上来,一条河在右边如同闪光的带子飘向远方。风和水都很多。而小镇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建筑聚在山坡底下,显得零乱、灰暗,没有进行纯粹审美的可能性。但夜晚呈现小规模的万家灯火景象还是令人温暖的。
屋子左侧的荒地早几年就被朋友勤劳的母亲开垦出来了。根据时序的转变,种着青翠的蔬菜瓜果,一畦一畦的,小规模的梯田风味。再过去一点有一棵大槐树,高而粗,枝繁叶茂的像个华盖。
菜地与屋子之间是一块空地,朋友说是特意空出来的地方,空地上搭了个小小的葡萄架。
这样,那一定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春天的夜晚了。那是一个冥想的夜晚。端了椅子与朋友坐在葡萄架下聊天,茶壶当然放在你我之间,享受春夜的微凉和清风。因为是春天,架上还是空落的,但朋友的母亲出来给我们倒水的时候说,葡萄的种子已经下地了……这时有可能沉默。这时短暂的沉默显得恰到好处,我抬头越过架上纵横的枝条看到幽蓝的天空。在沉默的间隙里思想在奔跑,身临想象的那个将临的夏夜,葡萄满架。我们伸手可得,但我们不去摘它。我们只在静谧中倾听果实悄悄响动,在黑暗中优美地睡眠、做梦、完善,趋于成熟。朋友在黑暗中发问:
葡萄是什么?
梦者。纯洁的梦者、熟睡的孩子和善良的圆球。
你感到幸福吗?
是的。与葡萄同在,就是与自已同在。
我们是谁?
我们也是梦者。但我们更重要的是守护者,因为我们已经成年,即使我们没有武器,我们也能使用自身对抗外在。
……我们通宵达旦地坐在架下。我们的责任逐渐分明:更重要的事是守护这些葡萄,提防乘夜黑而来的行窃者。守护这些甜蜜、美好、纯洁、善良的葡萄,要像守护我们身上的血液一样,让它在这静静的后院安全地成长。葡萄,葡萄,旅途迢迢呵――这或许是这工业时代里喧嚣的尘世中最大的一支镖了,比黄金万两更宝贵,也更容易被那些蒙面或者冠冕堂皇的大盗劫持。朋友忧心忡忡:
那时,我们可能要撤去茶水了,喝茶闲聊会让我们松懈。因为我们就是命定的镖师了,责无旁贷,重任在肩。我们还要护送这支镖抵达另外一个又一个庭院,抵达时光的尽头。
天上几颗星子,轻轻敲着,闪着亮光,神秘、渺远。
有谁知道,我们怀揣使命,坐在最广大的葡萄架下。

(一九九九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