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赳赳 ⊙ 内伤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怎么能够知道这个夜晚是属于我自己还是属于所有夜晚

◎胡赳赳




  
    听见了没有 把凳子放下
    星星是假相 而假相逼近真空
    徒手者是徒劳地 丈量你离星空多远
    距离是要找到手电筒照亮的那个夜晚
    我决定返身
    在你的颂诗中抽身而去
    即使你的嘴巴变成乌云
    不祥让你变得越发沉默
    趁着黑夜中看得不够但已看得不轻
    中伤的雨水像你的辨子抽打在我心
    撤退的自由比你的嘴唇要更加狂热
    不着边际的扯淡比起前路更加黑暗
    握住我的手 即使它是只独手
    即使它只手遮天
    我怎么能够知道
    这个夜晚不是在梦中打滚
    不是在错误的时间弹指而来
    不是无法掌握无法出汗的
    不依不顺恨不得哪一天与光明作对

    听见了没有 我可以小声点
    说不 说爱 说这个夜晚属于你我
    说烦恼地是如何拿玫瑰来招摇你
    说炮火是朝向你一个人的战争
    说期骗 说男人脸上动人的胡须
    说潜滋暗长的夜有多黑
    我们的前途就有多明朗
    我怎么能够确认我在说
    我就怎么能够快活一些
    靠近一点 再近一点
    听见了没有 放下你的屠刀
    莫欺负一个有祝福报负的独醒者
    他的心留在人间的最大利器上
    正如庸人悬壶在膀胱上
    他的假面 面面俱到
    而他的真面目也是这样
    走过他的人以及正在跟随他的人
    交叉跑动但是 这无助于左手
    也无助于右手 伸出去还是黑
    摸回来是自己的丑
    
    回声表明----
    ----我是一个人
    你是一个传递我声音的天使
    各级天使中最高尚的一级
    捧着脸颊上的世俗酒窝出现
    在这个夜晚像个开心的宝贝
    自上而下地 给我一个房子
    局部有我斧凿的愚钝的鱼
    笨拙的笨笨熊 洞晓夜晚是何物的猫头鹰
    女娲和后羿 你的双乳和最大的戒指
    以及虚无岛上的落叶在归根

    而你归我 听见没有
    这个夜晚属于我 他们不相信
    我只有取得他们的信任
    才能在明天摆出不相信他们的样子
    除此之外 我只有确信这个夜晚我在
    才能在这个以后的夜晚告诫自己
    所有的夜晚都有毛病 都非常可乐
    只有这一个 排除在所有中的一个
    一个即所有的一个 夜晚
    灯红酒绿 暗香盈袖
    月过中天 啤酒封喉
    浅饮低吟 张口结舌
    文不对马 忽悠忘笑
    我忘记了笑逐颜开
    忘记了当时停顿在你的右半边
    我笑逐颜开过了还是根本没有
    事后的星星无非是可望的把柄
    触及它回忆的源泉就带动皮轮
    摇啊摇摇到一个咯吱咯吱的地方
    船在水上走鱼在水中游你在巧笑
    
    发现无穷的闯入者在打击这个夜晚
    掩耳盗铃的真凶破门而入
    浑身的弊病都被验明正身
    一腔口是心非的噪音爬上了高坡
    红旗打了一个晚上 针孔摄像机上
    具有记忆功能的性爱开始了漫长的四十七分钟
    网球在小鸟头上的当头棒喝让小生命当场死去
    诺言已逝 反攻的眉头紧锁了 钢筋架构的
    房屋自上而下地崩盘 感染在肺部让每一次呼吸
    都变成叹息 而真正的叹息自好感觉良好
    过气的明星扳过时钟的一小格
    他扳在时针上 于是时针变成了分针
    未来的主人翁今夜无人入睡
    加过钙后的成长凶猛而猖獗
    即便在梦中加速地咬牙切齿
    纷乱的灯光晃过 我在呕吐
    一次发自内心的运动
    对一个理想主义者的胃
    有了一次肝胆相照的交待
    吐出了菊花和刺
    一眨眼就消失的人民币
    和一瓶美好时光
    这美好时光
    禁不住让我好生摇头
    好生摇头 世界急剧地震
    大家都在摇
    摇啊摇啊摇到了咯吱咯吱的地方
    船在水上走鱼在水中游你在巧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