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 ⊙ 树枝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自言自语

◎马越波



湖州街道夜归乱读明代二十一母




在每一条街道敞开的路口,驾车而过
找不到一个地点,他们在何处

即回到他们身边,学习语音
房子,壬子八月

还一湖春水,凝视不动, 秋香携木尺
欧洲人怎么理解这些,请坐

这一篇写在纸上的文字,下传达君
能看见吗?万家灯火男女老幼

你张着嘴。北京果哺,甜蜜和焦躁
睡去,闭上眼睛,睁开眼睛

长漫漫,交错更替
端正,受损

“冰雪无人见,春从天上来”
汉语,汉语,汉语啊, 心邪。微。照床。明。影疑喻合。




-----------------------------------------

停顿和延续



听说明朝已经停下来了,它清晰地叫你
一个午后,就会听见心跳声
急促的呼吸,凝固在一张餐桌上

你还是可以站起来,脱掉衣服,穿好衣服
倒一杯水,喝下去,放好杯子,那杯底和桌面接触
你可以坐上车子,晃动肩膀,穿过街道,去哪里?

现在我们, 双唇紧闭宛若许多年过去
什么也没有,你小腹的疼痛, 被损毁的笑容在绽开
依然如此动人

影子般的影子,你握住我的手
不停息的电话铃声,更喧哗的市场,下面
我随你走出大门
"你是后来才这么对我说的,后来"


-----------------------------

给你的一首诗



如果我知道水应该在河里流淌
我就不会把它捧在手心了,现在它,消失了。
我终于在发出白光的夜里,慢慢倒下去
感到纯洁回到身上,最普通的事情,每天清晨

吃过晚饭。父亲因为生病去医院治疗
因为秋天穿上外衣,因为必须前去迎接
以及正午回家休息的人,他们,她们
它们,灿烂地旋转着,周而复始,犹如天堂

远远离开,那些东西,一粒粒光滑暗淡
多么不易,这圆满的生活之秘密
无法掌握。我从它边缘划过,靠近它,得到温暖
祝福,或者,因为迷恋至深的你
我可以这样重新回到怀抱里面




二○○四年九月三日

--------------------------------

春天的孤寂和欢乐



辽宁张后写道: “有一种叫词语的花开放在春天里”
语词的火焰。和句号。它
翩翩。这个符号,秘密而简单
这些言辞。缓慢的呼吸
大事情渐趋微弱
点燃那些,扬起的灰烬,金箔样子
滚烫的身体,这时候我和你做爱,清晰可见一席光芒
雀跃而临,身无着衣,这个久远危险的念头
它们可以这样结合,在这样结合
它覆盖说出的,如果有一片不冷不热的柔软的舌头
清风左右什么?缠绕,繁花,”镪,镪,镪…”,满地的水渍



8.27.
*”镪,镪,镪”…….近日看到沈方评一作者”镪镪镪”.

-----------------------------


没有日期的文字


我愿意记录下这些不曾发生的事情
在时间的缺口,它们深陷下去
因我的离开而分离,更大的分离
一直漂浮在中间的东西,找到下落?!


---------------
分离


什么时候,阳光普照
什么时候,落下来?
不纯洁的明亮
我可以看见你
短暂和清晰得让我低头
房子的门窗在打开关上,传来的响声惊动我
阻止我,可是,秘密已经没有

如果只是一个名字,我可以用剩下的时间
和它慢慢死去
贴在前额,温暖和坚定


------------------------------

8月13日,风和日丽

现在小学放假,没有朗读声
风,和,日,丽
从嘴巴,胸口发出,一个一个字
一天一次或者多次。我要说什么?
今天有大风,短暂的大风,大雨
以往也是如此,广播预报我们,注意出行
还注意些什么呢?没有了。
地面有些发亮
一棵树,更多,一动不动
石头有些发亮,机器的声音向下震动
作业的儿子,虎背熊腰
我试图颤抖
慢慢躺下,滚圆,柔软,湿润
楼台水阁,清风吹拂柳枝
在摇摆,还是白天
风和日丽,破碎之音
学习日常生活。
花时间铺上地板,装好抽水马桶
工作,在六楼阳台上脱去上衣,满怀羞愧

----------------------------


这些街道

这是什么意思?人民路
他终于还是消失了。
泪水涌出,我知道了那是什么,掉落在地面上,湿润和干涸
什么时候,这些街道被掀翻?
金银财宝,闪闪发亮的丝绸


------------------------------

纸张

更该关心的还是你。
她吃过晚饭,走出家门,或者情形并非如此

夜晚降临,缺电
缺少摩擦,火焰。城市和农村

遍布了节日
咖啡馆,高速公路

在大路深处,一些纸张漂浮着
有些可以阅读,故事

更多一些在柜子里,木板的缝隙中,地底下
腐烂,滋润我们,开出鲜艳动人,真的花瓣和果实

我给予你名字。开始疲倦,默坐在椅子中
在它边缘卷曲,依然没有接近的描述甚至不能称作抒情

-------------

花朵


这是事实。它们这么发生
今年6月4日晚上,
以另一种语言
下午结束,太湖,书店里翻出来的Mr.Paul Celan

黑暗来临过,我没有流出鲜血。
这可以解决?
漂浮和远离,变得更小,那不是光
在花朵枯萎(我们通常称之为盛开)之上,它没有重量

走进房间,他站在门口
两棵小野花,绿叶枝条,白色散开的花瓣
这个,和生活几乎有关,
它们可以闪闪发亮

它们可以这样,是因为什么
我没有失常,没有忘记。
楼下争吵的声音越来越小
没有美和善良


-----------

念鹤



一九七几年,她关掉电灯,吹灭蜡烛
或者都还亮着

“天上一只,鹤
地上一只,鹤




鹤”


6.28
---------------------------


6月11 日
“自言自语”



他相信破坏的力量
身体的味道
几天没好好吃东西了,也没睡好
和多年前广场上的人群一样
我记得他偷偷吃了巧克力
一些事情穿过时间挤在一起。
一下子涌起感动
那些痕迹是新的,“嗯,愚蠢的人”
他一直就在想着这些
天色停下
我们可不可以不去呢?不
就现在,(你搀着我的手,往前拥)
有一个人在窗户后面流泪
(我受不了这些,我会爱上)
你和她结婚了,
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
哲学和诗歌,象两片肥臀在摇啊摇
因为那些例外,在早晨
你可以覆盖吗?
他走过去,想对她说他得走



----------------------------

6月14日
“羞愧”


七天没有出门,
那儿快要进入冬天了,一双张开的手臂
我从旅店走进她的身体,又回来,今天下雨了,在外面落下
没有溅到身上,只是模糊

思念就这样从手臂里滲了出来
给他们去了电话,一切转动着,
无关的事情,意外轻易地破坏整个白天
路面上行驶着车子,” 湿漉漉的脸庞”

他轻声发笑,
记起吃着鸡蛋和蒸糕,寻欢作乐。
它依然没有枯萎,也没有生长,
他就想这样看看已经看见的


-------------------------------------------

关于大楼勤杂工的一个奇怪的念头



今天他躺在床上,没有去擦拭大楼的窗户
又下起了雨,没什么是肮脏不堪的
我看过你许多次,爬上不高的木梯,拎着水桶
映出你心里那些美丽妖娆


-----------------------------------

日常生活


他担心黑夜把你带走
还未醒来的时候,消失在这儿
你围绕他不停地旋转
他不能伸出双手
不能思想,坐在就要照进早晨阳光的窗口
含糊不清地念叨着几个字
直到掩盖他的身躯


---------------------------------------------

6月16日


他开始拒绝发出声音。
事件就要来临
无法分辨,在春夏秋冬,哪一个瞬间曾经是你的庇护
纷纷散开在大道了
从手腕处开始垂下
对蔑视者惩罚
这慢慢的温暖的粉碎,
残存的,字
他拒绝进入房间
白天落下雨
一棵树挡住阳光月光


----------------------------------

6月22日

她从舞台上走下来,首先是她?
区别很小,礼堂从集会,表彰,改变为小剧院,变化很小
甚至她至今还是心怀高傲地仰着小脸,因为美丽
差别很小。

我们停止。
神仙也难办到,张典,我们不谈私事。
抒情或者熄灭,夜晚来临
我搭乘一辆出租车,和司机面面相觑
“这个夏天这么干,累哦,她要读书…”

许多事情终可舍弃。
象一头睁着双眼的牛
我闻到草香,去餐厅的路上
就是这样,抱住,早出晚归
只存在细小的差别 。
角落里吱吱作响的老鼠,“亲爱的,还要吗?”
一面镜子闪闪发光,
保持缄默。
继续着心不在焉
损毁和补偿

------------------------
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歌唱?这不可能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