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嘎 ⊙ 宾至如归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端午节:一首诗与一篇短文

◎巫嘎



端午节
◎木朵


这一天,李贺在洗草席
母亲洗糯米、青豆和腊肉
小潭静止,任蝉鸣肆意地阐明什么
舅舅会骑来小毛驴
也捎来新毛笔
潭水微微清冽,像埋葬了
自己的丈夫
母亲说席子的两面都要刷洗干净
现在,她坐在青石上
像观察幼鸭如何在池中学会优雅
看了看天色
又看了看诗人的天庭




端午节
◎陈小三


中唐某一年的夏历五月五日或五月四日,端午节或端午节前一天。李贺今天没有骑上他的小毛驴出门,而是被母亲留在了家里,也没有留在家里闭门读书,也许他的小毛驴还在他舅舅那呢。而是和母亲来到了昌谷村头的小潭边,母亲在上游洗糯米、青豆和腊肉,李贺在下游洗草席。端午是农村一年中的大节,村里家家户户都忙着洒扫庭除,包粽子,还要举行祭典活动,划龙舟啊什么的。这是李贺难得放松的日子,自束发读书以来,李贺大量阅读了经传史牒、诸子百家、古小说等书籍,尤其对古典诗歌有特殊的爱好,熟读了《诗经》、《楚辞》、古乐府、汉魏六朝诗歌以及当代许多诗人的作品。此时他想起屈子,默诵着屈子的诗句: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扈江离与僻芷兮,纫秋兰以为佩……

民謠云:“端午节,天气热,五毒醒,不安宁。”李贺想,“五月五日”就是“恶月恶日”啊,“五”与“恶”諧音,在阴阳五行之中属火,二五相重,火气极旺,过旺会带来厄困,不吉;酷暑将至,五毒生,蛇、蠍子、壁虎、蜈蚣、与蜘蛛;驱五毒,张贴彩色紙剪成的五毒图像,防害防病,以避諸毒。潭水清洁而善感,波光粼粼,沉思默想的李贺站在水中。一时母子两人默默地做着手里事,默默想着心思,一时无言。

潭水清澈,如同一面漂亮的镜子。河南府福昌县(今河南省宜阳县)昌谷,一个美丽的小山村,四周风景极佳,山明水秀,洛水与连昌河交汇于山谷东面,南面的高高的女几山上云雾缭绕中兰香神女庙显得神秘。不远处,桑竹繁茂,水田骈列,远处则千山竞秀,山光水色,相映成趣。树上的蝉叫着,知了,知了……

李贺少年英名,前程远大,一生中三次离开美丽家乡,三次黯然还乡,英年而逝。18岁第一次出门远行,到东都洛阳参加河南府试,初试锋芒,意气英发,却引起了一些举子的嫉妒和诽谤,说他应当避讳父亲的名讳,不该参加礼部的考试,甚至还有人攻击他“轻薄”。李贺父亲名李晋肃,“晋”与“进”同音,如果考进士,就犯了讳。其荒唐不经显而易见,当时文坛领袖韩愈爱赏李贺文才,还特意写了一篇文章《讳辩》为他辩护。李贺的第一次外出就此沮丧而归。当年秋天李贺二去洛阳,韩愈与皇甫是特联骑拜访,慰藉其落第,李贺即席赋诗《高轩过》,“联镳”盛事成为文学史上的佳话。之后李贺转道长安,在诗人20岁的春天,以宗孙、荫子等由宗人引荐,得了个奉礼郎的从九品上的小官,开始了长安三载的生活。长安食玉薪桂,官冷位卑,形单影吊,生活困顿,其间妻子去逝,灯花鱼目,终辞了官又回到久违了的昌谷。《赠陈商》一诗真实地反映了其间的生活:

长安有男儿,二十心已朽。
《楞伽》堆案前,楚辞系肘后。
人生有穷拙,日暮聊饮酒。
只今道已塞。何必须白首。
……
礼节乃相去,憔悴如刍狗。
风雪直斋坛,墨组贯铜绶。
臣妾意态间,唯欲承箕帚。

长安三载的现实生活,彻底打破了诗人的幻想和迷梦,使他清醒地注视人生,大大开阔了诗人的视野,这是他一生中创作最旺盛的时期,给我们留下了《李凭箜篌引》、《金铜仙人辞汉歌》、《听颖师弹琴歌》、《梦天》等奇峭瑰丽、词采卓异的诗篇。元和七年春,诗人辞去奉礼郎的官职,离开长安,返回家乡昌谷,其心情是沉重复杂的,但家乡秀丽的山川,人民淳厚敦朴的风尚很快就让诗人安静下来了。闲居昌谷,诗人写下了《田园十三首》等大量优美的田园诗篇。但第二年,诗人又再次出发了,为寻求施展政治报负的机会,也为谋求生计。这是一次颠沛流离的远游,北上潞州,南下吴越,这是中唐内则宦官专权,外则藩镇割据,兵荒马乱的时代,注定了诗人历尽艰辛,终究疲惫地还乡,归卧永不背叛的身体与灵魂的家乡――昌谷。长期的体弱多病,经济拮据,肉体与精神上的双重折磨,归家不久,一代鬼才诗人李贺离开了人世,终年二十七岁。

李商隐的《李长吉小传》记述了李贺姐姐在李贺临终时的见闻,说是天帝派一绯衣人驾赤虬,持板书若太古篆或霹雳石文者,云:“当召长吉”。李贺言母亲老且病,不愿去。绯衣人笑曰:“帝成白玉楼,立召君为记。天上差乐,不苦也。”长吉独泣,边人尽见之。少之,长吉气绝。

……蝉鸣叫着,知了,知了……它在说着什么呢,此刻树上的蝉看到了诗人一生的命运吗?风餐食露的蝉,生命短暂而高洁的蝉想必看到了什么。今天或明天舅舅要来了,父亲去逝了,舅舅亲,舅舅疼,他会骑着他的小毛驴来,还会捎来新毛笔。舅舅疼爱这个文曲星下凡的天生聪慧而体弱多病的外甥,一如母亲的爱。

母亲的粽米洗得差不多了。潭水流逝,近处潭下的石子历历可数,淙淙鸣响,清冽甘甜,手在水中流动,水从手背爬过,一种氧醺醺的感觉传到心里。而远处的潭影幽深而蓝,她也许想起了他的丈夫,仿佛他就在那幽深的潭水里。李家皇族,到了她丈夫一代,就像唐帝国内外交困、由盛而衰,家道中落了,丈夫一生贤明而官职卑微,辗转几地,在蜀地做“边上从事”,再是做了离家不远的陕县县令。中年得子,年过四十生了李贺,但李贺还没有长大,他还没能看到李贺写出他最好的诗篇,就去逝了。李贺身休赢弱但天生异秉,少年头白,巨鼻,浓眉,留长指甲,勤奋好学,严肃刻苦,是个沉默罕言的孩子,平日除沉浸于诗书之外,就是独自骑驴吟诗,寻觅佳句,一有所得,即投入所背锦囊中。一则以喜,一则以忧。知子莫若母,诗文锦绣,母亲担心儿子的身体,每当发现他锦中的诗句写得多了,就忧心忡忡:是儿当要呕出心乃已尔。

丈夫不在了,贺儿身体不好,不谙世事,年纪也大了,得为他娶个妻子了,这一切都要自已担当了。她抬头对李贺说:贺儿,草席洗好了吗,两面都要洗干净啊,洗干净了防止虫儿咬,睡起来才清爽。她想着回家烧一盆菖蒲根烫水让他好好洗个澡,去去邪,床前床后要挂上艾叶,好驱蚊虫,家里四处也得挂些。她累了,伸了伸腰,然后坐在旁边一块大青石上,看着站在水中的李贺出神,像观察着一只初次下水的幼鸭在水中游动着,寻找着平衡,直至优雅地滑行。日头已高了,时近中午了吧,舅舅不知到了没有,村里已经飘来了粽子的清香。
2004-6-9草

说明:大约五月母亲节前后,在诗生活看到木朵上面这首小诗,当时题为《母亲节》,非常喜欢,一直不能忘怀。后发现木朵将诗题改成了《端午节》,以为更好,端午将至,揣模木朵诗境写了如上短文。再看木朵诗,诗明净、天然而淳厚意深,文则粗鄙矣。特向木朵兄致意。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