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 ⊙ 远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远离》

◎夏至



《远离》


           你划亮火柴,它的火焰让你眼花缭乱
           因而在黑暗中你找不到所要寻找的
           那根火柴在你的手指间燃尽
           疼痛使你忘记所要寻找的

                     ——亨里克·诺德布兰德


二十二点零八分,火车开始加速,
同时加速的还有时间
和嚣攘的人群。你的冬天
在反复冷却中
姗姗来迟。
一九九三年,天堂
降下纯洁,一夜之间
北方降下污浊。忧伤还原,
缓慢但持重,你开始习惯
独自离开
或抵达。半小时以前,
一个上升的回旋,你看见燃烧的
翅膀。藏身于背面的事实,
成为目击者。你裹衣而行,
穿过地下通道,告别了
衰老的青春。
源于对熟悉的厌恶,你企图
以远离深入生活,在边缘
沉淀,如同灰烬
远离火焰。然而,你总是
半梦半醒,在靠窗的座位
目睹黑暗抹杀事物,忽略小站
和偶尔的灯火。仅仅等待,
一个短暂的目的地
和黎明,在惯性靠近的刹那
若即若离。
七年,你把借宿的床和房间
都统称为:家,但,并非家园。
从高原到荒漠、从酒吧到街头,
你摩挲着一把临时的钥匙,摩挲着
乌托邦的隐喻,在地图上画下
迁徙的足迹。
而面对沉湎失明的锁孔,
你晕眩,无法抑制
自闭和偏执。你总在出门时留下
一盏灯,却无法留下
对陌生的恐惧。
那盏灯
自一九七一年起就从未熄灭。
而你,不属于任何地址,甚至
任何门。不属于:
祖籍、户籍、出生地、暂住地……
(那你属于什么?)
作为参照物,你再也无法掸去
九三年的那一场雪,寒冷
早已刺穿你的骨节。
记忆是一截正在烧焦的底片,
弥漫岁月的寒气,却丧失
所有的细节。然后,簇新的旅程
再一次展开
未知的人生。而你,
在二十二点零八分的列车上
加速,再加速!
你听见汽笛长鸣哀悼、
听见拉赫玛尼诺夫、
听见巨大的钢琴、
听见逃离心跳的节奏……你说:
你要慢慢回家。
从离开到抵达,你没和任何人交换:
手、眼神和语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