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 ⊙ 远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莱恩的安魂曲》

◎夏至



《莱恩的安魂曲》


      因为死者必有生
      生者也必有亡
      所以,对不可避免的事
      就不应该如此忧伤
        ——《薄伽梵歌》


《莱恩的安息日》

莱恩,你和萤火一同消逝的夜晚
田野依然用成熟走进了这个季节
这不是告别
谁曾经放慢脚步
让秒针在刹那停歇?

莱恩,越往北就越寒冷
在黎明更早降临的地方
暗夜的最后一点光亮
收拢了歌声的翅膀
你说:“莱恩将听不到掌声。”

莱恩,我们都将无法听到掌声
冰川已经消融
岩石正在沉默中粉碎成沙砾
粉碎成没有家园的灵魂
巨大的悲哀
流出来只是一滴轻轻的泪水
然而莱恩,我们还能再为什么淌下
哪怕是一滴眼泪
淌下熄灭生命火焰的血?

莱恩,鲜血也可以被蒸发
而田园即将荒芜
即将荒芜了
就算我燃起松油火把
也仍然无法照亮咫尺之外的世界
黑暗步步紧逼啊
意料中的一切正是突如其来的一切
孽缘正是诺言的结局

莱恩,有谁能够安息?
纸钱已经燃成灰烬
雨在云的倒影中
相逢了它的前世与来生
在灰烬无法超升的另一个时空
莱恩啊,如果有天堂
但愿天堂就在人间不远的地方


《莱恩的遗忘》

莱恩,这场雪融化了你
也融化了整个冬天
然而,大地还是留下了你的身影
在阳光无法照耀的地方
它们沉默地歌唱
你说:“沉默就是莱恩的幸福。”
可是为什么,我却宁愿聆听你的悲伤?

莱恩,我以为自己也无法度过这个冬天
这个冬天冰雪封冻了河流的语言
封冻了一切跃出水面的自由
这个冬天语言就象无法夺眶而出的泪水
泪水就象冰面折射的鳞光
只有洁白的花朵在苏醒的清晨陨落
象我的鲜血一样滚烫
和你的双手一样冰凉

莱恩,没有花朵会为我们盛开
也没有花朵会为我们枯败
最后一盏灯熄灭的时刻
也是黎明降临的时刻
你没能够等到黎明
我们习惯了在暗夜中蜗居的岁月
在这个没有北斗七星的清晨
有谁还能够找寻方向
一个又一个的日子已经沉没
你说:“它们都是莱恩的儿女。”
它们都是你永远也长不大的儿女

莱恩,我们真正生活过几天?
疼痛不会再伤害我们了
我们将会象一片单飞的羽毛一样
无知地飞翔
你带走了你的记忆
也会带走别人的记忆
莱恩啊,终于我们没能记住些什么
终于我们什么也没能记住
终于我们也将注定被遗忘


《莱恩的复活》

莱恩,这个清晨我要告诉你我看见了阳光
它象金子一样照耀着伤口
照耀着荒野中的湖泊
这个清晨我看见天空在伤口中荡漾
这个清晨多么象镜中的黄昏
然而黄昏多么遥远
那时,幸福曾经是一道闪电
孕育着暗夜滚滚的雷声
上半夜一场暴雨折断了天鹅的翅膀
下半夜北方的暴雨就撕开了两个季节
你说:“莱恩的暴雨也充满着阳光。”

然而莱恩,夜太深了
我们在深渊中生活得太久
以致于无法成为幸存者
伫立悬崖的边缘
我们惶惑于世界的美丽
琴弦从半个音节的高度断裂
有谁还能颤抖着唱出歌声?
生活就是归宿啊
刹那的岁月就洞穿了你的容颜

莱恩,阳光下我们和黑夜的星群一样
无处藏身
雪线正在下沉
多少泪水才能诉说冰川的沉默?
一滴泪水居然就走过了一生

莱恩,人间燃烧着天堂和地狱的火焰
落叶在腐朽中寂灭为尘土
果实的色彩多么象花朵的色彩
死亡又多么象生存
在你的背影后
我用火焰焚烧着诗歌
焚烧着鹰群无法带走的灵魂
我看见人间的火焰张开巨大的羽翼
你说:“莱恩将在火焰中复活。”
我相信了,莱恩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