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 ⊙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个方向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钻戒·眼泪·咖啡杯

◎随风



[前言]“全是理智的心,恰是一柄全是锋刃的刀,叫使用它的人手上流血。”这是泰戈尔的句子。

终于,她抬起头来,右手习惯性地理了理额前的碎发。
自从换了隐形眼镜,每当有了什么决定时,她的习惯动作就不再是用手整理本来也很少出轨的有架眼镜了。

看到这动作,他很紧张,他知道他害怕的时刻也终于来了。
他真的不想失去她。骨子里,他也是浪漫的,而她就是他的浪漫。可是现在的他,却是无助的。
他知道,如果这将是他一生的一个悲剧,那么他自己就是这个悲剧的编剧和导演。

她从包里拿出一个非常精致的小盒子,那里面有一枚价值不斐的钻戒。在那个还少有人问津钻石价格的年代,他为她倾其所有。——那是他在日本研修时八个月的海外津贴换来的。

她记得当他把这个小盒子交给她的时候,她笑他傻。
他却很认真地回答说:“赚钱是为了花的,只要物有所值。”
她懂。印象里,他一直是一个价值观很强的人。

虽然一直在忍住,可眼泪还是掉了下来,只是没有在脸上留下痕迹。
在那一低头的瞬间,那颗泪珠直接掉进了眼前的那只咖啡杯里。等她再抬起头时,她的脸上是笑的,很平静的那种。
她打开盒子,拿出了那个很璀璨的东西。看了他一眼,然后,松开了拇指和食指。
那枚璀璨便沿着刚才那颗泪珠的轨迹,也落进了眼前的咖啡杯。

“还你了。对我来说,一枚这样的戒指和一枚草编的戒指具有同样的价值,只要它代表的意义是纯粹的。也许我永远也寻不到那纯粹,但我得等寻过之后才认输。”

他下意识地把那只咖啡杯捧起。
他是一个相当强调价值观的人,他知道一枚钻戒是贵重的,但他还知道一枚钻戒抵不上一座城堡。自从当年在高考志愿书上填了“国际金融”,他的目光便不仅留意人民币的价格了。他相信自己这一次的选择从经济学角度上衡量,是能经得起验证的。
有一座城堡充满了诱惑力,他相信自己有能力成为那个城堡的主人,并且有能力开疆扩土。他抗拒不了到那个城堡里做国王的诱惑,那一直是他的梦想。而如今这个梦想的实现简单到他只要送同样一枚戒指给居住在那城堡里的公主。

公主?他的神经猛然被这两个字刺痛!深深地。
为了当那个城堡的国王,为了那个城堡里的公主,他得告别他心中的一个公主。这是代价。
虽然他的价值观念是很强的,可是他还是准备了一个可能违背价值观的决定,只要,只要他心中的那个公主恳求他放弃那座城堡。

他把目光从咖啡杯上移开。
而这时,他发现——对面的她,已不知什么时候,走了。

终于,他还是失控了。
有一滴很沉重的泪掉落,也是掉进了那只如今已装着她的眼泪和一枚钻戒的咖啡杯里。

“当———”,Papa's那个独特的老式古钟响了。
一个新的日期翻开了,一段历史在褪色。

[后记]几年后,他告诉她:一个人的眼泪是一面海,但可以凝结成一滴,并且,可以一次流尽。

2001/07/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