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晓民 ⊙ 无量寺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缓慢的长镜头(组诗)

◎杨晓民





        
节气

        春天到来的时候,大海也来到了
        我无法把这一切打包背走
        毛茸茸的蒲公英,轮子上旋转的阳光
        洒在心头的鸥鸟
        还有永不归来的一个个年华……
        这些来自大地的荫庇
        我不惊喜,也不悲戚






        4路车站

        最后一辆夜班车开走了
        一位因追车心脏病发作的人倒在柏油马路上
        我紧了紧雪片中的风衣
        就像你还没有从阴影的打击中醒来
        搓着手上的薄冰
        我从这生命的凄凉中学会了一种卑微的生活






        人事局

        我在落满灰尘的档案袋里寻找一只美丽的蝴蝶
        我发现很多入土多年的家伙之档案还塞满温馨
        的屁香!
        平生第一次上班时结识的那个少女的隆胸术失
        败了
        我只在档案里见过她的鬼脸和织毛衣时的妩
        媚
        漂亮但不结实,扁平的触摸
        在通往劳动局的公路上
        我兴冲冲提着的是一位老司机的《转干表》,而
        此刻这位工人师傅却因交通事故停止了呼吸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尽管不到法定的年龄,我的女儿却是一年级的
        学生了
        我觉得任何人没有理由抱怨《教育法》
        我只是一个例外
        学习是快乐的,将伴随我们一生
        ——不谙世事的女儿不可能这么说
        可我没表示异议,也不认为残忍
        我爱女儿,所以我常牵挂女儿学校小草发芽的
        神情
        甚至包括小饭桌上一粒针眼大的的米子
        当然,女儿的书包与身高是不成比例的
        我为此感到歉疚,我爱我的女儿,但以我的方
        式,绝不媚俗






        无量寺村

        我在固始县无量寺村有一亩水田
        那些无立足之地的人未必记挂它
        十七岁之前我是一个农民
        这土地的身份,钉在我的脚板上
        在我离开无量寺村多年之后
        那些无立足之地的人至今不肯俯下身子
        在通往都市的长途汽车上
        他们穿过我年年歉收的水田,冷漠、迷茫而坚
        定






        向往

        无量寺小学的土墙上贴满了牛粪
        我在煤油灯熏黑的教室里认识的第一个生字
        竟充满了苦楝树的香味,且多了一捺
        课堂上,我咚咚打鼓的心一不留神跳出了窗外:
        乖乖,我什么时候能把圈里的鹅赶到县城里
        换一根生产队队长吃的冰棍?






        对一只狗的回忆

        五岁的时候,一只衰老的狗快要死了
        我朝夕相处的伙伴
        咽气前,惟有我默默地凝视它浑浊而哀戚的泪
        水
        当它发现我一串串小小的泪珠时面部更加凄惶
        “人都顾不上了,谁还在乎一只狗呢?”
        人们至今对我的怀念表示可疑
        事实上,生活一直照旧,我也并未因此表现出
        特别的异常







        乡关

        还是那几间土坯房,这是我二十年前的记忆
        紫云英满坡遍野,我的乡村在飘摇中美丽
        我的二叔、三伯依旧贫穷,我也无法分解他们
        口腔里的异味
        当然,新楼房是有的,我不否认新世纪广场上
        有关乡村的雕塑
        送葬的队伍远去了,我泪水里闪烁的不仅仅是
        一丝惊恐
        还有羞惭,还有无边细雨中蚂蚁般的疼痛






        阳关大桥

        从台基厂大街到无量寺村的路途中
        我的皮鞋粘满星光和草屑
        河面上飘动着大雾,虽然我的乳房放荡
        我无知的童年源远流长
        站在桥头上,心头的小鸟充满忧伤
        上升的大雾呵,我要下坠,我在跌入河流时
        面目全非






        中文系8603班

        我住在武汉大学桂园的时候,梅园的花却开了
        我还来不及领略南窗的樱园之美
        枫园的秋声中,我已感受到爱和诗歌的孤独与
        无望
        十几年前的眺望呵,用尽我一生的欢乐
        当一切都上升为回忆时,我不寂寞,也不喧嚣






        那时

        那时我认为爱是惟一的
        那时我以为全世界的眼睛都瞎了,只有我是雪
        亮的
        那时我爱得不仅仅专一,而且有点专制
        全世界的人是不是和我一样疯了,我并不在乎
        就这样一厢情愿地满世界招呼
        当爱失败时,我却拒绝了失败的爱
        爱刹那间使人变得崇高也使人变得丑陋
        我为此差点输掉了生活
        三十多岁的时候,窗外的光爬满了阴凉的雨丝
        我并不气馁
        我从第一次的耳鬓厮磨中感受到了貌似软弱的
        忍耐,以及时间对所有苦痛的超越
        爱不止一次,也不是一次性的燃烧
        爱需要一生慢慢地打磨
        这是我多年以后特别看重的发现
        当我看见五岁的女儿在田字格上写着:
        “我爱我的爸爸、妈妈……”
        我感到从未有过的沸腾,爱会再来
        生活也会继续






        笨拙

        我认识波涛里的那颗星星
        也在大地上飘荡
        下了一年的雨
        我睫毛里的泪花深藏恐惧
        倾心于想象中的轰鸣
        我听见一阵狂风吹奏大海的悲伤
        太阳呵,我不是来比美的,我不想上扬
        我只想窗户打开时你的另一面不再冷清
        我只想,更多的余辉,落在我墨绿的笔尖上






        幻象

        我在滚滚的落日里寻找大海
        事实上大海远在千里之外
        我在大海的尽头追逐落日
        一只蜘蛛却在枯井里仰望
        风帆倒挂,一双幼小的眼睛溶于洪水的片段
        停止奔跑,我已凝固
        假如一只飞鸟闯入我的黄昏
        比茫茫的大海还要广阔
        比落日的余辉还要凄绝
        我不再回忆,不再感到命运的徒劳






        打开

        我想要表达的感觉,诗人已说出来了
        放下笔,我感到门后的惶恐
        一阵雨穿过我们的身体,我看到世界的迷乱与
        愁苦
        一扇门,一扇未被打光的脸
        我在黑暗的寂寞中寻找永固的回忆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但我渴望有一点变
        化
        废弃的大路上,小心清扫尘埃中的月光,我不
        再梦想不朽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