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俐 ⊙ 达利的软时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身體裏的時間

◎马俐




我就是我傷害過的那些人,
我就是我曾經帶給他們快樂的那些人。
---Raymond.A.Moody

我忽略它們,獨自去跋涉
一條沒有路標的山路。
但我不能輕盈如鹿,背囊太重,想卸下卻發現
它已經習慣成我身體的一部分。有時
我好像看見我養過並已離世的狗在前路等我,
我的貓不知何時也跟在了身後。

當我和貓跳躍過一條鋪著鵝卵石的小河,
我感到我們好像迷了路。
前方我看見一個人,他身上的陽光讓人目眩
我不確定他來自北方還是南方。
他的神態我好像很熟悉。他微笑,並開始對我說話,
他說他正在找上好的石頭去起房子。
我問他,我應該走哪一條路,
他給了我地圖便自己離開。

天色開始暗沉,我手上的地圖越來越重,原來
那是一本承載了二十年時光的小說。
我不知道自己曾浪費過多少光陰,
也不知道自己走過多少不能回頭的路。
我站在那裏,像一群,風一吹就會搖晃的蘆葦,
我的貓跳進我懷抱,我一轉身就有了
克林姆的笑容。

像一場下了許久卻沒有成形的雪,
我身體裏的時間開始悄悄響動。

29/1/04


注:克林姆(Gustav Klimt)1862--1918。分離畫派的靈魂人物。其代表作,祭壇畫一般的《吻》(Kiss,The)舉世矚目。他說,我就是我,抹煞所有的異質。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