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俐 ⊙ 达利的软时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緊繃的黑暗

◎马俐




像我的胃病使我失去了對自己身體的控制能力
一個對冬天的堅持使寒夜晨星閃爍著不能歇止的疼
那些不同色彩和形狀的止痛葯一邊犧牲自己一邊咒罵著我的放縱
也許只好讓另一首詩在它成形之前使它夭折

我的聲音,它一直載著這個沿海都市的魅惑和優美
在被聽不到時,它像棄置在荒野的黃昏
沾染了瘟疫和戰爭的傷痕,如一隻孤獨流浪的鳥在夜空不斷迴蕩

不能開啟的那道無聲息的沉默彷彿黑洞
收進了我所有無緣由的牽掛 
而黑暗緊繃著,封閉了所有可能到達的彼岸

半島酒店二十八樓落地玻璃的鏡子前
我終於看到,我是一隻羽毛落盡的天使正遠逝於
黑夜海上駛過的渡輪天空緩慢流動的灰雲

香港在我腳下嘆息,而北京在我夢中以同樣無奈的語氣訴說著
這個悲哀世紀的不可言說的疼痛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九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