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俐 ⊙ 达利的软时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羊年七月

◎马俐



二零零三年是被詛咒了的一年
死亡像一場不能歇止的風
挽歌被低聲從三月唱到
六月,七月
我離開在《二十三條》中沸騰的香港
疲倦長途飛行
此刻,愛我和不愛我的心都離我遠去 。

德國高速公路上,安載我回她漢諾威的家
一百四十公里的時速,我的視線仍被路邊
搶眼的紅色用力拉出窗外,我認得它們
紅色的罌粟,沒有預期我會這樣
遇見我夢中的花
鮮豔的紅,動人的形態讓我
留在這裏看它們開花
陪它們凋謝。

熏衣草味的天空下
金黃的麥田,童話般紅白小屋重疊了我
在新疆的童年。
我坐在安種著五色玫瑰的花園對著紅罌粟吃早餐
在美麗悠閒的小城策勒喝著我下午的咖啡
觀賞來來往往的俊男美女,或者躺在黃昏的草坪上
看教堂尖塔上盤旋而過的鳥群,當我
蒼白的肌膚曬成金黃的小麥色,我以為
我已經忘記了那只逆風而飛的小鳥。

有一種聲音你聽過,它就會根植在你的生命
有一種記憶,它總會無緣由地觸動
你思念的神經。

又一個夕陽輝映的傍晚,往柏林的途中
我們被連環相撞的車禍擋住了去路
兩個小時的等待中,我再次感到死亡經過的氣息
腦海中,半個七月都隨香港一宗罕見的車禍墜落虛空
歐洲午夜的月光下,我忽然感到
北京高速輾過
我的心臟。

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七日于柏林

後記:二零零三年,戰爭,瘟疫。我看盡了生命的脆弱,人類的渺小,生存的無奈。前天我最好的朋友安又失去了一個親人,死亡是無疆域的。只要我們所愛的人健康快樂,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