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俐 ⊙ 达利的软时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秘密

◎马俐





我守著一個不能說的夢,把心
扔給深山裡的豺狼。
我就是野鬼,我只在
黑夜的缝隙中流淚,并且
已經懂得沉默。

火山石贴著我的身體,负能量
使它們瞬間轉涼。
我寧願不去相信,那些從心中
喊出的聲音,可以長久毀滅
經營了許久的寧靜。

月光流動的黑夜,時光
穿過耳膜。我又回到一年前的山谷
深山裡,我被撕咬過的心已經部分壞死。
我別過臉不去看它,但一安靜
就感覺到它在疼痛。

10/3/0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