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兄弟

◎君儿





我在等着你自己转过来,那些书
   本上的知识不是饭,你吃它一口
   它就增加一个反对你的理由。
我和你将永远是拆不散的兄弟
   我等着你回头,笑笑
   然后分手。

我等着你,如果我能被你视为兄弟
世事深了。人们一天一天从吵翻的市井
   回到不可理喻的寂静。
总有一张床摆在夜的中央
   等我们迷途知返,等我们大梦三千
   而醒来是今天,明天
   而今昔是何年

你左手握纸,右手提笔,这些我都不说
   什么了。世界一点点缩回一个人的家园。
要有光、有水、有面包、有金属叮当作响
   不是我们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要记住,任何时候都别忘留一颗种子
   在心口,要保存它的温度。
想唱歌的话,就多在春天储备些青青的柳叶
   它们是传统里最古老的烟囱。

但不会有泥土肯容下你的虚幻
   你的狂妄、你的咒誓和你的细软。
诗歌还能朗诵吗?你嚎叫一次
   就会被人关进一次疯人院。这
   你不能不信,如果你恰巧站在大街上
   挥着手,说如果你高兴你能把大海举上头顶
   让干旱的大地洪水滔天。

这才只是个开场,序幕。我和你
   盖过同一件阴影做成的被单。
“女人要诚实”你说过。“男人要会打狗和抽烟”
   剩下的事交给混蛋的——
   你指了指头上的一小块蓝天
但是对于不信教的蚂蚁,虔敬的长棍子
   总是一边拨弄,一边惊愕地瞪圆双眼。
   现在他们也迷惘得像一页页风中的小船
   海域已经由好事者连成一片。

    二

这样我的兄弟,他们终于开火了
   我管不住我的舌头。活在世上
我们是一张张白纸,我们自己不涂黑
也会有人帮我们找来颜料,让我们嗅嗅它的香气
   然后给我们施洗。

我想念你的样子。你这根小小的火柴
   虽然见不着也摸不到
   但我知道你无所不在
我料到你会把灵魂打发得远远的
就为了在碰面后的一刻与他紧紧拥抱
   像大雪碰到冬天的棉袄

最近的一条路通向平原
最长的一条通向高山
千回百转哪,火车与车站,你当然晓得
   一切的目的不过
一堵墙与另一堵墙在拐角处握手言欢

我写到了第二夜,那么明天就是第二个白天
   我七天以后去为你浇花
   八天以后开辟一座自己的花园
不要玫瑰,不要菊花和牡丹
只种树和草,种十二世纪以前的钟鸣
   一直种到天边

我们是拆不散的兄弟,你无法拒绝我的盛意
   有两个字我们会一生为彼此保密
今天我看到红霞满天
但落着雨,纤细  冰凉  严肃而迟疑。
   像女人的心
   也像早年的一些经历

    三

一觉醒来,我品味主的慈悲
清晨的马路上,我看见落叶被码得整整齐齐
也许直到秋天结束,兄弟
我们都看不见丰收,坠落,疼痛的流血
   看不见天空玩皮地
   一次次将自己投进水里。

我每天都接触一回自然,从第三大街到
   第二大街,一公里,十五分钟
我认真地数过,即使六月正热
   泡桐一遇风雨就会交出变节的黄色。
我们会吗?兄弟。你看四季一一发表完演说
我们还在执迷不悟地讨论贫穷的诗歌。

我告诉你磁场是如何形成的,告诉你
   生活。但唯一不能告诉你的就是这个
在我眼里,你还是个孩子,兄弟
你还不懂苦或乐不懂一种情绪一寸寸往肉里磨的
   真切、痛彻。并不是醉了就有满天飞舞的
   字啊,像燕子像我们说不出的什么

“生命是什么?假如我永不出生,这算不算醒悟?
假如我永不到来,这算不算后悔?”
还有爱,假如我伸手过去,我是否就能
   拥它入怀?假如我把它退还给你假如我有意躲避
   你是否就痛苦得不从大雾中露出脑袋?

我知道你不信,我知道我也是
可是兄弟,我们真的是拆不散的吗?假如
   你遇到了新的宴席新的淑女
   假如你因为一句许诺辗转不寐
   假如你不小心道出了内心的胆怯和卑微
我们真的心无芥蒂?

    四

我陷入了诗歌的空虚,无意义。兄弟,我
   不知道我能在它里面做什么?我怀疑
   我们是在空气之上构造空气?
下班了,我走出钢筋水泥的办公楼,走出电梯
   走进清秋的抚慰和包围。兄弟
此时此刻,我有泪,想哭但不敢。你看你
   藏身之地如今已破败不堪。

我必须完成我的试卷,像必须把失败
   一节节嚼完。你说
   人间。你说亲人。你说我的。
   你说妹妹。你说她是红色的。
   你说她揪着你不放。你说
   认了。

没想到第四天,我就要吹熄我的火焰
   兄弟。我把我捋齐,放好,摆在你
   面前。乐极生悲。
   你取走乐,我拎着悲。
我不与你交换。这对我正合适
   我需要这样一个距离
   比较。逡巡。一往无前。
   亦弃亦念。
这都用不着你管。

现在告诉我,如果我从此消失
   你会悲伤吗?我与你从来隔着一枚
   秋柿的冰凉和张望
老家的柿子压弯枝头。兄弟,明年你一定
   要到我家坐客。我带你看看
   农村的生活。猪圈。过冬的粮食。
   和葡萄藤上的过眼云烟。

然后我就等着你自己转过来,那些
   终于过完的日子,你追忆一次
   就是减少一次自己和自己的交战。
我和你。让我们手和手,脸和脸,身体
   和身体叠在一起
   这样我们就是拆不散的兄弟了
   这样我就可以等着你回头,笑笑
   然后消失不见。

          
            2001/10/7-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