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上山

◎君儿



◎被阻门外读阿特伍德

二月,风还是硬的
竹子也未从冬梦中惊醒
飞鸟给蓝天划分疆界
人民有吐纳尾气的呼吸系统
两个男人说着鸟语
跑上楼梯。两个妇女寒暄着
交换礼物。
两个清洁工,研究着一袋新撇出来的
垃圾。此时,一本杂志太轻
所有的词加起来也重不过一两
你打来电话
告诉我骗子在出书
我告诉你电流
告诉你电流的不足
时间从下午两点滑向三点二十九
变了的是渐渐黯淡的光线
变了的是一个人随口说出的
谎言。


◎小事物

我是你爱的小事物
我的身上都是补丁
我这个词有时确指不了任何东西
那就让我们换个方式
说遥远年代里的小火炉
说你爱我是出于孤独
生命曾经温暖现在荒凉了
灰色曾经腐烂现在再生了
我借着风的助力告诉你
我的目标是飞不是停住
多么舒适都不可能把我挽留
但越过一条河你就能找到我
越过一座露水的山你能发现我
我的前生和我的来世在海面上汇合
所以我才是我
我碎了你才能够完整
我发怒你才能够露出笑容
我醉得大哭你才最终完成某个使命
我不说,你的诗歌才可以独自朗诵
 

◎上山

机器把我吞吃
公园吞吃老虎和狮子
机器吞吃我的精神
我仅有的孔雀的精神
如今翎羽乱飞
给罩在一个罩里
我想不出更坏的厄运
我选择百无聊赖
让人们去自我说服
明天我将开始上山
离开人间的法网恢恢
明天我将上山猎鹰
或者下水捉鱼。我将贡献自己
给山川 天地和月亮下的好风
明天你们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至多有一个行尸走肉的魂
还在附着你们
真正的我在山上 将来
也可能升天
真正的我其实非常颓废
即使在山上也并不怎么遵守山规
也并没有多少动物和植物界的朋友
我所有的知己都在天上
我需要一把扫帚把我直接接到
他们那边



◎落发

我走到哪里,头发就落到哪里
袖子,后背,厕所,厨房,马路,商场,床
我走到哪里,这身体的一部分都在持续地死亡
柔长,细软,精灵一般赋形于物
只有我知道,它们并没有生命,灵魂和感伤
三十六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它们换了一茬又一茬,外表相似,性情相仿
长短随主人的兴致而定,一般只要条件许可
就选择飘荡,不论春秋冬夏
刮风下雨,有阳无阳,天气预报对它们
基本派不上什么用场
编了又拆,拆了又编,最后成为个个独立的散兵一团
十万根烦恼,八千缕愁怅,卷了拉直,直了又卷
反复梳理,反复洗涤
如果把脑袋比喻成树根,它们已枝繁叶茂
取肺腑之精华,吸血气之营养
跟着我一天天走向动荡,辉煌,沉寂和灭亡


◎听奈保尔谈印度

这一身蓝牛仔,一个上午
无所事事。奈保尔指言印度
摩天大楼,乞丐,泥土层里的教堂
他说文明受伤了,穿过印度门
眺望大海,蔚蓝的可还是人类的想像?
谁是拯救者?甘地出发,带领不合作的人们
他们为印度挣来的宁静可以切成几块面包?
骄傲,不参与,团结起被剥夺与被侮辱的群盲
但印度的历史还是空虚。无法确证
三棵树之间(无忧花,菩提树,梭椤树)
也许能奢言洁净。不可接触者的贱民
遍地开花的脏和混乱
奈保尔说古老文明的雅量
奈保尔说对这印度特有诅咒的信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