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九月

◎君儿



九月

    

之一:

来了,九月
那一年,我还小
读《那一年九月》读得
热血沸腾
如今年华空流
我还有几个九月
可以消受
九月的大海和海边的旗杆
九月的旅人啊
我心中并不情愿
情愿腐烂的梨子说:
九月凉了
给我当初的没有
给我完整

之二:

九月,脸上起泡
嘴唇破裂
我知道是天空失水
我顺便活着

九月,书本敞开
文字飞溅
我知道是我自己要倒挂身体
让夕阳把肺腑照彻

九月,敲着键盘的手指
光滑圆满,没有游戏
一个人,自己和自己开战
自己打败自己的尊严

之三:

这是青竹北上的九月
而一旦扎根
它们就不准备再凋谢
这是佩戴红镯的九月
走在蔚蓝的大街上
这是我兄弟般的九月啊
红雪未降的九月
大海如布的九月
万物开始裂开细小的口子
这是我大口喝风的九月
这是九月的头几日
这是三千年后
七窍生烟  手指流血的九月

之四:

你寄来九月的猴子两枚
我颠倒九月的口语

我不说你也知道
暧昧的人在九月学习清洗

削好铅笔
等待黑暗降临

如果我说错了九月的定义
那是因为多年以后人是物非

老了才练习飞
练习在原地徒自生媚

而书本是那么健康
高楼直冲天宇

吃野菜拉肚
嚼鱼虾打哑语

什么时候我仍是我
人与人不再发生错综复杂的联系

哦,九月,我说你是刀
你说你是风月和牙齿

之五:

放下电话我就哭了
打字的时候仍在继续
你说大山上能不能长雪白的棉花
你能不能明天坐早车赶来

这顺便的爱也因为阻隔
而成为习惯
顺便的魂牵梦绕也因为不说
而刻骨铭心

活着其实应该像这举唇吹哨的猴子
应该日行千里,或者打马过河
而不应该像我,反反复复推敲
反反复复寻找借口

顺便地夜晚下过雨
顺便地写下这些诗句
顺便地享受天地寂静
这孤独之钟能把声音传出很远


之六:

九月,我只是一个静坐而虚无的零
谁看见了你的光明,挥洒的本性
小鸟开始在树上啁啾
万物开始收缩自己
额外之物兀自沉重
九月,谁听见你说出了自身的丰富和贫穷

之七:

我知道如果我不能抑制心中的爱意
我将无所适从,在大梦醒来的早晨
或者半梦半醒的午后,我只是半个自己
只是宇宙间一个不明飞行物
失去辨别且把疯狂比喻成沧海倾注
我知道最终我们将一无所有
站在生命的终点,怆然四顾
如果爱未曾把我们连接
如果土地上拥挤着的碎魂和碎骨
最终也不能变成完整的生物


之八:

红、黄、蓝 黄 绿 黑各色铅笔
笔尖朝上,无人取握
一件“秋雨夜”的睡衣把我包裹
——“我觉得我是风
——从无名处来
——又吹向无名
我不知道什么事物能把我留住”
雪花飘着,细小的一如它自身的恍惚
九月十五,你看到月亮在向何处挪动

之九:

红雪在画上挂着
每夜我都看到它们下降一寸
我在一寸处等着
漆黑的夜里,漆黑的画面
只有欲望是真实的
跳动在计算机的荧光屏里
外面广阔的大地上
那一片一片的
是秋天抛下的梧桐叶


之十:


九月十七日,下雨了
黑云压城,黄叶铺地
有人在雨里飞跑
有人在雨中安祥地踱步
九月十七日,诗歌的城门上大书一“拆”字
我看见我的头颅在慢慢起飞

之十一:    

九月十九日,天气比前几日冷了些
我把衣服加到了三层
我把书一直码到了屋顶,这样
宝贝,软化并喷上定形胶后
我们就可以口无遮栏地相互取悦了

之十二:    

九月二十日,白天睡觉
晚上写诗,给远方的人发短信
告诉他世界还是小得可怜的那层土
而我一个人也足堪一个宇宙
文字是水上的蝌蚪
我靠它得以生存并体会到生存的荒谬

之十三:

九月二十九日,这一刻生活真静
静得让我不敢相信我已是熟透了的尘埃
歌声中,我甚至叫不上一些简单事物的名字
但真静啊,就像它们从未打扰过我们的心灵  
合上最后一本书,我就去睡了
此时九月孤立,小路将城市拉进水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