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秋天的减法

◎君儿



秋天的十月,城市里没有庄稼等待
收割。只有各色树木跳着习惯的脱衣舞
大街上车流如织,带着腰别手机的人们
奔驰。如果手机能割来香香的五谷
如果手机能散发炊烟和草垛
多好。多让我美梦重圆般地感激
艰苦的农村,童年的农村,生出我又认不出我的
田园里的旧砖房,旧院子
我怎么总是没有时间回去
回去把树种够,把瓦翻新
把左右邻居慰问。

讨饭的大娘,捡破烂的大爷
做早点的年轻的外省妇女
你们辛苦啦!早上经过你们时
我把你们视为大侠,在这江湖不在的年月
你们过得行云流水,日日生动
你们甚至不懂按部就班为何物
天气未冷你们就穿上油污的军大
你们细心地保护着自己,也保护着膝下
超生出来的儿女
晚上,大风起兮时
我会纳闷,一夜之间
风都把你们吹向了哪里?

这是我巴掌大的与国际接轨的城市
钢筋结构,灰石所砌
盛产金钱和利润,大款和白领
机器运转,工人繁忙
口音杂乱,磁卡电话畅销
书店频频倒闭,饭店愈益豪华
我写下阿什贝利,写下要买他的诗集
售书的姐姐迷惑地看着我
“这是哪国的球星?”
我说他可能不踢球吧,写诗
原产美国。

其实在这块区域原产美国的何止阿什贝利
还有摩托罗拉,波音公司和一系列优良事物
我在汉字的中国老死故园
想都不想另一种文明的优越
五千年,我只是捋着这条两公里长的街道
偶尔幻想一下肉欲的保健功能
幻想红杏出墙,让堕落的渴望得以完成
生命被我描绘成不断出新的街头小景
而修身  齐家  治国  平天下的宿儒之梦
被我换成了对货币贬值的隐忧
我辈沦落,看来非自今日始

一路想着,我就拐进了优雅的小区
有喷泉  草地  青竹  合欢
泡桐  柳树  白蜡  美人鱼
有童话里的乌鸦和懒惰的三和尚
有我十五平方米的小小书房
而我能写的东西是这样少
是生活在做着不屈不挠的减法
还是我的地气日渐稀薄
我打开书,第二百二十一页
高尔基《在人间》,一个孤儿的幻想
扑面而来,苦难被一页页减去
五弋比买面包,吃不饱,但大雾散去
是另一个崭新的世界,它新吗
还是我们继你之后,再次把它过旧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