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人 ⊙ 远人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编辑信箱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第五个工作日

◎远人





     第5个工作日



不错,时钟一长一短
指向各自的位置,
像一个埋伏圈里
暴露的望远镜。

一场小雨。
新落成的公路,
红绸蒙住的酒店招牌,
在侦察里是凸起的反光镜。

黑暗,一个小结,
充满女性的手把它打开。
世界是条街道,
在离我150米的地方叉开肢体。

露天里的灯,分别闪烁。
你身上的某个瞬间,
它们特别需要。
你和身边的人不相交一语。

这些模糊的面孔
很快就从你身边漂开,
卷入他们哆嗦的漩涡——
那些固定的、涂不上光亮的中心。

我一直猜想:从药铺里
飘出的味道,和雨水
混在一起,能不能
产生惊讶的喜剧效果。

但是没有,我没有
猜测。雾从身边散开
贴在玻璃上的徽记,
在我眼睛里露出牙床。

我甚至没有抓住
指缝间的云。
它的奇形怪状,
和车棚里的灰保持了某种一致。

同事把烟递给我,
像是一种安慰。
我脖子上的某种东西
项链样垂到胸口,弄不清

是疼痛还是厌倦。
他熬到深夜的上网经历
咬着耳朵告诉我
“不,我不知道她是谁,

她也一样的不知道我”
而我知道我是谁吗?
我能招供的只是名字、年龄
性别,我身体里的骨骼发不出一丝声响。

它总让我感到拥挤,
像空气从来没有流动。
一个近乎窒息的声音,
总在和我说着“再见”

我什么时候能和它再见?
桌子是干净的,整齐得像墓碑。
女同事在身后,和昨天相比
她走路时的性感没减掉一分。

她经历一种另外的生活。
我转过身时,
一种秘密的音乐,
在我耳朵里冒出,既不快乐,也不哀伤。

她肯定不能理解
我渐渐微弱下来的心跳:
一遍又一遍单调的目的,
是使岩石在喉底梗得更深。

我有时感觉我不在这里。
透过雨水划开的玻璃,
我扮演过什么人的角色?
所有的世纪都曾披挂闪亮的雨水,

都有一个相同的人
很少讲话,向窗外做出
猥亵的手势,似乎他的身体
是不能从海底走上来的岛。

他的呼吸被一种炎热充满。
脊背上弯折的椎骨,
在一种酸感里格格直响。
他旁边的人什么也不能听到。

所有晃过去的脸,
一片片像叶子,漂在河上。
他没办法伸过手去,
在永远也不能到达的地方。

而永远就是在这里——
一个重复的程序,
穿过那些深灰色的言语,缓慢
有力,而什么样的喜剧都不会发生。


                            2000.12.28.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