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隐蔽的人

◎宋尾



●枣子岚垭的下午


也许只是下午的时光。
它随枣子岚垭一起漂浮在
四月的水雾当中。

矛盾的时刻即犹疑的主人
他打开天然气
往铁锅添入薄豆干
芹菜粒、蒜片
最后盛放酱油和昨天的小葱。

整整一天还未开始便告结束
雨丝夹杂着生活的噪音
建筑工人的绿色钢盔上
唱片走在鸟声里。

对面的楼群挂满秘密
巷道上,五位老妇人
剥着菜叶悄声低语
地面,凝固的是深灰
而湿淌的属于这天。

他是他的主人,而他是心的仆人
三轮车的铃声驮来新鲜的市场
锯割声、鸟声全部浓缩在
雨丝的滴答里,偶尔,狗的吠叫
使他从对母亲的怀念中惊醒。

黑色的外套覆盖在老藤椅上
再过一个小时,它会陷入褐色的回忆
那时,他们曾经高谈阔论争吵不休。

下午消失的时刻,他还在屋子里
看电视、翻书,从房间到卫生间
留下灵魂依附的味道:
掰开橘子,里面居住另一些高傲的家伙
面对你,沉默不语。

雨丝中的下午17时整
预想中的毫无抵达,回忆中的毫无减少。
凿子岚垭将整个的重量
转交给他,依然没有触觉。


●雨雾


喜欢这样不知名的感觉:
天空陡然变亮
雨雾被收走。

麻雀在窗台上求救
伙伴在附近盘旋
交代些什么——

我的心跳掉进
莫名的喜悦
甚至还有些意外的紧张。

当它离开
手指上香烟的味道
静静地附在那里

花茶的清香
格外的神秘,不可思议。


●游戏


有时候我一整天都没有这样的运气
或说赢牌的技巧。

最大的敌人是你的耐心。
一遍又一遍
重叠在深夜
偶尔是雨天。

你追赶着、他在奔跑
我走向一个陌生人
而他扔下我
走向其它的某人。

游戏的最终目的是将所有的牌按从小到大的顺序移到右上角的四个空位中,以 A 开头。
在“游戏”菜单上,单击“发牌”命令。
双击七个纸牌叠中最上面的 A,把其移到屏幕右上角的空位中,然后移动面板上其他可移的牌。
当面板上所有的牌都已无法移动时,可以单击纸牌的背面开始翻牌。
正面朝上的牌通常是可以移动的。

我最喜爱的颜色:红桃。
最轻佻的:方块。

他们的眼睛深处
必定也怀着
像白菜心一样明亮的情绪。

咀嚼着,像一群树林里的斑马。
被他们吃光后
露出一茬茬粗硬的虹影。

注意

您将建立起两叠牌:纸牌叠 和 花色堆 。
建立纸牌叠才能清空需要建立花色叠的牌。
要将一张或一叠牌从一个纸牌叠移到另一纸牌叠,请用鼠标拖动它。
要将某张牌移动到花色叠,请单击该纸牌。

休息的时刻
忘记烟,别哭
深渊在身后——
他睡得如此无知。


●荒诞


他和他,从前年的夏天
就开始准备这一切。

他输光了能变卖的物质
他也是,但有一份优裕的职业
小镇上的老婆、儿子在城里。

他和他,爱做梦
刚懂得虚荣就交成了朋友
天知道

他和他
同时想到
找一个做妓女的老婆。

前年的夏天
他盯上妹妹
他揽住姐姐

睡在红灯区
睡在波涛汹涌的
快感之上。

他的本事是伪装
他的长处是英俊
妹妹在杂志的边角
写下他的名字
姐姐光着身子
在污秽的墙壁上
刻下流行歌词。

他很沮丧,因为妹妹
觉得他实在太好而离开;
他感到恐惧
姐姐给他的零花钱背面
刻着他老婆诅咒的眼神。

他和他
离开了那个
蓄谋以久的夏天。


●鸵鸟


她的身体里藏着一只鸵鸟
他的耳垂上也有一只鸵鸟
后来不知怎么消失。

鸵鸟是深夜的爱情诗;
呵清脆的鸵鸟
它从床上跳下来
纠正我在诗歌里的错误:

我刚从雨夜里回来
想告诉你
我是一首赞美诗
躲在你的心里
不让你看见。


●平庸的人


平庸的人不缺乏聪明人的智慧
他只是喜欢隐匿在聪明人当中
暗中观察聪明人的生活。

呵他偶尔恶作剧
爱沾小便宜、或者
摹仿身边甚至是陌生人
他有时候掩饰不住
洋洋得意
悲伤的时候
他刻意让人发现

他需要
安慰。

他不喜欢银行
但总忍不住
揣着枪
在大厅里晃荡
最后他还是
往柜台上哐当扔下自己的存折。

你听那
钱币的回声。

他害怕遇见另一个平庸的人
不尖锐也不冲动,甚至比自己更能忍耐
他害怕遇见,比自己还要不坚定的家伙。
因此,他在人群中行走
既窥视,又小心翼翼——

如果人群中不幸出现另一双
窥视他的眼睛
他会像受伤的兔子
剧烈地弹地、逃走。


●生活没有目的


我倾心于这样的生活:
1:离开人但回到所有朋友中间。
2:居住在繁华的乡村。
3:不少于1个老婆。
4:健康的1对儿女。
5:不工作。
6:扎一圈篱笆墙,把狗和猫扔进去。
7:养200只小鸭,鸡若干。
8:不少于2亩的鱼塘。
9:2亩蔬菜、1亩粟米。
10:火锅炉和酒精。
如果可以,我已经做好一桌酒菜
静待朋友们的莅临。


●隐蔽的人


必定有个不为你知的人
隐蔽在你的附近

偶尔我作为局外人
在上午被他驱逐
也许我们曾
穿透彼此的躯体

他啜泣过
为我的某事

在你的身体之间
必定有些隐秘
正在发生或消逝

你的左手对右手
轻声说话
而你在高于它们的树巅

一个熟悉的影子
道别你
朝你不了解的某处走去

这不奇怪
他们很早就相识
早于你的相认


●呼吸


在你们之间
它是相同的:

它离去时
你从没注意
它从白色
离你的身体越来越远


●在内河上


当你观察内河
四周的柔软
会使你回到婴孩的惊奇

那不是世故的恐惧
那不是你试图抵抗的内河

时间唰唰往下流
你所得到的都是静止


●忧虑


忧虑由来以久
孤独者起身
甲克虫
离开湿润的海面

上清寺至龙湖
有道深夜的大桥
江边
星象倒置

疾驰的镜子里
我像个瞎子
观察着眼下的一切

骄傲与敏感
都是动物的虚荣心

上车,下车
把今天揣在胳肢
步过人民路
漆黑的岗亭

一个声音告诉我:
活着;活着代表意义
一个声音却说:
现在——忠贞与柔弱
都是你的命运

我举起双手
一股相同的白色
投入自身却又
分离,缓慢离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