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繁华梦

◎宋尾



●繁华梦


柳条儿发芽
槐树转身
梧桐掩着脸。

鸽子的广场呢
白天的辘轳
在湿漉漉的
沥青上打滑。

还有一个圈呢
电车沿着轨道
仓皇地绕。


●消亡


我们在床上讨论
什么是有意义。
我们讨论彼此的过去
明朗或隐秘的感情。

然而“消亡”以及
“消亡”之后未知岁月的发音
突然紧紧扼住我的嗓子

其实我已经很久都
没再思考这个问题
深夜上的穹顶
依然令我如此恐惧。

假如,将不再剩一丁点痕迹
周围的任何事物
消失得干干净净
我们从此不能见面
丧失了知觉
连灵魂都没有
你不觉得可怕吗
我说。

是不是想起你的老情人
让你伤感了
侧身时她说。


●雨


它在需要它的时刻
而我可以借助它
迎接自己的暗示——

若干天来我需要这飞翔的欲望
离开卧室
回到天穹煮面

它借助着黑色
柔软的雕刻师
爬进我的窗子

我需要这样的宁静
从内心底淌下来
从痛苦的思维回到
清净的天穹

那里只有它
我们的游戏
在衰老的色子上

那里只有睡眠
没有深夜睁开的眼睛
我回来写这首昨日
湿漉的诗
3,6


●忠告


关于你的种种
无法组合成
完美的题材

譬如你
离开生活
譬如你
极易幻想

从文字的梢末
暴露了开端
那是对生活的欺骗

那不是——热爱
我只能如实说

那只是自私的
零碎的
就像我们一直
不曾瞧得起的
平庸

那只是你和文字
彼此的游戏
我不得不说:
题材不仅仅是敏感者
狭小的情绪
不仅是狭意
的欺骗性

当我们离开这个世界
便无人阅读
3,11


●过去


我终于给自己送出
一份值得高兴的遗书

黑夜里埋藏了
多少不为人知的梦
许多发生过的
都被遗忘

能使自己记得起来
的梦,真是令人愉快的梦

清早起身
汹涌而去

真是值得骄傲
木偶对寂静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